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正文 第1543章 我被逼婚了!
    任侠听到这些没说话,因为方醉筠如果不说,自己还真没想到。

    “为了忽悠你结婚,她还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方醉筠非常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如果你真的跟她结婚,相信我,她绝对不会履行承诺,一定会让你成为居家主夫,而她会把一切权力掌握在手里。也就是说,她只是骗你结婚而已,我看人不会有错的,她权欲这么强烈,怎么可能真的做个贤内助。”

    “你说的都对,可我没有其他选择。”

    “你该不会真的答应嫁给她吧?”

    “是我娶她,而不是嫁给她!”任侠很认真的纠正道:“她是想要个倒插门老公,但我可没打算安安分分给水屋集团做女婿,至于我们两个到底谁躲到幕后交出权力,那就看接下来斗智斗勇吧!”

    “你完全没必要去做这种斗智斗勇。”

    “如果我不跟她结婚,她会把我周围所有人杀掉,其中包括你!”任侠缓缓摇了摇头:“相信我,她绝对有这样的决心,而且也有这样的能力!”

    方醉筠急忙说了一句:“衷心祝你婚后幸福!”

    任侠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显呀。”方醉筠非常认真的回答:“我的态度转变了,支持你跟周摇光结婚,难道我说的不够明白?”

    “为什么态度转变?”任侠苦笑着问:“你该不会是怕死吧?”

    “没有人不怕死。”方醉筠很认真的告诉任侠:“尤其是我,长得这么漂亮,家世又好,还有这么多钱,我年纪轻轻干嘛去死?”

    任侠一时无语。

    “你刚才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方醉筠打了一个响指:“我能看出来,周摇光这个人真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如果她真的铁了心要跟你结婚,而你又拒绝了她,那么她就会变成弃妇。相信我,所有弃妇都很疯狂,尤其是周摇光张我这么强大的势力,必然带来一场血雨腥风。所以,为了大家安全起见,就只有牺牲任侠你了,衷心祝你们两个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任侠忍不住苦笑起来:“你变得还真快。”

    “当然快了!”方醉筠很是感慨:“刚开始我以为,这只是逼婚而已,但周摇光竟然用这么多人的生命来要挟你,而且其中还包括我,我当然不能等闲视之!”

    任侠慨然道:“你只要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大家,我也就满足了。”

    “别说的自己好像要上刑场一样,周摇光颜值那么高,身材劲爆火辣,再加上又超级有钱,不知道是多少人心中的女神,嫁给你不会让你吃亏的。”顿了一下,方醉筠面容变得沉重起来:“当然了,以这个女人的心机和手腕而言,你们两个的婚后生活恐怕不会开心。”

    “必然不开心。”任侠重重哼了一声:“我已经准备好跟她过招了。”

    “那么你俩什么时候玉成美事?”

    任侠回答:“等着吧。”

    “你该不会是要拖下去吧?”

    “就是要拖。”任侠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我娶她是不得已,但我不会让她顺顺立即嫁给我,一定要让她足够头疼才行。”

    “你不可能无限期拖下去。”

    任侠耸耸肩膀:“能拖多久拖多久。”

    “这样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先不说周摇光了……”任侠说到这里,表情变得阴沉起来:“我面对两个敌人,一个潜伏在暗中,不知道是谁;另一个就是薛氏宗族,虽然目前还没全面开战,不过布宪英潜伏在广厦,时不常就会给我制造点麻烦。这两个敌人,都是我必须解决的,他们可比周摇光麻烦多了。”

    方醉筠认同这个判断:“看起来周摇光不会杀你,但这些敌人却恨不得你死!”

    对于那个神秘的敌人,眼下还没什么头绪,所以任侠暂时不去想。

    倒是布宪英这一边,既然一直跟薛家豪有联系,任侠觉得自己有机会抓住。

    就像方醉筠分析的一样,薛家豪并不糊涂,很清楚薛氏宗族不可能重新接纳自己。

    转过天来,薛家豪主动找到任侠,提出:“咱们是不是应该做局抓住布宪英?”还没等任侠表态,薛家豪继续说道:“而且,必须抓活口,绝对不能是死的。”

    “为什么?”

    “布宪英跟薛家其他子弟不一样。”薛家豪意味深长的分析道:“他深受家主崇信,在青年一代子弟当中,跟家主的关系也是最好的。我们可以把他当成人质,然后给家主谈判,不管最后我们放人还是不放人,家主都必须让渡一些利益给我们。”

    “也就是说家主不舍得牺牲布宪英?”

    “对。”薛家豪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如果是其他子弟,薛家家主可能会毫不犹豫牺牲点,这老家伙做事可是相当冷酷无情,不过谁都有舍不得的人,布宪英就是家主舍不得的人。”

    任侠缓缓点了一下头:“等布宪英再跟你联系,我们就想办法做局。”

    “别让我失望!”薛家豪意味深长的提出:“千万别让布宪英跑了!”

    任侠讥讽的一笑:“应该说你别让我失望。”

    “我怎么了?”

    “你已经是宗族叛徒,不知道多少宗族成员,直接或者间接因你而死,你该不会以为家主真的会原谅你吧?”任侠缓缓摇了摇头:“就算家主愿意原谅你,宗族其他成员会接纳你吗,因你而死的那些宗族成员都有很多亲戚朋友,只怕你刚一回去就要面对一连串的暗杀。”

    薛家豪表情尴尬,没说话。

    “当你成为宗族叛徒的时候就已经走上不归路。”任侠告诫薛家豪:“你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跟薛氏宗族的梁子也越来越深,你只能继续走下去,万万不要回头!”

    薛家豪有些恨恨不已:“我走上这条不归路,还不是因为你,是你处心积虑挑拨我跟宗族的关系!”

    “我倒觉得你跟宗族之间早就有矛盾。”任侠讥讽的一笑:“从衡山资本那些争斗就能看出来,其实你对宗族早就心怀不满,所以才毫不犹豫下手干掉宗族股东!而我只是加速进程,让你跟宗族关系彻底破裂,其实就算没有我的干预,你早晚也会走到这一步!以薛家家主的精明程度,你认为他会调查不出来,谋杀宗族股东的真凶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