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欢迎回归世界游戏 > 三百零三章·“宝贝”
    《欢迎回归世界游戏》来源:..>..

    天朗气清。

    明净高远的天空,悬着一轮灿金的太阳。经过一场大雨后,海面上的空气格外清晰。

    浪花碎玉似的溅射开,从海面上滚滚而去,传递向更远的远方。

    一艘航行着的小型船只,掀起这片白色的浪花,向着海上浮城的方向航行。

    甲板之上,一位身材傲人,黑色长发及腰的黝黑女子,正握着手里的望远镜,眺望远方。

    她的身后,灰色船帆猎猎作响,海风吹起她的长发,长发燕子尾一般飞舞而起。

    她是这艘船的船长艾琳娜,梦想前往传说中的海上之城,寻找能够让她富裕起来的财宝。

    船帆灰色,即意味着他们这艘船,是介于正常船只与海盗船之间的存在,平常的时候正常行驶,到了某些食物水源缺乏的关键时刻,也会客串一下海盗,劫掠一下过往船只。

    而很不巧,由于暴雨,他们在中途迷失了一段时间,导致航程被拉得过长。

    在这个时候,食物已经极度缺乏,他们已经进入了“客串”的角色。

    他们转变为了海盗。

    对于劫掠过往商船,艾琳娜很有自信,也很有经验。

    她这艘船虽然体积不大,却加载了特殊晶石,能够于水上急速行驶,追上一切妄图逃离他们视线的商船。

    只是,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怎么的,这一路上,他们都没有碰到船。

    就像是海上的船都消失了一般。

    艾琳娜放下望远镜,灼热的太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她此时又累又渴。

    淡水资源已经消耗殆尽,食物也只剩下几块面包,要是再没肥羊送上门来,她真要去杀船员吃肉喝血了。

    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破世道就是这样。要不是王国压榨得她活不下去,她也不至于带上一群弟兄们就跑来寻宝藏。

    “大姐头。”身后传来一声呼喊。一个穿着胸衣短裤,身材火爆的女人走了过来。她是这艘船的副船长卡萝。

    “怎么办。要不要……”

    卡萝在脖子上比了一下,眼神变得有些凶狠。

    她们的船舱里还关着几个从王国里带出来的奴隶,用来做重活。

    如果饿到极致,也只能杀了奴隶,但之后重活就要分担到她们头上。

    “……杀了吧。”艾琳娜抹了把脸上的汗,淡淡地说。

    她感觉自从暴雨停了之后,天气越发炎热,汗水湿哒哒地黏在她的身上,感觉全身都不舒服。

    她伸了个懒腰,直接将身上的布料脱了下来,只留一身内衣,行为举止极为洒脱。

    卡萝的眼神在艾琳娜身上贴了贴,而后移了开来:“杀了?那重活就只有留给船员们了。”

    “总比饿死好。”

    “好吧。”卡萝耸了耸肩:“如果不是被逼到极致,我也不想杀这些畜生一样的家伙。真是见了鬼了,这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船只和遇难者的吗?弄得我们只能对内下手……”

    “先杀奴隶。”艾琳娜轻声说:“如果还是不够,为了减轻负担,就把那群船员也杀了吧。”

    “正合我意。”卡萝露出了笑容:“那群长相奇形怪状的家伙……真是看了就觉得恶心,但凡船员中有个稍微长得合我意的家伙,这次航程也不至于这么无聊……”

    “船长!副船长!——发现船只!”

    而在此时,一声呼喊突然从船的另一端传来。

    艾琳娜和卡萝一个对视,皆露出了“开张了”的笑容。

    “让大家伙准备一下,动工了!”艾琳娜高呼一声。

    “用不着,船长。”负责瞭望的船员回应:“是只半残的救生艇,还是单人号的,里面应该就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艾琳娜皱了皱眉。

