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12章 权谋文上进贵人
    南朝这两代皇帝虽然败家,普通老百姓却依然过着富庶的日子。

    毕竟前几代好皇帝留下了稳固的江山,这两代皇帝连自己家的国库都还没败完呢。

    所以百姓们虽然喜欢骂皇帝昏庸,但却没想过要造反。

    甚至祁江阳这段时间看到南萧清的‘改变’后,造反的心思也不强烈了。

    他之前笼络朝臣,也是因为受他父亲影响。

    他父亲退休之前已经是个阁老,整日被修仙的六代皇帝洗脑,人都快要发神经了。

    要不是六代皇帝除了败家之外,没什么别的毛病,说不定他父亲早就造反了。

    算命的先生都说了,祁家天生反骨。

    当然,这个算命的先生已经成了他家后花园的肥料。

    祁江阳深受他父亲的影响,对皇权不是特别敬畏,更奉行百姓为先之道,在太后垂帘听政那些年就多有不满。

    那时候他还不是户部尚书,他父亲也没退休,父亲俩一合计,先把太后这个瞎指挥的老妖婆给赶了下去,还政给了小皇帝。

    谁曾想到,小皇帝比六代皇帝还让人头疼!

    六代只是迷信长生,小皇帝干脆就是个昏君啊!

    不思政事,远贤能亲小人,荒淫无道,奢靡狂妄,视百姓如草芥,反正身上是找不出一个优点的。

    哦,除了长得还行。

    但一个皇帝只有这一个优点,那就跟没优点是一样的啊!

    所以祁江阳笼络大臣,准备把持朝政。

    他一边哄着小皇帝高兴,一边谋划架空小皇帝。

    如果小皇帝听话也罢,不听话,他就要考虑换个皇帝。

    如果换个皇帝还不行,最坏的打算就是他自己上。

    只要能不让百姓受苦,他受点苦也没什么。

    不过皇帝最近这段时间变甚大,不但日日上朝,政事也批的不错,连他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听几个阁老说,皇上这是开窍了。

    祁江阳这时候却有些骑虎难下。

    皇帝开窍了对百姓是好事,但对他不好啊。

    特别是最近皇帝时常敲打他,让他老实点,怕是他的大逆之心已经被皇帝发现了。

    以他现在的势力,想造反是不可能的,而且皇帝要是变好了,他也没必要造反,他本来也不是想当皇帝,只想让百姓们过得好一些罢了。

    像他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一己之私闹得天下大乱,这与他的初衷并不相符。

    但不反抗......跟着他的下属还有他们祁家可能都有覆灭的危险。

    所以祁江阳很头疼,就连皇上让他手捧神花也没让感觉到一丝荣耀,反而让他如烈火烹油般煎熬。

    无他,神花是大臣之中最高的荣誉,一般都是由德高望重的阁老才有这个荣耀。

    皇帝虽然私下里敲打他,但表面上却对他越来越器重。

    看到那些阁老原本带着欣赏的眼神变得冷淡,他就觉得以前皇帝就是扮猪吃老虎,是在玩他。

    南萧清可不管祁江阳怎么想,虽说站在百姓的角度,祁江阳想要造反也没什么错,但现在他来了,是龙也得给他盘着!

    只要他多多‘倚重’祁江阳,那些阁老为了朝堂平衡就不会与他走的太近,看他还怎么造反。

    南萧清时不时的向祁江阳投去‘鼓励’的目光,祁江阳汗都流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被太阳晒的,还是被他吓的。

    顾浅坐在骄子上看到这一幕差点笑出声,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惹得娴妃频频看她。

    “香妃妹妹,你这是笑什么呢?”娴妃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

    这不是出去游玩,不可能每人都有单独的轿子,就连皇后都要跟福贵妃同乘,所以娴妃果断选择跟顾浅同行。

    “哦,我觉得皇上今天穿得跟个花孔雀似的,很喜庆嘛。”顾浅随口回道。

    “这...呵呵,香妃妹妹说话真有趣儿。”娴妃不敢议论南萧清,心中有些佩服顾浅的大胆。

    顾浅不知道她在想这些有的没的,指着南萧清说道:“你看,皇上身上的绿底红花,难道不像孔雀吗?”

    百花宴这日皇帝是不穿龙袍的,要穿一件绣满各种花卉的长衫,看起来就跟个彩鸡似的。

    她形容成孔雀,已经是很‘委婉’的说法了。

    “......”娴妃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顾浅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里的人都是皇权至上,身为妃子更是不敢在外面说皇上如何了。

    她觉得有些无趣,干脆专心看向外面的人群。

    百花宴不只是皇家的盛事,也是百姓的盛事,道路两旁人头攒动,议论声不绝于耳,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小孩儿的哭声,很是热闹。

    正在这时,顾浅皱了皱眉。

    人群里有两个人的表情好像不太对。

    他们给顾浅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似乎是同类?

    如果她没猜错,这两个人难道是在要众目睽睽之下刺杀被侍卫保护的南萧清?做梦比较容易一些吧!

    小说里似乎也没有这段啊,毕竟原来的昏君虽然荒唐,但还没有惹的百姓怨声载道。

    不过顾浅并不担心,甚至有些期待这两个人做点什么。

    反正南萧清连书灵都能暂时屏蔽,这两个人是不可能威胁到他的,还不如来点乐子。

    要知道她最近已经无聊到甚至想出去试试宫斗了。

    咦?

    这两人的武器是石子?

    这是什么路数,难道是一阳指吗?

    “......”秀逗麻袋!

    石子为什么飞往她轿子的方向......

    “啊!”

    还不等顾浅想明白,一声尖叫在她耳边响起,同时轿子突然倾斜,伴随着轿夫几声痛呼,轿子猛的落地,顾浅稳住身形,扶住了惊魂未定的娴妃。

    ‘砰’的一声,皇宫出品的轿子立刻四分五裂,仙女散花一般散了架子,将面不改色的顾浅和面色苍白的娴妃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啊?”

    “那个轿夫突然松了手,将轿子摔了。”

    “哎呀,皇帝的媳妇就是不一样,长得可真俊啊!”

    “是啊,宫里的娘娘听说个个赛天仙呢。”

    “呸,别提天仙,先帝好不容易升仙了,可别再提仙这个字了!”

    “你们说这些干啥,你们咋不想想,这轿子碎成这样,是不是上天启示啊?”

    ......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