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89章 重生文恶毒姐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阮正谦只不过是摔晕了,没什么大碍。

    不过让顾浅有些不满的是,他做了全身检查,将原书中的病给提前查了出来。

    这下好了。

    早治早好,小毛病一个。

    有多少大病都是早期没发现才发展成不治之症的。

    说起来她是这是救了阮正谦一命?

    造孽啊!

    顾浅站在病房外无聊的想睡觉,病房里安栖正哭得梨花带雨,安青雪默默地安慰她,一边还要照顾阮正谦,将一个温柔孝顺的女儿演绎的淋漓尽致。

    此时病房里三人的对话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

    当然,也是因为病房的门没有关,而里面的人也根本不在意她听不听得到。

    阮正谦摔得头晕,脸上全是愤怒,“我没有这个女儿!我要把她赶出去!”

    安栖自是赞同,但她的人设不允许,抹着眼泪道:“正谦,青浅她应该不是故意的,她还是个孩子,你别生气,气坏了身体我可要心疼的。”

    安青雪默默地低下了头。

    她有些看不上安栖的行为,但这是她妈,她也没办法。

    本来她因为学校的事正在烦闷,自己在外面散心,中途接到安栖电话,说阮正谦摔倒了,让她赶紧过来。

    她匆忙赶来,阮正谦不但没有事,反而查出了病......她可不希望阮正谦活得长久。

    安青雪的想法无人可知,阮正谦也不是安栖几句话就能哄好的,直嚷拒要把顾浅逐出家门。

    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嫌他们吵,不满道:“你们自己家的事能不能回家说,没看到病人在休息吗?”

    阮正谦一噎,看向安栖,“你怎么给我安排到普通病房跟这些人住在一起?”

    他现在完全把自己当成有身份的人,自然要住病房的。

    安栖弱弱地说道:“是青浅...她说,钱是她的,她说得算。”

    “这个孽障!我要......”

    对面病床的家属豁然站起,吼道:“你们有完没完!”

    阮正谦哼道:“吵什么,我马上转病房,谁乐意在这四个人的普通病房呆着!”

    “有两个臭钱就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我看你女儿不孝也是有原因的,摊上你这样的爹也真是够全都的。”

    “你怎么说话呢!”

    “怎么的,想打架啊,这里可是医院,你们吵吵个没完,你们不休息别人还要休息呢!真有钱就赶紧滚,普通病房确实装不下你这样的精神病!”

    “正谦,别跟这种身份的人吵了。”

    “你个臭娘们,看不起谁呢!”

    “......”

    病房里乱成一锅粥,一群人吵的脸红脖子粗的,顾浅在外面闷笑。

    不过她还是讲公德心的,伸了伸腰,转身走进病房。

    “够了。”

    病房内顿时一静,众人皆看向顾浅。

    阮正谦怒吼道:“你个不孝女还敢来!谁让你给我安排在这垃圾病房的。”

    病人家属打量了一眼顾浅,小姑娘圆滚滚的还挺可爱,也不对她如何,对着阮正谦就开启了嘴炮,“我看这小姑娘孝顺的很,倒是你,爹没个爹样,真正的有钱人怎么会像你一样没素质。”

    “你说谁......”

    顾浅插嘴道:“这位叔叔你别生气了,我爸是个倒插门,我妈死了把小三领了回来,你看她,”顾浅指着安青雪,“这就是小三的孩子,比我才小几个月,他们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不要因为这样的人渣气坏了身体。”

    病人家属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说道:“我滴个乖乖,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吧?!”

    “我就说他们看着也不像好人。”

    “那个女的一脸狐媚相,果然是个小三儿,呸!”

    “那小姑娘看着温温柔柔的,没想到竟是个野种。”

    “这男的也太不是个东西了。”

    “......”

    原本只有一个病人家属和阮正谦吵架,等顾浅说完这些话,整个病房都沸腾了。

    阮正谦和安栖被这些人挤兑的嘴都张不开。

    安青雪则是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

    在学校时看到的那些眼神又出现了。

    她心中一阵阵发紧,不知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些异样的目光。

    明明她妈妈才是阮正谦的初恋,他们是相爱的,才会有了他。

    怎么可能是他们所说的苟且之人,野种!

    她晃了晃身体,扶住了病床,大喊道:“够了!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喊让房间内的争吵一顿。

    安青雪颤抖着说道:“你们凭什么听信她的一面之词,我爸和我妈是真心相爱的!她在说谎...对,她在说谎!”

    病人家属狐疑地看了看安青雪,又将目光移向顾浅。

    顾浅耸了耸肩,“你爸?你姓安,叫安青雪,床上那位姓阮,他为什么是你爸?不然你把小三阿姨的结婚证拿出来,看看是不是上个礼拜注册的?”

    安青雪不管不顾地说道:“你妈才是贱人,是她拆散了我爸我妈,”她猛地转头看向阮正谦,“爸,我说的对不对?”

    阮正谦此时正恨着顾浅,心中那点亲情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他最好面子,自然不肯在外面承认自己是个渣男,“你说的对!”

    顾浅在听到安青雪的话时就冷下了脸。

    虽然她不是原主阮青浅,原主的妈也跟她没关系。

    但不代表她不生气。

    她慢慢走到安青雪身前,安青雪挺直了脊背,抬着下巴瞪着她。

    “是你说谎,你才是......”

    “啪——”

    “叮——咣——”

    顾浅一巴掌扇在安青雪的脸上,安青雪只觉得脸上一麻,整个人向旁边倒去,她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不妨抓到了点滴架。

    点滴架被她拽倒,她倒在地上,架子砸在她身上。

    与此同时,阮正谦‘啊’的一声惨叫,捂住了被猛然拔出针头而疯狂流血的手。

    这下病房里除了阮正谦的惨叫,安栖慌乱的叫喊,就再没有其他声音了。

    身后的病人和病人家属们都惊呆了。

    “小姑娘,你力气不小啊。”

    顾浅淡淡一笑,“过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