    一个人的话……价值就远远降低了,无论是抓来当奴隶还是拿来吃,分量都不够……不过那是艘救生艇,里面应该有不少求生资源,水和食物应该也都有。

    “算了,一个人就一个人吧。白拿的资源,正好也轻松,免得我们的船只更加受损。”艾琳娜往船的那一端走,一眼就看到了漂浮在她们船旁边的,一艘小小的单人号救生艇。

    那是一艘充气的橡皮艇,上面撑着一个遮雨棚,旁边飘着挡水的布帘,导致她看不见里面坐着的人是什么样,但看这救生艇的体积大小,只够容纳下一两个人。

    在她观察的这一会儿,这艘救生艇居然还在主动朝她们靠近,不知道是海浪方向的原因还是什么。

    “凯琳,拿‘大家伙’来。”艾琳娜命令着。

    她口中的大家伙,是一个船上的带线铁钩。

    瞭望的船员应了一声,返身拖了个漆黑的铁钩过来,往救生艇的方向一抛——

    “噗嗤。”

    充气救生艇发出一声气球破碎般的声响,接着,那肿胀的艇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布帘被掀开了。

    这只被盯上的肥羊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被迫从船中爬了出来。

    艾琳娜盯着布帘,有些期待肥羊的模样。

    如果肥羊是个瘦弱的女人,或是个老人或小孩,那就没什么意思,重体力活对方又干不了,只能当储备食物用。

    如果是个壮年人,那倒可以当做劳动力用,不需要的时候再宰了,丰富一下她们的餐桌。

    在劫掠这些船只时,她也会注意这些肥羊的穿着。

    一身布衣的平民是她们最嫌弃的对象,身上压根就没什么油水。而穿着富贵,特别是那些穿金戴银的家伙,则是她们的宝贝,她最喜欢遇上这样恨不得把钞票贴在身上的家伙。

    她看着布帘被不急不缓地掀开,里面的人似乎不怎么焦急,不知道是不是认命了。

    而后,盯着爬出来的肥羊的样子,她愣住了。

    一旁的卡萝也紧紧揪着她的手腕,用了大力气。

    艾琳娜很难形容她看见对方的那种感觉。

    像是小时候在垃圾堆里第一次看见鲜红的扶桑花,像是第一次听到吟游诗人的歌曲。

    她这双眼睛看过了太多丑恶和肮脏,但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干净”。

    无害而干净。

    像是看见了极其令她信任,极其放松的人一般,她下意识便觉得对方是一个极好的人。当那双夹着有些暗沉金色的眼睛望过来时,她感觉自己像是第一次看见大海,心脏砰砰直跳。

    她知道,这种感觉应该不是心动。

    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对对方的好感,只觉得对方面善。

    “哟,还是个贵族小哥。”旁边的卡萝吹了声口哨,看起来乐呵呵的:“就是不知道他这小身板能坚持多久劳作,别当天就死了,晦气。”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

    对着那个救生艇里人的视线,她感觉自己脸都在发烫。

    他望过来的眼神太干净,太清澈了,让她想起自己死在贵族棍棒下的,还没能长大的弟弟。那双眼睛有着一片晶莹潋滟的清光,其中清楚地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我说卡琳娜,这模样,拿去劳作也浪费了。”卡萝在她耳边吹气:“这看上去可比那些船员好多了,合你的口味。”

    艾琳娜露出了笑容:“是不错。”

    她摸了摸下巴:“……很不错。哪怕弄到海上城去,也能卖个好价钱。”

    她在这边像打量商品一般打量着,“商品”却不慌不忙,主动掀开了布帘。

    他走到了救生艇上,而后竟然开始顺着她们的铁钩走了上来。

    只是一个跳跃,他便直接跃过了栏杆,跃过船舷,跳到艾琳娜的身前。

    “海盗?”他开口。

    艾琳娜盯着对方身上的贵族装束看了一眼,露出了笑容。

    “是的,恭喜你,刚从大船逃生出来的小贵族。”艾琳娜冷声道:“你被俘了。”

    她的身后,其他面黄肌瘦的船员们也靠了上来,眼中满是血淋淋的,对食物的渴望。

    “大姐头。”后面的一个皮包骨头的男人开口,他的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杀了吃啊,弟兄们已经快饿坏了……”

    “啪!”

