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10章 权谋文上进贵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要说这亲姐妹为什么关系不好,顾浅看了原主的记忆也不是很理解。

    大概是因为她没有姐妹,也不明白为什么为了一件衣服一样首饰两姐妹就能吵的不可开交。

    甚至今天下雨是凉爽还是恼人也能吵上一架。

    大概这就是天生不对盘?

    秦父喜欢原主秦丝浅,秦母更偏爱小女儿秦丝云,倒是唯一的儿子秦凌霄不受父母喜爱。

    这点在这个时代,也是挺少见的。

    大概是因为秦凌霄文不成武不就,又长得痴肥,所以才不受宠。

    不过原主对这个弟弟倒是很不错,两人感情很好。

    虽然在顾浅看来,原主只是想将弟弟拉到自己的阵营一起针对秦丝云。

    也是幼稚的没边了。

    深仇大恨自然是没有的,关系不好也是真的,所以秦丝云来拜访她估计没什么好事。

    “娘娘,祁夫人来了。”知书原就是秦家的下人,对二人之间的事也都清楚,因此怕顾浅生气,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顾浅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祁夫人就是秦丝云。

    这个时代嫁了人就要冠上夫姓,除非是公主或者娘家地位高于夫家,才会被人尊敬使用自己的姓。

    显然秦家不在此列,秦丝云也不是公主。

    “叫她进来吧。”

    秦丝云与原主长得不像,原主肖父,还好秦少卿也是个美男子,所以原主并不难看,反而还带了一丝女子身上少见的英气,而秦丝云则是肖母,长相明艳秀美,行动间带着大家闺秀的端庄。

    “臣妇秦丝云,拜见香妃娘娘。”

    无论内心是如何想的,在宫人面前,秦丝云的礼仪一丝不错,就是少了些见到亲人的亲昵,语气冷淡的很。

    顾浅看着跪拜在地的秦丝云半晌没有动作。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知书心中打鼓,虽说二小姐纹丝不动的跪倒在地上,面上也没什么不乐意的表情,但她就是担心这两姐妹在宫里闹起来,想了想,挥退了其他的宫,只余她自己在殿内伺候。

    秦丝云确实不如表面上那么淡定,心中暗恨她的好姐姐一朝得势就想以势压人。

    哼,今日她所受到的屈辱,来日必会百倍奉还给她!

    “书灵,你要不要出来解释一下?”顾浅此时比秦丝云郁闷多了。

    谁踏马能想到原主的‘仇人’竟然是个红字的!

    书之怨灵!

    她的老板!

    她要是替秦丝云消除怨气需要怎么做?

    给自己一刀还是哭着喊着求她?

    吾日!

    秦丝浅的愿望就是当皇后,其他都没问题。

    顾浅只是随口报怨,倒是没料到书灵会跑出来回答,“要是我当了皇后没有五级评价,我可就要罢工了啊!”

    ......

    就算有书灵的保证,顾浅也恨不得挠头。

    这两姐妹势同水火,就算秦丝云有什么怨气也不可能告诉她。

    为什么要有怨灵,做人心里阳光一点不好吗?

    她这么惨,也没有跑偏啊,这些人心理素质太差了!

    再说这秦丝云对秦家有些怨气,但也不至于因此生出怨灵吧......所以八成是嫁入祁家之后遇到了什么事。

    这又是个悖论,如果秦丝云和祁江阳夫妻感情不好,怎么最后能成为皇后?

    顾浅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而且完全忘了此时她的老板正在下面跪着呢,最后还是知书小声提醒了一句。

    “娘娘,祁夫人候着有一会儿了。”

    “......”老板会不会生气了!顾浅连忙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快请祁夫人起来,赐座。”

    知书默默背下黑锅上前扶起秦丝云。

    秦丝云虽比原主小上一岁,嫁人也才一年,不过却与出嫁前的脾气差了很多,无论心中如何愤恨,面上却不露半分,甚至笑意盈盈地说道:“多谢娘娘。”

    顾浅:“......”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脾气暴躁的妹妹如今也成了有城府的祁夫人了,“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事吗?”

    “倒也没什么事,只是想着自从娘娘你入宫后,我们姐妹二人便没见过了,之前因着我成婚后忙玩家事,如今也算空闲了些,只是想过来看看娘娘,倒是没想到,娘娘似乎变了许多。”秦丝云温和说道,仿佛真是一个想姐姐的好妹妹。

    她这话倒是真心的。

    虽说刚才顾浅给她来了个下马威,让她多跪了一会儿,但看这脾气却真是变了不少。

    宫里三年的沉浮,让倔强的姐姐与未出阁时大不相同。

    秦丝云心里有了底,看来夫君嘱咐的事,说不定能办到。

    “妹妹也变了不少。”顾浅心说要不是自己晋位为妃,这秦丝云肯定是不会进宫的。

    当然,如果她不是妃子,秦丝云想入宫也不行。

    那些贵人常在的家属,可没有这个待遇。

    按照原著中的时间线,户部尚书祁江阳三年后会入阁,再两年之后把持朝政,逐渐掌控朝堂,最后才将渣帝给圈禁,在‘无奈’下改朝换代,登上皇位。

    这时候悖论又出来了。

    秦丝云是肯定知道祁江阳的打算的。

    这种会抄家灭族的大事祁江阳都不避讳秦丝云,说他们夫妻感情不和谁信?

    “是啊,我也长大了嘛。”秦丝云开始拉家常,回顾往昔,“想起我们姐妹二人在家时,就觉得有些感慨,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可没少和姐姐吵架。”

    这就是变相的认错了。

    顾浅也配合着演戏,“亲姐妹之间说这个干什么,小时候的事现在想起来还挺有趣儿的。”

    “也就是姐姐大度。”

    “妹妹也是心胸宽广之人。”

    “......”

    顾浅陪着秦丝云好好演了一番姐妹情深,看得知书站在一旁嘴都闭不上了。

    以前在秦府之时这二位主子可是见了面就跟斗鸡似的,她可不相信娘娘和二小姐会冰释前嫌。

    这入了宫之后,可是连封信也没送进来过,根本就当不认识。

    知书在心中直呼‘戏过了,戏过了’。

    秦丝云不是没看到知书脸上的诧异,也不太相信顾浅是真的与她姐妹情深,不过只要能帮到夫君,她也不介意在这与顾浅虚与委蛇,该说的也都说了,该谈正事了。

    “姐姐,妹妹最近有一烦心事,想让姐姐帮着出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