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19章 权谋文上进贵人
    “我没有害人!我没有!”琪嫔歇斯底里地喊道。

    吴公公和知书听到殿内的声音,立刻闯了进去。

    看到地上的剪刀,二人同时喊道。

    “香妃娘娘!”

    “娘娘!”

    顾浅挥了挥手,“别吵,你们先下去。”

    琪嫔慢慢从地上爬起,自顾自地走到一旁坐下,“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说着她恶意地一笑,“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

    顾浅:“随便你。”

    都这时候还这么顽皮。

    她也不是很想知道。

    实在不行编个理由混过去就行了。

    再说,她又不是只能当天气预报,不过是这个最方便罢了。

    大不了找点别的东西预测一下,忽悠一下百姓还是没问题的。

    这皇后,她当定了!

    琪嫔噎了噎,完全没料到顾浅不按常理出牌,几度张口也没说出话来。

    顾浅想了想,说道:“侍卫应该是为了保护你自绝于内,不是我下令杀的,虽然我感到抱歉,但这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情,反正现在也没什么证据,不如你就回去?”

    琪嫔盯着顾浅看了片刻,突然说道:“虽然我不信你是神女,但你肯定不是秦贵人。”

    顾浅面不改色,“这都是小事,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也不逼你。”

    实际上这后宫之中藏污纳垢,没有谁是真正清白的。

    清白的人早就化成蝴蝶飞走了。

    哦,她不是在说香妃。

    她也没兴趣当个正义使者来替她们讨什么公道。

    她生在现代社会,小说电视剧看多了,自然能理解古代特别是后宫中女人的无奈。

    所以要不然就算了吧。

    该死的都死差不多了,原主回来之后应该也不会有问题了吧

    “呵呵,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

    “......”

    倔强女孩儿琪嫔可能也是这些话憋太久了,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

    其实这些顾浅都有过猜测,只不过没得到证实。

    和她想的差不多,琪嫔进宫之后因为心里还有着侍卫,所以躲避侍寝,而德妃正是看中她这一点,想要拉拢她。

    琪嫔不愿参合到那些腌臜之事,自然是百般拒绝。

    然后德妃就利用自己母家,查到了琪嫔和侍卫的事。

    二人虽是青梅竹马,但实际上清清白白,可琪嫔心里清楚,只要有些风言风语,她和侍卫就完了。

    她看得清楚,皇上可不会管她清不清白,也不会理会侍卫忠不忠心,草菅人命的事,在宫里那比喝水还要平常。

    她死了不要紧,但她不想连累侍卫,所以答应德妃,成了德妃手下的一枚棋子。

    德妃表面上温和大度不与人争,实际上心眼小的很,无论谁得宠,德妃都不高兴。

    而德妃自己又生不出皇子,便不想让后宫其他女人生,只要太医说像个男胎的,德妃都会让她出手。

    琪嫔虽不愿,但走投无路只能做了。

    不过下毒一事,琪嫔说是德妃自己做的。

    因为她一个小小嫔位,也谋划不了这么多。

    琪嫔早已厌倦了宫中的争斗,你害我我害你,但不得不屈服于德妃。

    而在惜花阁那日,德妃又指使她想办法谋害顾浅。

    “德妃其实是自己落水的,她脚下一滑,就摔到了水中......她的贴身宫女被她自己支开了,当时就只有我们二人。”琪嫔脸上带着快意,“我看她在水中挣扎就觉得痛快,她像极了在这后宫之中不得喘息的我,所以我帮她解脱了。”

    巧的是,那日琪嫔穿着和娴妃差不多的宫装,娴妃因为去昭和宫串门,并没有盛装打扮,从背影来看,二人非常相似,而且天色昏暗,惜花阁的宫女和太监只以为是娴妃,完全没有想到琪嫔头上。

    “我可没有杀她,我只是没有呼救罢了。”

    顾浅:“......”

    这个琪嫔不是疯了吧?

    脸上的神情怎么这么诡异。

    琪嫔见顾浅也不说话,继续道:“你还想问皇后是怎么死的吧?呵呵,她当然是我杀的!”

    本来以为德妃一死就能解脱的琪嫔,高兴的太早了。

    皇后的宫人在德妃死的那日看到了琪嫔,皇后没有揭发,而是顺势想要诬陷娴妃。

    之后皇后突然被废,那可是相当的不甘心。

    所以皇后私下里寻了琪嫔,用这件事威胁她。

    琪嫔也是冲动了,直接就把皇后给掐死了。

    好在皇后为了避人耳目,是单独过来的,只带了一个大宫女,还等在外面。

    琪嫔将大宫女骗进殿内,一个花瓶砸下去,主仆二人立马团聚。

    “我还记得皇后那错愕的眼神,仿佛不敢相信我会这样对她,呵呵...”琪嫔笑的渗人,“她们都高高在上惯了,不知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香妃娘娘,你说,她们是不是都该死?”

    顾浅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虽是被德妃胁迫,但你也是害了不少皇子公主无法降生,你晚上能睡着吗?”

    琪嫔面色一僵,沉默了半晌才说道:“睡不着,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又不像娘娘这么强大,不,我连自称我的资格都没有,呵呵,婢妾又有什么办法呢!”

    “......”

    顾浅就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她也不是大理寺的,这事就别让她操心了好吧。

    好烦哦。

    琪嫔看到顾浅脸上的无奈,好奇道:“香妃娘娘,你为什么...我是说,这几个月我也观察过你,你为什么似乎都没有什么烦心事呢?”

    “大概是因为,我拥有自由吧,不过也是相对的自由,我比你们能自由一点,当然烦心事就少了许多,不过这世上谁没有烦心事,不过是五十步看百步,都差不多。”顾浅心说老娘命都没了,还烦个屁!

    琪嫔默默想了一会儿,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宫装,对着顾浅叩拜,“香妃娘娘,如果您真的是神女,请您保佑那些枉死的孩子,婢妾自知罪孽深重,死后怕是永世不得超生,只盼着他们能投个好胎,来世不必受得这些苦楚。”

    琪嫔去自首了。

    顾浅知道她是因为侍卫已死,她对这世间也没了留恋。

    果然情字最是是伤人啊。

    皇宫不好玩。

    希望下本小说,是个现代世界。

    那里有律法有规则,相对公平的世界,才是最好的世界了吧。

    不过写小说的,有几个写得正常的......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