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2 章 鸿蒙剑气
    大花冲谢明渊摆动,原本漂亮的脸皮裂成两半,此刻成了托着狰狞大花的花萼,哪还有半点美丽可言,全然只剩下恐怖了。

    青年连忙掩住了口鼻。

    “小子,你长得这么好看,味道也一定很好吧!”食人花得意洋洋,白亮的尖牙碰撞在一起,撞出金属般坚硬的声音。

    谢明渊叹了一口气。

    ‘完了。’听到谢明渊叹气,青年另一只攥着谢明渊衣袖的手发白,双腿也跟着微弱颤抖。

    他感觉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就算是靖阳宗的弟子,也不能打得过凶神恶煞的食人花啊......

    谁知谢明渊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的味道我不清楚,但你的味道实在是不怎么礼貌。”

    “嘎?”食人花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小子在说什么?他的反应是不是哪里不对?

    谢明渊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压根没被撕脸变化成这样的食人花给吓到,叹气只是因为变化成这样的食人花散发出来的味儿更冲了。

    食人花奇怪,平常这样吓唬小人修屡试不爽,却对眼前这小子没用?

    不可能,一定是他强装镇定,欲擒故纵。

    伸长花萼,把恐怖的大花凑到离谢明渊俊逸的脸只有几寸的位置,食人花狠声质问:“你真的不怕?”

    谢明渊反问:“我应该怕什么呢?你额头上还开着花,说明你连化成一个完整人形的能力都没有,离结出妖丹还有一大截路要走。”

    食人花这下彻底震惊了,他居然被一个人修小看了?

    要知道能到方山小秘境来的都是金丹以下修为,而金丹以下的练气、筑基阶段,□□凡胎的凡人很难比得过妖修魔修,这是天然法则。

    也正是因为不是魔修妖修的对手,在第一道关卡,人修被赶到了环境最差的地底住着。

    “你小子...是在方山小秘境里吓傻了吗?谁借你的勇气嘲笑我还不能完整化成人形?我就算还是个不能化成人形的孩子,也是妖!闭着眼睛都能碾死你们这些□□凡胎的筑基废物!难不成你还想反杀我?”

    青年也有点崩溃了。

    他甚至开始觉得食人花说的有些道理,谢明渊没准不是喜欢吹牛,而是脑子坏掉了。不然为什么这么淡定地站在食人花脸边上,熟视无睹地吸着毒气?

    可就在下一刻,青年见谢明渊抬起手,随即,一道湛蓝鸿蒙自他掌心爆出!

    这一掌鸿蒙迅雷不及掩耳,将食人花击退到了二十步开外的地方,食人花猝不及防,短促哀嚎了一嗓子,躺倒在地。

    “!!!”青年瞪大了眼睛。

    风未停,谢明渊一袭青衫被吹得微微鼓起。青年站他背后,瞧他身形挺直、岩岩如松,背上代表靖阳宗弟子身份的金色云纹在湛蓝鸿蒙下闪耀亮眼的光辉。

    青年:“......”

    背上的眼神过于灼热,谢明渊侧首,对青年解释了一下:“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味道。”

    青年:“......”

    食人花:“......”

    不是啊!重点难道是味道吗?

    这一掌太惊艳了,青年觉得就算是自家师父来了,也不一定能使得出这么漂亮地一掌。

    师父可是金丹修为呢。

    若不是方山小秘境只有金丹以下弟子能进来,青年都要以为谢明渊也是金丹修为了。

    不过也不可能,如今这世态下,绝对出不了这么年轻的金丹修士。

    “怎么会?”食人花在地上滚了一圈后翻身爬起,分成两半的脸一青一白,很是难看。

    他修为在青年之上,对谢明渊这一掌的见解比青年多得多,故而看谢明渊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谢明渊的灵力,实在是过于精纯了!

