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98章 重生文恶毒姐姐
    转载请注明出处:..>..

    顾浅办完事就回到了李墨白家里。

    所以她早就知道阮正谦回来了。

    就算隔音再好,那些‘叮咣’砸东西的声音也能隐约传过来。

    何况现在是夏天,窗户还开着呢。

    阮正谦的怒吼,安栖的哭泣,都让她心情愉快。

    虽然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却喜欢好人讨厌坏人。

    好人会让世界更美好,而坏人会让周围的人都不开心。

    她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找了个借口让现在已经成功晋级为‘女儿奴’的李墨白跑很远的地方帮她买夜宵。

    虽然她觉得李墨白应该是察觉了什么,知道自己故意支开他,但他还是去了。

    就喜欢这样能尊重孩子的家长啊......

    ‘叮咚——’

    门铃声响起,顾浅从沙发上爬起来,伸了个腰又晃了晃头,调整了一下表情,立刻过去开门。

    看到阮正谦的一瞬间,她立刻露出惊喜和委屈的表情,“爸爸!你总算回来了!嘤嘤嘤!”

    顾浅抖了抖。

    原主的嗓子清澈甜美,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想给自己一拳。

    一拳一个嘤嘤怪。

    顾浅匪夷所思的操作着实惊呆了阮正谦和他身后的安青雪母女。

    阮正谦怒气一顿,一时竟不知道该先骂人还是先问话了。

    顾浅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副控诉的语气对他哭道:“爸爸,为什么家里的指纹锁换了,你是不要我了吗?我可是你的宝贝...呕...女儿啊!”

    “要不是邻居李叔叔收留我几晚,我都要露宿街头了。”

    “为什么小三阿姨不给我开门?青雪妹妹也不给我开门,反而还过来警告我不要乱说话。”

    “爸爸,我有家不能回,好可怜,好害怕啊!”

    “......”

    安青雪率先回过神,看着‘可怜的顾浅’怒道:“阮青浅,你装什么装,你在网上做的那些事害得爸爸丢了脸,你还在这装!”

    安栖立刻附和,“就是,青浅啊,就算你讨厌阿姨,也不能不顾你爸的面子啊。”

    阮正谦看着‘可怜兮兮’的顾浅,又回头看了眼咄咄逼人的安栖母女,想了想,问顾浅,“网上那些事是你做的吗?”

    顾浅脸上的表情淡了下来。

    这也算是她给阮正谦的最后一次机会。

    原主的心愿是全面碾压安青雪,对阮正谦没有交待。

    这种事最不好把握。

    搞得阮正谦太惨,怕原主心软,万一给她差评她去哪说理去,书灵又不让她见原主。

    但搞得不惨,她不高兴!

    她的演技就连那啥啥都欠她个小金人,阮正谦却连问都不问,半点不关心女儿住在邻居家里是因为什么,有没有受委屈,冷不冷饿不饿,那对母女是不是虐待了她。

    他只管自己的面子问题!

    这样的爸要来何用?不扔了留着过年吗?

    不过戏还是要演的。

    “什么网上?”顾浅一脸迷茫,脸上还挂着淡淡的泪痕,这副小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但阮正谦不是‘我’,他只想知道顾浅有没有说谎,“当年的事除了我和你妈,没有别人知道,是不是她临终前告诉你的?”

    顾浅慌乱摇头,“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当年的事?”

    阮正谦仔细看顾浅的表情,自然一点疑点也看不出来。

    要知道顾浅虽然是个学渣,但她的职业特殊,经常需要扮演特定的角色。

    为此她专门研究过《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个也没啥用。

    她去各大艺术学院蹭了不少表演课,加上多少也有点演戏的天分,这演技除了老戏骨,一般人还真比不过她。

    要不是被书灵扔进书中世界,没准她都要以素人的身份去参加个什么表演节目。

    万一得张卡呢?

    不过她演的再好,阮正谦还是不相信,“阮青浅,你现在还学会说谎了,那些事除了你不可能再有别人知道!”

    他死去的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还是了解的。

    矜持的很。

    这种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怎么可能会到处乱说。

    要说告诉自己女儿还是有可能的。

    顾浅依旧摇头,“真不是我,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阮正谦想发火,但在楼里有监控,他只好将顾浅带回了家。

    顾浅乖巧的跟着他回去,毕竟在李墨白的地盘也不好发挥。

    阮正谦拿出手机找到热搜上的文章让顾浅看。

    顾浅装作很惊讶地拿过手机,看着看着就......哭了。

    “嘤嘤嘤,没想到爸妈这么相爱,真让我羡慕。”

    这一句话恶心了除她之外的三个人。

    安栖自和安青雪自不必说,阮正谦也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相不相爱的,他主要是为了钱。

    安栖长得漂亮,死去的妻子也漂亮。

    他虽然喜欢漂亮的女人,但这都比不上到手的金钱和地位。

    他一个穷小子,娶了死去的妻子至少少奋斗四十年!

    但顾浅的话他也不能反驳。

    “你敢说这些事不是你发的?”

    顾浅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感动道:“当然不是我,妈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些事!说不定是妈妈发的......对!妈妈一定是见有人诬蔑你们纯洁的爱情,一气之下自己发的!”吓死你们这帮狗东西!

    这话说的三岁小孩子也不可能信。

    但阮正谦觉得头皮一麻。

    安栖也是如此。

    到底是做贼的心虚。

    不过顾浅完全没料到反应最大的是安青雪。

    只见安青雪抱着肩膀,狐疑地四处看了看,嘴中喊道:“你别胡说!不可能,不可能的!”她慌乱的模样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顾浅想想就明白了。

    安青雪连重生都经历过了。

    对于这个世界有没有鬼,就不再像普通那样坚定了。

    安青雪的反应自然也吓坏了安栖。

    安栖好歹是个现代人,是不相信什么鬼啊神啊的,之前觉得害怕也是心虚的缘故,她不知道女儿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连忙抱住安青雪安抚。

    阮正谦只觉得头疼,大喊一声,“够了,你们要闹到什么时候!”

    只要别人不高兴,顾浅就很高兴。

    “爸爸,难道你不相信妈妈吗?说不定她也见不得我受委屈,她最爱我了!”

    “你再胡说我就打死你!”

    “你要是敢打死我,妈妈不会放过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