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02章 权谋文上进贵人
    快穿小公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南萧清一见到顾浅就心有所感,打量了几眼后忽然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

    顾浅怔了怔。

    翩翩我公子,淡笑忽若神。(注)

    即便她对金字角色一直有所忌惮,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优雅白净的大帅比笑起来是真好看。

    虽说因为好色眼眶有些发青,却半点无损他偶像剧男主般的颜值。

    怪不得原主非要当皇后,怕是看上这渣帝的皮囊了吧?

    “大胆秦贵人,见到皇上还不跪拜!”声音尖细的清秀太监吴公公甩了甩拂尘,不悦地看着顾浅。

    顾浅顿了顿。

    叫爸爸什么的那都是任务需要,打工人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但下跪这种事......女儿膝下有钻石,跪是不可能跪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这是底线。

    咦?她竟然还能找出一条底线,还真是不容易。

    顾浅站着不动,考虑要不要一上来就来个刺激的弑君。

    下场大概是她会被乱刀砍死吧.....

    不过就算她能成功也不行啊,原主只想当皇后,不想当女帝。

    真是没追求啊,男人哪有权力重要,当个女帝还不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吴公公见她这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也不好越过南萧清直接下令将人拖下去打个几十大板,转身低头请示:“皇上,这秦贵人对您大不敬,您看如何处置为好?”

    南萧清挥了挥手,“带着人滚下去,别打扰朕的兴致。”

    吴公公愣了下,立刻心领神会,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笑着应道:“奴才遵命。”

    李贵人刚到御景亭就被正带着人清场的吴公公拦下,别说阻止顾浅接近皇上了,她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

    吴公公恭恭敬敬地请她离开,李贵心有不甘但却不敢在吴公公面前造次。

    宫里谁不知道吴公公人如其名,吴德,缺德!

    他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皇上最信任他,这宫里就连皇后娘娘对他也是和颜悦色的,别看他表面对她恭敬,心里肯定是看不起她这样的小妃嫔的。

    李贵人恨恨地看了一眼御景亭,眼珠一转,扭身走了。

    此时御景亭中的顾浅正与南萧清大眼瞪小眼。

    虽说任务是要当皇后,但手段肯定不是攻略这个渣帝,她忌口的。

    南萧清盯着顾浅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朕好看吗?”

    顾浅诚实的点头,无论这渣帝有多渣,但不可否认的是真好看,恰好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皇上好看。”

    “那不如,你近前来仔细看看?”

    “哦,这倒不用了,我眼神挺好的。”

    “呵呵...”

    南萧清笑得开心,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话,顾浅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大。

    是因为金字的原因吗?

    南萧清和原主记忆中的皇帝大不相同。

    她到底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金字的人物?

    虽说频率不高,而且他也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妨碍,可她就是觉得警惕。

    签到时间已过,签到任务失败。

    顾浅:“......”

    淦!

    因为突然看到金字角色她把签到任务给忘了!

    好气哦,这还是她第一次没完成随机签到任务。

    顾浅眼神不善地看向南萧清,都怪他。

    南萧清挑眉,心说这人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不过算了,能这样近距离的看看她也好。

    顾浅被他看得直发毛,琢磨着这个渣帝是不是想睡她。

    虽说按照身份来说,他要睡她也没毛病,可她又不是原主,这种事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

    要是他强来,她是不是又要弑君,然后被乱刀砍死?

    我去,这任务没法做了。

    还不如宫斗呢。

    “皇后娘娘驾到!”

    吴公公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顾浅松了口气,看来今天不用被乱刀砍死了。

    身着明黄色宫装的皇后看起来十分端庄,被宫女扶着款款走来,眼尾扫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顾浅,从面无表情自然地转换成满面笑容向南萧清请安。

    “见过皇上。”

    “皇后免礼。”

    “皇上兴致这般好,往日这个时辰您不是都要午睡吗?”

    “唔,不想睡。”

    “......”

    皇后和明显不太想理她的南萧清说了几句就说不下去了,看了眼动也不动的顾浅,皱了皱眉。

    她身边的宫女立刻上前半步,“秦贵人,你还不起来给皇后娘娘行礼!”

    这秦贵人也太不懂事了!

    哪有皇后娘娘站着,她坐着的道理。

    顾浅有些无奈,缓缓站了起来。

    后宫的规矩她懂,但她不想做啊。

    这南朝后宫的规矩可不像刚建朝时那般随意,甚至因为第六代皇帝的自封为仙的原因,觉得凡人见了他都要叩拜,所以一直延续到今日,后宫众人见了宫里的几位主子都要跪地行礼的。

    正当她再一次起了杀心时,南萧清开口了,“以后秦贵人见了朕也不用跪拜行礼,吴德,将朕的旨意传下去。”

    顾浅:“......”这渣帝有问题,不过她喜欢。

    皇后抿了抿嘴,倒是没有当面顶撞,委婉地说道:“皇上,您宠着秦贵人不要紧,可这是先帝定下的规矩,为了秦贵人着想,还是不要开这个先例为好。”

    一个小小的贵人也敢担此殊荣?也不怕折了寿!

    不过她心中警惕,没想到这老贵人也有如此受宠的一天,她不得不防。

    南萧清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皇后说的有理,既然这样...”他看向吴公公,“吴德,再传一条旨意,晋秦贵人为妃。”

    亭中众人皆是怔住了。

    顾浅心中惊疑,面上却不显,皇后却忍不住道:“皇上,祖制妃嫔不能越级晋封,秦贵人一来身份低微,二与龙脉无助,这怕是不合规矩。”

    南萧清大手一挥,“无妨,来日朕去见先帝亲自向他请罪好了,皇后你就不要多嘴了。”

    皇后还待再劝,就听南萧清吟道:“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就封秦贵人为香妃吧。”

    顾浅:“......”

    滚!

    她不会招蝴蝶!

    南萧清眼含笑意看向顾浅,“香妃,你觉得这个封号怎么样?”

    顾浅憋了半天说道:“甚好。”

    你开心就好!

    皇后尴尬地站在一边,笑容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