    若是把灵力比作是水,一般人的灵力是夹杂着许多杂质砂子的水,那么谢明渊的灵力就像是从纯净雪山上流淌而下的天泉水。

    至真至纯,挑不出半点杂质。

    可千年来,三界大地遍受黑漩魔气祸害,凡修行者,在修炼时吸收灵气都会吸入黑漩魔气,这就使得原本进入身体的杂质砂子多了数倍,人们所能炼化的灵力会越来越少。

    简而言之,就是当今世间,不会有人拥有这么精纯的灵力。

    除非他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

    谢明渊仍是静静看着食人花,面上没有半点波澜。

    方山小秘境里危险重重,稍有大意就会置之死地。食人花跟谢明渊对视,对着对着,两张半脸渐渐都褪成了惨白色。

    ‘娘的!这小子莫非跟通天桥上的紫魔一样,也是第一关陷阱里的路障?’心中警铃大作,食人花看谢明渊的眼神多了份警惕。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食人花又自发向后退了三步。

    毕竟,紫魔的实力,众人有目共睹。

    “!!!”刚刚那一掌把食人花吓得想要逃跑了?青年差点惊呼出声。

    可食人花退,谢明渊反而向前了。

    “妖中花植有一类食人花,味烈、性残、好以人为食,但其尖牙利齿能用做炼丹药材。”

    谢明渊星目黝黑,看食人花已然像在看一味药物:“既然见到了,就带回去好了。”

    食人花:“.........”

    长这么大没这么无语过。

    青年:“.........”

    牛哇,这就是靖阳宗的弟子么。

    湛蓝鸿蒙愈发光亮,谢明渊自腰间剑鞘拔出长剑。

    长剑锋利,剑尖上悬上湛蓝剑茫,肃然剑气环绕周身,谢明渊向食人花走去。

    局势一下子反转了。

    食人花觉得尖牙一凉,冷气嗖嗖刮过...食人花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

    “草。”

    不会吧?真的要被反杀?

    但食人花到底是妖,还是凶狠残暴的那一类妖,谢明渊既然动了杀心,那不管谢明渊是人还是路障,他都避不开一战。

    既然如此,当然要先下手为强!

    说时迟那时快,几十根带着倒刺的藤蔓从狰狞的大花里伸出来,借劲后翻腾空,食人花让一半的藤蔓插进地下,还有一半带着破风之音迅猛刺向谢明渊。

    可谢明渊身手何其敏捷,长剑在他手中挥斥,剑光凛凛,藤蔓连谢明渊的衣角都没碰到,便被削成碎屑,飘飘洒洒落向地面。

    食人花:“......”

    有鸿蒙剑气护体,食人花散发出来的毒气近不了谢明渊的身,可让他不喜的味道就没法阻挡了。

    速战速决吧。

    谢明渊蹙眉,剑诀起,气如虹,直取尖牙。

    食人花面上闪过一丝慌乱,霎时间,更多的藤蔓从花中奔出,围绕成了一个罩,紧紧护住尖牙。

    面对谢明渊凌厉的攻势,他居然只有防守的份!

    这一边倒的战局看得青年热血沸腾,想到食人花之前抓人吃人做尽坏事,青年大喊一声:“我助你一臂之力!”喊完他就冲了过来,想跟谢明渊一起拿下食人花。

    谢明渊立刻斥道:“不用!”

    可惜晚了一步,青年已经靠近了。

    眼看青年就要窜进剑气气场,谢明渊毫不犹豫,当下扼腕收剑,强行回调剑气。湛蓝的鸿蒙如潮水般快速涌回了谢明渊周身。

    谢明渊收势已经收得很快,但即便如此,青年还是僵住了身子。

    双膝向下一弯,青年不受控制地重重跪到了地上。

    他当然不是要跪谢明渊,他是被压迫性极强的剑气硬生生按下去的。

    这份压迫感比食人花带来的可怖多了,在进入剑气气场的瞬间,青年就已经后背尽湿,手脚变得无比冰凉。

    青年:“......”

    有一点茫然,青年愣愣看着谢明渊。

    局势在这一刻又变了。

    谢明渊强行收势的刹那,食人花抓住了机会,包裹在外做防御用的藤猛地张开,像无数条绿色的毒蛇,密密麻麻,闪电般扑了过来。

    谢明渊抬手举剑去挡。

    这一次顾及青年,谢明渊压制了些力量。

    虽说压制力量,但他也没有被这些藤蔓伤到,只是,悉数斩断藤蔓后,食人花已经不见踪影了。

    食人花狠心自断根蔓逃走了。

    “......”还跪在地上的青年回过了神,他脸都绿了,讪讪看着谢明渊,抖了抖嘴唇道歉:“对不起...”

    谢明渊一垂眼皮,走过去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青年知道自己一时冲动误了事,很局促不安,问:“怎么办,被他给跑了,你没能拿到他的尖牙当药材...”

