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06章 权谋文上进贵人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来源:..>..

    昭和宫与南萧清的养心殿相临,可以说是除了帝后寝宫之外最好的宫殿。

    之前的南萧清将原来的昭和宫推翻重修,直到最近才修缮好,还没有人住过。

    现在被赐给顾浅居住,后宫的妃子们皆是恨得咬牙切齿......这是顾浅猜的。

    顾浅搬进昭和宫三日后,吴公公带来了下毒一案的消息。

    “香妃娘娘,那个小太监找到了。”

    顾浅闻言立刻来了精神,“人呢,带过来我看看。”

    南萧清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倒是没有再过来找他,替她拉仇恨。

    而她根本不去给皇后请安,皇后倒也没说什么,其余妃嫔有来请安的,也一律被她拒之门外。

    这几日轻闲是轻闲了,就是很无聊。

    古代地图本来就对现代人不太友好,更何况她被困在深宫里,闲得都快发霉了。

    虽说宫斗她不行,但破个案还是很感兴趣的。

    吴公公沉声道:“回香妃娘娘,那个小太监......死了。”

    这不能怪他,都怪香妃娘娘的画像太过天马行空,就连皇上看了也没怪他,只让他尽力。

    而他是真的尽力了!

    顾浅:“......”杀人灭口啊!这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她还想打发时间呢。

    吴公公将他这几日查到的情况一一向顾浅禀报。

    不但小太监死了,制作点心的厨娘和中途拿过食盒的宫女也都死了。

    跳井的,上吊的,服毒的,三条性命将一切线索掩埋,吴公公查不下去了。

    倒也不是完全没线索,他心中多少有些猜测,但这么一路死下去,最后还是没有实际证据。

    所以他禀明了南萧清之后,准备结案。

    “行吧,本宫知道了,辛苦吴公公。”

    顾浅知道对方是个狠角色,不然不会一上来就是杀招,但也没料到对方这么狠。

    原主这个老贵人之前无宠,虽说不太会说话得罪不少人,但也不至于有这种生死大仇。

    对方应该是见她被南萧清晋为香妃,生了忌惮和嫉妒才想痛下杀手。

    所以幕手之人必然是后妃之一,而且位分不低。

    皇后有嫌疑,但顾浅直觉不是她干的,因为皇后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当然,宫里的女人们惯会演戏,这也说不准。

    剩下的就是与世无争的福贵妃、一直盛宠不衰的娴妃、世家贵女出身的德妃和武将之家出身的庄妃,她们个个都有嫌疑。

    除此之外,九嫔在位八人,也都是怀疑对象。

    剩下的低位嫔妃可能性不大,因为她们身份不够,在宫中没有这么大的势力。

    想要下毒残害一个受宠的妃子,还能拿三条人命布局,位分低了可做不到。

    虽说这次线索断了,但顾浅并不着急,是狐狸终是会露出尾巴的。

    “娘娘,皇后娘娘邀请您参加赏花宴。”知书带着一头细汗从屋外进来,上前禀报。

    顾浅翻了翻原主的记忆,发现原主只在最初入宫那年参加过一次赏花宴,之后她不得宠,皇后自然就不带她玩了。

    赏花宴说白了就是皇后想彰显一下自己的地位,顺便拉拢一些听话的再打压另一些不听话的嫔妃的手段。

    每次赏花宴都会闹出点事来,但皇后却乐此不疲。

    顾浅不想去,三个女人就顶一百只鸭子,她对逛鸭园没什么兴趣,“不...”

    触发签到任务:在赏花宴主位上签到。

    “...如就去吧。”

    淦!

    她真的不擅长宫斗啊。

    这任务一听就没好事。

    知书没听出什么不对,兴致勃勃地挑衣服,想要将顾浅打扮成赏花宴最靓的女仔。

    顾浅拒绝了知书想让她穿那身锦葵紫色的宫装,穿着常服就去了。

    那身衣服确实好看,但她虽然是妃位,在宫里穿紫色还是太过招摇,最重要的是,她就是去签个到,不想争奇斗艳。

    她去的有些晚,除了皇后和福贵妃,所有妃嫔都已经到了。

    虽说无宠的妃嫔皇后不会邀请,但这一园子五六十位美人或站或坐凑在一起,还真是让顾浅看花了眼。

    福贵妃整日念佛,从不参加赏花宴,主位两侧的太师椅上分别坐着娴妃、德妃和庄妃,还有一个空位,看来是给她留着的。

    顾浅现在很想坐到主位上去,娴妃却起身与她见礼。

    娴妃人如其名,粉面桃花温和娴静,一看就是个好脾气的人,“香妃妹妹可真是稀客,快来坐。”

    顾浅顿了顿,走到她另一侧的空位坐下。

    娴妃见她冷淡也不以为意,笑着说道:“香妃妹妹这身衣裳颜色可真清凉,德妃姐姐,你说是吧?”

    坐在她身边的德妃端着脸淡淡道:“甚好。”

    娴妃又看向庄妃,“庄妃姐姐以为如何?”

    庄妃打量了顾浅身上的浅绿色宫装,倒是心直口快,“看着挺凉快的,就是这颜色像是青草。”

    娴妃拿着竹扇遮面笑了笑,“庄妃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好似香妃妹妹和绿叶似的。”

    可不是吗。

    这一园子女人身上的颜色那是姹紫嫣红,和园中的花比也不逊色,偏偏顾浅穿了一身绿,倒像是衬托她们的绿叶。

    庄妃听到娴妃的话也不以为意,大大咧咧地说道:“我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香妃你别介意。”

    顾浅心说你们懂个屁,要想生活过的去,到哪不得带点绿,她随意点了点头,“我喜欢绿色。”

    娴妃继续笑,“香妃妹妹真有趣儿。”

    顾浅抽了抽嘴角。

    下毒一事的幕后之人,她们三人嫌疑最大,她对她们喜欢不起来,只想找到凶手把那些点心塞进去。

    什么姐姐妹妹的,她可没有姐妹!

    顾浅坐了一会儿,忍着身边的香风和娴妃的语言骚扰,这时皇后终于姗姗来迟。

    “见过皇后娘娘。”

    “给皇后娘娘请安。”

    “众姐妹不用多礼,都起来吧。”皇后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虽然起身但没有向她行礼的顾浅,“昨儿个本宫见这花啊朵啊的开得正艳,便想邀众姐妹一同观赏,除此之外,也是为了庆贺香妃晋升,香妃,你入宫也有几年了,往日不喜出门,如今可要多与众姐妹亲近啊。”

    顾浅:“......”

    不,我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