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96章 重生文恶毒姐姐
    顾浅她第一次签到出一束干花的时候真可谓是一脸懵懵。

    不过出于以前做签到任务的经验,她猜测不是没用的东西,所以就存了起来。

    后来每一天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小东西。

    干花就不必说了,纸折的星星一罐,千纸鹤一匣子,手工风铃一串,还有......情书。

    阮正谦写给阮青浅母亲的情书。

    从日期上看,每天一封。

    内容幼稚到顾浅已经麻了。

    后来当成笑话看还是挺有意思的。

    反正都比学习背课文有意思。

    这些东西能证明之前安青雪说的话全是假的。

    什么富家女强迫?

    这明明就是渣男想上位。

    这个爆料一出,不知道会打多少人的脸。

    就是李墨白的事多少有些麻烦。

    好在顾浅虽然学习不行,但作文还不错。

    她准备写一篇声泪俱下的小作文发到网上。

    想到这里,顾浅又给开心自媒体转发了一笑,附上‘买热搜’三个字。

    不过这笔钱很快就被拒收了。

    对方弹出一条消息,但还没等顾浅看,电话就打过来了。

    “阮青浅,你哪来的钱?”

    李墨白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我的零花钱啊。”

    原主的小金库很多的。

    特别是原主母亲去世之前,背着阮正谦给了原主几张银行卡。

    原主根本没有花过,当然,也没有告诉阮正谦。

    李墨白语气平淡,“你现在也叫我一声爸了,给我转钱是几个意思。”

    顾浅,“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再说,我这不是照顾你的生意,反正以后也都是我的。”

    李墨白拿着手机的胳膊一僵。

    他当然不是气的。

    而是觉得这样不客气的话很好。

    这才是父女该有的样子。

    女儿对父亲不就应该如此理所应当吗?

    李墨白语气一软,“既然都是你的,你用自己的东西还要先付钱吗?就当你付过了,钱你留着零花。”

    顾浅没有跟他推拒,反正她已经给过了,不要就算了,“那我要热搜啊,不要小气,我要一直挂在热搜上。”

    李墨白如同每一个拿女儿无奈的老父亲一样,宠溺道:“好好好,知道了。不过,这些东西一旦发出去,你那个妹妹......”

    “咎由自取。”

    “......”

    “不说这个了,你怎么没上课?”

    “......啊哈哈,老师来了我先挂了啊。”

    李墨白:“......”

    顾浅挂断电话直接打了个车,来到正阳律师事务所。

    她刚到这个世界没几天就找了个律师。

    原主已经满十八岁了,是具有完全自主能力的成年人。

    所以之前阮正谦代管的公司她要替原主拿回来。

    虽然她也不会管理,不过可以请职业经理人嘛。

    不得不说,原主母亲一家都是聪明人。

    原主的母亲一直没有公司的管理权,都是在原主的外公外婆手中。

    外公外婆去世后,直接越过原主的母亲,将遗产全部留给了原主。

    而阮正谦和原主母亲的夫妻共同财产......也就是两栋房子一辆车。

    还有公司里阮正谦的工资。

    而原主母亲的遗产,自然由原主来继承了。

    虽然顾浅一毛钱都不想给阮正谦留,但还是决定尊重这里的法律。

    而且留给他少量的钱,也想知道一下安栖和安青雪会不会还跟他。

    阮正谦这次可没病,但没钱......结果也一样吧?

    ......

    ......

    阮正谦正在临市的子公司开会,漂亮的女秘书就一脸便秘的神情将手机递给了阮正谦。

    他有些不高兴,他开会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十几年身居高位的他,已经忘了曾经自己是如何卑微的。

    他伸手接过,看了手机几眼。

    然后他沉默了很久,突然用力将刘秘书的手机摔了出去。

    会议室其他员工面面相觑,皆不敢作声。

    刘秘书则是心疼自己的手机,心说老娘可是刚买的最新款香蕉机!这个铁公鸡,动手动脚的时候多,给她花钱的时候可不多!

    阮正谦深吸了几口气,看到下属的眼神才慢慢冷静下来,强忍着怒意匆匆结束了会议,立刻开车赶回家去。

    阮家。

    安栖看着突然回来的阮正谦,有些惊讶,“正谦,你不是说后天回来吗?吃饭了吗,我现在去做。”

    阮正谦沉声道:“不忙,我有事问你。”

    安栖这才注意到阮正谦表情不对,她心中一突,小心翼翼地问道:“正谦,是出什么事了吗?”

    阮正谦这一路已经冷静了不少,不然他上来就会给安栖一巴掌,他淡声道:“我和你的那些事,是怎么发到网上的?”

    安栖愣了愣,谨慎道:“你女儿在学校乱说,让小雪在班级里无法立足,小雪哭着问我当年的事,我就跟她说了说......怎么了?”

    阮正谦冷笑,“怎么了?你看看你们母女干的好事!”

    安栖被阮正谦扔过来的手机砸到身上,痛的皱眉,但她没敢出声,拿起手机翻了翻,里面是她说的那些事,虽然有些出入,但也都是在美化当年的事。

    “正谦,这说的都是事实啊,我们当年就是很相爱,要不是阮青浅的母亲......”

    “够了!”

    阮正谦一拍沙发站了起来,“你们有没有脑子,那些事是不是事实你不知道?你看看后面写了什么!”

    安栖吓了一跳,不知道阮正谦为什么这么生气,听到他的话,她不敢反驳连忙看向手机。

    随着时间的流动,安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她看到的是文章里面附带的链接,也就是女儿安青雪发的原文。

    而下面则是一张完整的图表。

    里面详细的记录了阮正谦和文中‘富家女’相识的时间和过程。

    阮正谦为了和阮青浅母亲在一起付出了多少她当年也是知道一些。

    但她不知道他竟然做过这么多事!

    阮正谦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她捧着他哄着他让着他,但是他在那个女人面前竟然如此卑微。

    用现在的话来说,这就是舔狗!

    虽说舔到最后应有尽有,但她算什么?

    当年,她也是被蒙在鼓里,后来才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存在。

    她想闹,但阮正谦根本不给她机会。

    一边哄着她只是为了那个女人的钱,一边威胁她不让她破坏他的计划。

    她一个人带着小雪艰难生存,他却人财两得......

    “正谦,这些肯定是阮青浅做的,你为什么要来问我?”

    快穿小公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