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18章 权谋文上进贵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

    顾浅在高位嫔妃里怎么挑也挑不出凶手,这值勤的侍卫都该去看看眼睛了,啥也看不见,出了事都不知道。

    宫外的百姓之间,已经开始流传她蛊惑皇帝拿后妃炼丹了。

    顾浅真想打开他们的脑子看看,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哎。”顾浅猛虎叹气,封后大典延后,要是不破案,任务都完不成了。

    “咦?”知书跟在顾浅身后,突然说道:“娘娘,娴妃娘娘不是在禁足吗,怎么出来了?”

    顾浅顺着她的声音看去,也怔了怔。

    她眼神好,自然能看出这人不是娴妃,不过从背影看,二人真的很像,如果不是穿的衣服不同......衣服?

    前面的宫装美人侧过脸,知书看清后说道:“原来是琪嫔啊,奴婢看差了,还以为是娴妃娘娘。”

    顾浅想了想,走上前去。

    琪嫔看到顾浅愣了下,立刻跪地行礼,“给香妃娘娘请安。”

    顾浅打量了片刻,说道:“起来吧。”

    琪嫔入宫已经两年多了,是在原主选秀之后,被家里送进宫的。

    进宫也得宠了一段时日,不然也不会升为嫔位。

    不过她一向低调,不与人争执,轻易也不出门。

    原主一个无宠的贵人,记忆里甚至对她的印象都是模糊的。

    琪嫔站起身,微低着头说道:“不知香妃娘娘也来赏花,婢妾不打扰您的雅兴,这就回去了。”

    顾浅说道:“你很怕本宫?”

    这琪嫔不敢看她,而且她刚才注意到,琪嫔双手似乎抖了抖。

    难不成她也有瞎猫碰见死耗子的运气?

    琪嫔低声道:“娘娘福泽六宫,婢妾怎么会怕您。”

    顾浅扬了扬声音,“你抬起头。”

    琪嫔顿了顿,慢慢将头抬起,不过眼神却看向地面,并不看顾浅。

    顾浅没有说什么,挥了挥手,“退下吧。”

    待琪嫔走后,知书问道:“娘娘,这琪嫔有问题?”

    顾浅哪知道她有没有问题,不过确实有点异常就是了,“知书,你去找吴公公,让他查一下这个琪嫔,让他小心查,不要走露风声,还有,查一查她入宫之前的事。”

    知书没有多问,立刻去寻了吴公公。

    吴公公知道了,南萧清自然也知道了。

    南萧清来到昭和宫,看到悠闲吃葡萄的顾浅,心中升起一阵阵羡慕。

    “外面都吵翻天了,你倒是一如既往的悠闲。”

    顾浅咽下口中鲜嫩多汁的葡萄,擦了擦手,“你看起来也不像个乐于助人的人,何必把自己弄的这么累。”

    南萧清顿了顿,问道:“你查琪嫔干什么?”

    顾浅叹了口气,“只是突然觉得她有点问题,反正现在也没线索,随便查查嘛。”

    南萧清说道:“我倒是有点关于她的线索。”

    他之前也没想过琪嫔,不过顾浅怀疑她,他就好好翻了翻原身的记忆。

    “琪嫔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不过相比于入宫为妃,那个恋人也只是宫里一个普通小侍卫,琪嫔的父亲自然不会同意,强行把她送进了宫。”

    “原身的记忆里,是这个琪嫔和那个小侍卫不清不楚,原身再昏庸也是个帝王,自觉没面子,也不细查,干脆杀了了事。”

    “现在想来,那个小侍卫是德妃宫里的侍卫,怎么能和琪嫔私通?”

    “这里面应该有问题,可惜原身并不关心,杀了也就杀了,根本没有查过。”

    顾浅沉思了一会儿,“会不会是琪嫔和那个侍卫在惜花阁幽会,被德妃撞见了,所以杀人灭口?”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南萧清提出疑问,“那关前皇后什么事,她为什么会被杀?”

    “你说的也是个问题,但前提是,凶手是一个人,万一有两个凶手呢?”顾浅越说越觉得没希望查下去了。

    是啊,万一凶手根本不是同一人,这可怎么查?

    前皇后坏事做尽,现在打落神坛,不知道多少人等着落井下石。

    德妃表面上像个好人,但后宫里哪有什么好人?

    娴妃也未必没做过恶事,只不过顾浅不关心罢了。

    南萧清显然也有些头疼,“算了,还是先看看吴德查到什么吧。”

    吴德并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查到的东西和南萧清知道的差不多,不过在琪嫔入宫之后,倒是与德走得比较近。

    也不是时常去德妃宫里,可琪嫔平时是轻易不出门的类型,偶尔去德妃宫里,也算是个异常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那个侍卫。

    顾浅决定运用点非正常手段,她让吴公公去抓了侍卫。

    琪嫔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正当顾浅觉得快要放弃琪嫔这条线的时候,侍卫死在了牢里。

    顾浅冷着脸问吴公公,“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只关起来就行,为什么人会死?”

    吴公公觉得自己要冤枉死了,连忙辩解,“香妃娘娘,奴才哪敢不听您的命令,这侍卫他是......自绝的啊!”

    顾浅沉默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琪嫔可能真的是凶手。

    坏消息是侍卫应该是无辜的,最多是个包庇罪,但他却死了。

    这时知书进来禀告,“娘娘,琪嫔来了,要见您。”

    顾浅满脸写着麻烦来了,“让她进来吧。”

    琪嫔还是那副懦弱的样子,行了礼之后就不说话了。

    顾浅问她为什么来,琪嫔只说有事要和她单独禀报。

    顾浅没有犹豫,让吴公公和知书都下去。

    知书有些担心顾浅,吴公公却好笑道:“香妃娘娘可是神女,琪嫔一个凡人还想伤了娘娘不成。”

    吴公公可太自信了。

    琪嫔说了没几句话,就从袖子里掏出剪刀刺向顾浅。

    这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别说顾浅有防备,就算没防备也不可能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后妃给伤到。

    剪刀被夺下扔到一旁,琪嫔脸上带着恨意,语气却充满绝望,“难道你真的是神女吗?你要是神女,为什么要害死他!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因为我们曾经青梅竹马,你们就要将他置于死地,用他来威胁我!你们都是一样的,你们都是贱人,贱人!”

    顾浅多少有点心虚,可是,“那也不是你害人的理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