    听到这话,谢明渊伸出了另一只手。

    好家伙,只见这只手心里躺了两只断成半截的牙。

    青年:“......”

    但食人花跑了呀。

    青年着急:“食人花报复心非常的强,你这么对他,他一定不会放过你,肯定会叫上同伴一起弄你。”

    把断牙收起来,长剑也归于剑鞘,谢明渊说:“那就让他来。”

    两截断牙并不够一味药材。

    天色渐晚,血雾被风吹散。

    食人花已逃,谢明渊抬头,再一次看向远处的通天桥。

    通天桥上的紫魔也低下头,隔着遥远的距离注视铁门前的谢明渊。

    两个人的视线在乌沉的天色里碰撞。

    青年有些怔然。谢明渊身上的剑茫尚未敛尽,剑茫湛蓝又干净,在这片混沌沉暗中那么漂亮...又那么强大。

    青年喃喃:“这就是靖阳宗的实力吗...”

    如果说世上有人能够结束千年来的黑漩之祸,作为宗门翘楚的靖阳宗一定能贡献出极大力量。

    “哎。”青年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低落:“算了算了,看在你们这么厉害的份上,就让你们住在地下最好的地方好了。”

    虽然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点不甘心,但,好的地方好的东西,就让给他们这些强者好了。

    谢明渊听了,收回目光,古怪地看了一眼青年。

    青年:“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谢明渊:“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青年:“?”

    谢明渊:“靖阳宗确实很强。”

    青年扯扯唇角:“是是是,所以你要去挑战通天桥吗?”

    谢明渊接着说:“可如果不讲理地把其他宗门弟子赶到更深的地下,自己占最好的地,那跟山上山下的魔修、妖修作为有什么两样?”

    青年双目倏然睁大,紧紧盯着谢明渊。

    “魔修冷血无情,妖修凶恶狡诈,唯有人不同。”谢明渊右手修长五指握上剑柄,他道:“‘人’,一撇一捺,互相扶持则为人。人有血有肉有情感,不是妖魔之流,做不出为利益伤害同类的事。”

    这是靖阳宗一直在教的道理。

    青年:“......”

    之前谢明渊说话少,青年没什么感觉,现在一连串的大道理从谢明渊嘴里讲出来,不知为什么,青年就是觉得有些违和。

    谢明渊的声音很好听,人长得也好看,一番打斗过后,他仍稳稳站定,安然俊逸。

    尤其又说出这种话,按理说,该是个端重沉稳的宗门好弟子。

    可...谢明渊一双点星眸太深了,乌黑深黝。

    青年盯着他这双眼睛...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就是直觉觉得,眼前这人跟端重沉稳还是不同的。

    硬要说的话,他更像是被礼教很好地管束着。

    但并不影响青年有被谢明渊这番话打动到。

    然而打动到又有什么用,漂亮话能当饭吃?

    青年心想,把其他人赶到更下面,霸住了最好的地方的人可不就是你们靖阳宗的人吗?

    谢明渊又说:“最重要的是,人无需苟活在地下。我来了,就是要带你们住到地上。”

    青年:“.........”

    他又开始了。人是个好人,也挺厉害,就是喜欢说吹牛的怪话。

    铁门里又走出来一个人。

    走出来的人一袭青衫,青衫上绣有金色云纹,同谢明渊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

    “又出来一个靖阳宗的弟子。”青年说。

    但看清楚来人是谁后,青年脸上的肌肉狂跳起来。

    克制着情绪,青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阴阳怪气:“呵,这不是靖阳宗掌门座下亲传弟子萧砚源萧大少爷吗?大少爷,您这睡了一天,睡到天都黑了才起,睡得舒服吗?”

    萧砚源揉了揉眼睛,瞥了眼青年。

    见是个名不见经传认都不认识的小宗门弟子,萧砚源双眉一竖,准备教训他一下。但萧砚源随即就看到了青年身后的谢明渊。

    环绕于谢明渊周身的剑气已经完全收敛,谢明渊站在青苔斑驳的墙壁边,岩岩如松,朗朗似玉。

    顾不上教训阴阳怪气的青年了,萧砚源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把谢明渊好一顿打量,萧砚源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穿着我靖阳宗的弟子服?”

    青年:“???”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