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97章 重生文恶毒姐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高三的学生是没资格拿手机的,虽然老师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在学校的时候不将手机拿出来,藏个手机也没什么关系。

    但安青雪是个好学生,所以她没带手机。

    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阮正谦带着怒气回来,等着她的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她甚至在放学前还得意地看了一眼顾浅空荡荡的座位。

    只以为顾浅是被老班训了,不好意思来上课呢。

    等她回到家,一开门就看见在沙发上捂着脸哭泣的安栖和满地的打碎的物品。

    这是什么情况?

    家里遭贼了?!

    “妈,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安栖一见女儿回来,抬起头露出了脸上青紫的巴掌印。

    无论安栖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安青雪的心中都是她最好也最重要的妈妈,她当即脱了鞋跑到安栖身边,“妈,谁打你了?是不是阮青浅!”

    安栖与下午回来的阮正谦大吵了一架,又哭了半宿,这会儿都要晕了,抽泣着抱住安青雪,“是你...是你爸打的。”

    “他为什么要打你?”

    “网上出现了一个贴子......”

    安青雪听完安栖语无论次的讲述,心下一沉,不过她没有先看手机,而是先安抚了一阵安栖,直到安栖不哭了才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越看她心越沉。

    坏了!

    之前她问安栖当初和阮正谦的事,自然知道安栖没有跟她说实话。

    但她万万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的!

    安栖从小跟她说自己和阮正谦是多么多么恩爱,阮青浅的母亲是多少霸道不要脸。

    可贴子上那些她看了都牙酸的情书和那现在连小学生都做不出来的‘小礼物’却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如果她没有发贴子还好,贴子中写到安栖明知道阮青浅母亲的存在,还依然和阮正谦在一起。

    虽然最开始安栖不是小三的身份,现在却不是也是了!

    安青雪看到了网友们的留言。

    之前她还沾沾自喜顾浅被骂,但现在轮到自己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网友躲在网线后面,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对她们母女骂的十分难听,甚至让她们去死!

    说她们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界上。

    可她有什么错?

    安青雪直到此时也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将一切都怪在了顾浅的头上。

    要不是顾浅在同学面前说出那些话,在医院里又故伎重施,她怎么会想利用舆论反击。

    而她万万没想到,顾浅手中竟然有如此详细的证据,导致她已经无计可施。

    毕竟前世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些手段也都是从电视里学的。

    不过现在该怎么办?

    没等她想明白,阮正谦打开房间走了下来。

    “安青雪,你还有脸回来!”阮正谦怒气冲冲,他之前接到了不少合作方的电话,对方说要是他不能维护公司的形象,就要中止合作。

    公司的股票都下跌了!

    现在他可真是焦头烂额,已经不单单是因为面子问题而生气了。

    安青雪从小和安栖相依为命,对阮正谦根本没什么父女亲情,闻言阴阳怪气地说道:“爸爸,我现在已经改名叫阮青雪了!”

    虽然阮正谦生气她有些害怕,但她重生回来可不是为了受气的!

    就算这局她输了,但利用前世知道的事,她不相信自己不能做出一番大事。

    再不济,考个蓝大她也不会输给任何人!

    反正网友的记忆是有限的,她们一家只在本地能掀起点水花,随便来个娱乐小明星的绯闻都会把这点水花压的一滴都看不见。

    阮正谦没料到一向温和乖巧的安青雪不但敢背着他在网上发布假消息,还敢用这种态度对自己,立刻无能狂怒,“你做错了事还敢这样跟我说话,谁教你的!”

    安青雪冷笑道:“反正不是你教的,你连养都没养过我几天,还有脸问我?”

    眼看着父女俩跟仇人似的要吵起来,安栖怕安青雪像她一样被阮正谦打,连忙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不如一起想想办法,阮青浅呢,她怎么还不回来,让她上网承认自己说的是假话......”安栖只是随口胡说,突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对,正谦,快叫阮青浅回来,只要她承认自己说假话,这些事就不会影响你和青雪了。”

    阮正谦和安青雪同时顿住,心说这也是个办法,不过安青雪知道顾浅不会同意的,但阮正谦不一样,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当然应该听自己的,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该丢的人也丢完了,如果能挽回一些颜面也是好的,“阮青浅呢,她怎么还不回家?”

    安栖和安青雪同时脸色一变。

    她们忘了,之前换了顾浅的指纹锁没有告诉阮正谦呢!

    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安栖眼珠一转,“正谦,你忘了,你让她住校了。”

    阮正谦皱眉,“我之前已经给她班主任打过电话了,班主任说她每天都回家,根本没有住校。”

    安栖咬了咬唇,没了主意,看向安青雪。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

    因为阮正谦不想让顾浅住在家里,让她住校,她把指纹锁换了,就算阮正谦问了也好解释。

    但现在出了这事可就不好说了。

    安青雪知道安栖的担忧,不过这事早晚阮正谦都会知道,想了想说道:“她这几天都不回家,在邻居家住的。”

    倒是没说因为她们换了指纹锁,才让顾浅回不了家。

    “什么?为什么她会去邻居家住,哪个邻居?”

    阮正谦只觉得自己气血上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一个女儿跟他闹翻了,另一个女儿把自己闹翻了。

    一个个都不省心!

    而且大女儿去邻居家住干什么?

    让邻居看笑话吗?

    想到自己本来就剩下不多的面子,在邻居那也丢光了,就恨不得掐死顾浅。

    安栖弱弱地说道:“正谦,你别生气,可能是你让她住校,她不高兴了吧......就是咱们隔壁的邻居,人长得挺年轻那个,姓李吧?这几天阮青浅都在那里住的,小雪去劝过的,没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