    艾琳娜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只听着一声清脆的骨骼“咔嚓”声,男人的头直接旋转了半圈,身体无力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这可是高档商品,怎么能吃掉。”艾琳娜收回手,笑容不变,贪婪出现在她的眼中:“正好为了保存食物余量,压缩一下船员数量吧——对了,卡萝,记得把船舱里的奴隶宰了,食物不能缺。”

    站在她面前的肥羊,听着她的话,表情有些错愕。

    “商品?”他指了指他自己,似乎没能反应过来:“……我?”

    “要学会习惯,小贵族。”艾琳娜的手伸出,想拍拍他的脸,却被他一把躲开。

    她也不生气,只是乐呵呵地:“但愿你在见过这世间的丑恶后,还能这么有傲气。”

    一旁,船员凯琳将铁钩连着救生艇都收了上来,却发现里面一点物资都没有。

    “船长。”凯琳看了一眼肥羊,又看向艾琳娜:“好奇怪,这船上一点食物和水都没有。”

    “啪!”地一声,艾琳娜的巴掌扇在了凯琳脸上。

    “哈亚(海盗脏话),你敢用这种眼神看我的财宝?”艾琳娜眼中满是戾气,额上青筋直跳。

    她黝黑的手臂上有着充盈的肌肉,看上去能爆发出极大的力气。

    凯琳被结结实实扇了一巴掌,却敢怒不敢言。

    苏明安注视着凯琳走向船舱,侧头,对上了艾琳娜垂涎的视线。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财宝了?”他说。

    “别在意,宝贝。一直到到达海上之城前,你都会是我最亲爱的宝贝。”艾琳娜的手直接弯了上来,想要搂住他,行为极度大胆。

    苏明安后退半步。

    他的视野里,弹幕已经炸疯了:

    放开他!敲里马,听到没,给我放开他!

    卧槽,这女的怎么这么大胆!她穿的真的好少,这是艘女海盗船吗?还是这破地方就是民风奔放?

    震惊,第一玩家改行当海盗,以身试法,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我,我真以为亚特号这一自爆,明安哥翻车了,没想到他还能从地下船舱找出个救生艇,线路又活了。

    我实在没想到奥斯丁能做到那个地步……明明魂族看起来也不坏啊,有必要仇恨到这地步吗?

    草,别提了,我又想起那个轻功水上漂的山田町一了。他的飘移已经被人做成动图表情包,论坛上都传疯了。

    别尬黑,这波山田町一跑得不冤……这一下亚特号自毁,除了明安哥,我感觉剩余在船上的玩家全淹死了。人家山田大佬这叫预言先知,你们把握不住。

    这艘海盗船已经被第一玩家一人包围了,他们可能还没意识到要发生些什么。

    ……

    面对着这女人的手臂,苏明安迅速退了半步,避开了她。

    在对方有些惊愕的视线中,他一剑拔出,一瞬抵在了她的脖颈处。

    艾琳娜只觉得面前一道劲风刮过,还没等她收回手,那寒光闪烁的剑已经抵在了她的脖颈。

    日光照耀在剑身之上,反射的金色光芒刺的她眼睛发疼。

    “船长!”

    “大姐头!”

    原本以为毫无问题的船员们一瞬间抄起了武器,一些生出反心的船员也开始蠢蠢欲动。

    “你……”

    艾琳娜瞠目结舌,她压根想不到这么一个贵族青年会突然发难,瞬间把她逼到了绝境。

    “我不关心你们是不是海盗,也不关心你们曾经把我看作什么。”苏明安说:“我的目的是到达海上之城,而你们的船还不错,载我平安到达海上之城,我们就恩怨两清,听得懂吗?”

    艾琳娜立刻眨了眨眼:“听懂,听懂!”

    盯着她畏惧的脸色,苏明安却突然抬起手。

    下一刻,一颗染着鲜血的头颅,直接飞了出去,掉落在船面之上。

    原本准备偷袭的卡萝,被一剑砍倒在地上,身首分离,鲜血漫出一地。

    “这样的行为。”苏明安说:“第一次,杀一个。第二次,杀两个,以此类推——听得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