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03章 权谋文上进贵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

    顾浅什么也没做就拉到了整个后宫的仇恨。

    虽说现在她见到谁也不用跪拜是件好事,可后宫中女人的嫉妒也让她觉得麻烦。

    只看皇后看她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好在之后南萧清带着皇后走了,没有当场再替她拉仇恨。

    南萧清的行为她琢磨不透。

    随口念的诗词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原著作者本来就在这本小说中引用了大量诗词,都是她从小耳熟能详的。

    她疑惑的是南萧清的行为,这让她忍不住又想到了程志祥。

    她刚刚进入小说世界就遇到了身份不明的程志祥,他和南萧清一样,都是行为严重不符合原主记忆的。

    之前她就怀疑过金字角色是不是和她一样都是‘穿’过来做任务的,但程志祥除了给她发情书也没做过什么特别的事。

    后来又在另一个小说世界遇到了盛非,盛非顶着金色大字更是什么也没做。

    现在遇到南萧清,已经是第三个金字角色了。

    他们给她的感觉都差不多,她除了警惕就是警惕。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不过南萧清明显与程志祥和盛非都有些不同。

    他看她的眼神,透着一种熟悉,好像认识她。

    但这怎么可能,难不成他和前面两个金字角色是同一个人,有着所有的记忆?

    顾浅思索中回到了原主的寝宫。

    这颉芳阁属实太过偏远,一看就是不受宠的妃嫔住的地方。

    院子狭小不说,前殿后院也都住满了人。

    呵呵,都是被南萧清宠幸过不受宠的答应常在们。

    这些无宠的女人们凑在一起,说好听点这里叫热闹,实际上就是逼仄又吵闹。

    好在原主秦丝浅在颉芳阁是身份最高的贵人,能住到最宽敞明亮的正厢房。

    “秦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顾浅刚迈进宫门,一个‘蛇精’扭着腰迎了上来。

    啊这...也不怕把腰扭断吗?

    “我随便逛逛。”

    王常在觉得今天的秦贵人怪怪的,这时候圣旨还没有到,她并不知道眼前的秦姐姐已经是香妃了,并不行礼也不恭敬的捂着嘴笑道:“姐姐看来心情不错,正好妹妹我些事想让你帮帮忙,不如到我那里坐坐?”

    顾浅委婉道:“不去。”言罢直接转身回了原主的厢房。

    这王常在整日缠着绣工不错的原主帮她缝制宫装,就算无法面圣也依然乐此不疲,将自己打扮的像个蛇精病一样,随时等待南萧清的召唤。

    顾浅可没空搭理她。

    “秦姐姐,你先别走啊!”

    “......”

    王常在扭着腰撇了撇嘴。

    神气什么!

    不就比她位分高一点吗,皇上还不是不待见!

    王常在扭着腰回了房,屁股还没坐热乎就被召了出去。

    看见来人她眼前一亮,立刻上前谄媚道:“吴公公,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有段时日不见,您越发精神了。”

    吴公公看了她一眼,一时没想起来她是谁,也不说话,背着手站在原地。

    王常在讪讪地闭了嘴,站在一旁候着。

    顾浅出来后,看着一院子的莺莺燕燕有些佩服南萧清的‘勤勉’。

    他的肾可真是不错啊……

    吴公公见人齐了,拿出圣旨。

    众人立刻跪倒在地,唯有顾浅站在原地。

    王常在眼尖,连忙柔声说道:“秦姐姐,还不快跪下,别让吴公公等急了。”

    哼,在吴公公面前也这般托大,有你好果子吃!

    让她没想到的是,吴公公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开口说道:“皇上有旨,香妃娘娘不必跪拜。”

    王常在愣了愣。

    香妃?什么香妃?

    宫里没有香妃啊,什么时候的事儿?

    难不成......王常在猛然抬头看向笔直站在原地的顾浅。

    秦贵人封妃了!

    皇上不但越级晋封,还专门赐了封号。

    要知道皇上从未亲自给过任何嫔妃封号,后宫之中,就连一直盛宠不衰的娴妃娘娘也无此殊荣!

    不,不可能。

    秦丝浅不可能这么好运。

    王常在为自己的猜测震惊,待听到圣旨的内容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嫉妒和酸楚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贵人秦丝浅,淑慎性成,勤勉柔顺......着即册封为香妃,钦此!”

    吴公公可不管这些小妃嫔怎么想,念完圣旨立刻换上一脸笑容,对顾浅道:“恭喜香妃娘娘,皇上为您安排了新的寝宫,不日便可入住,委屈您在这里暂住几日,需要什么随时吩咐奴才去办就是。”

    顾浅高冷地点了点头。

    这晋升之路比她预计的要容易多了。

    也有了新的宫殿可以住。

    但她却不怎么高兴。

    因为这一切都建立在南萧清对她的‘偏爱’上。

    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的一切,顾浅都不稀罕。

    而且在这种古代世界,皇帝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掌控着天下人的生杀大权。

    这让她心里很不踏实。

    不如帮原主妹夫造个反?

    似乎也不行啊,她不但不能帮忙,反而还要阻止原主妹夫成功。

    不然她的任务就失败了。

    而且原主和妹妹秦丝云的关系并不好,虽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却是从小就水火不容,不是仇人也差不太多。

    一个进宫当了贵人,一个嫁给户部尚书祁江阳当了续弦,因着此事,秦丝云更是觉得秦父不公,与秦家都不怎么联系了,一心一意帮着祁江阳造反,联络朝中官员的家眷,忙得是不亦乐乎。

    虽说在原主的记忆里,祁江阳将南萧清赶下皇位后并没有对后宫下手,只是遣散了事,但秦丝云可没有半点顾忌姐妹情谊,不但到原主面前炫耀了一番,还不让她出宫,说是姐妹情深让原主留在宫里陪她。

    秦父自是不敢反对的,所以苦逼的原主继续留在宫里看着风光无限的妹妹成了皇后,有事没事就召她过来让她弹琴绣花写字。

    顾浅估计原主想当皇后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秦丝云。

    “恭喜香妃娘娘。”

    “给香妃娘娘请安。”

    四周的恭贺让顾浅回过神,见到吴公公还没走,奇怪道:“吴公公还不回去复命吗?”站在这里干什么?

    吴公公微微一笑,“请香妃娘娘准备着,皇上今儿个翻了您的牌子。”

    顾浅:“......”

    谁家皇帝下午就翻牌子?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