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88章 重生文恶毒姐姐
    顾浅回到家,还以为会迎接阮正谦的狂风骤雨。

    没想到一片风平浪静。

    不过连晚自习也不上的安青雪不知道是在自己房间里还是不在家,阮正谦似乎也没回来。

    做饭的阿姨已经下了班,此时饭桌上只有她和‘一脸和善’的安栖。

    安栖再次夹了菜想放到顾浅的盘中,不过这次已经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的顾浅没有接。

    “小三阿姨,你以后不要给我夹菜了,我怕你有病。”

    专业气人二十九年。

    哦,要是算上穿了这么多个小说世界的时间。

    她是不是要四十岁了?

    不对,她今年明明十八。

    安栖面色一僵,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捏着筷子的手都暴出了青筋,她深吸了几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维持‘良母’的形象,温声说道:“青浅,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在学校遇到什么问题了吗?你可以跟阿姨说说,阿姨是真心想跟你成为好朋友的。”

    顾浅立刻点头,“我还真遇到了点麻烦。”

    似乎安青雪没有将今天学校发生的事跟安栖说啊。

    真是个大孝女,知道不让安栖操心。

    可这怎么行。

    既然学习方面她不行,那全面碾压可以用另一个方式来解释嘛。

    比如让安青雪不开心,让安栖不开心,让阮正谦不开心。

    碾压他们的工作生活和心情,她觉得可行。

    做人,要懂得变通!

    安栖接话,“什么问题?跟阿姨说,阿姨帮你出主意。”

    顾浅微微一笑,“安青雪转学到我们班,第一天就被同学讨厌了,有她在我很烦啊,同学们总是用同情的目光打量我,毕竟我没有母亲,还被小三抢了位置,要不你现在就离开阮家,帮帮我?”

    安栖嘴角一抽,羞恼道:“阮青浅,你不要太过分!我才是阮正谦青梅竹马的恋人!你妈妈才是小三,横刀夺爱,逼的我带着青雪远走他乡,我们母女受了多少苦你可知道!”

    “让我猜猜,”顾浅歪头,“阮正谦是看上我外公外婆家有钱,所以才娶了我妈吧?他是为钱抛弃了你,跟我妈有什么关系,我妈那是不知道,要是知道,哪有人会明知是屎还会吃下去的,又不是你这样吃了还想回来接着吃的。”

    电视里可都是这么演的。

    在原主的记忆里,原主的母亲可是一个正经的大家闺秀。

    人长得秀美,又有文化,知书达理。

    不过性格多少有些强势,特别是在对阮正谦那方面,看得很严。

    看来多少也发现了阮正谦的渣男本质。

    要不是身体不好早早去世,阮青浅的外公外婆也相继离世,安栖母女还要在犄角旮旯里呆着,哪能来到原主家里耀武扬威。

    说起来,似乎所有财产都归到了原主的名下。

    现在阮正谦不过是代管而已。

    “......”安栖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这阮青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小的年纪是怎么知道当年的事的?

    阮正谦绝对不会跟她说,那个死了的女人更是不知道她的存在。

    还有,这些让人又恶心又生气的脏话是哪学的?

    这是个魔鬼吧!

    顾浅将桌上的四个菜一汤分成两个部分,挑了肉菜放在自己面前,将青菜推到安栖那边,“小三阿姨,只吃屎会营养失衡,多吃点青菜补充补充。”

    “阮青浅!啊啊啊——”

    阮正谦一回到家就看到发了疯一样的安栖,这尖叫声都快要将棚顶掀翻。

    阮正谦不满道:“安栖,你小点声,被邻居听到还以为家里发生什么大事了。”

    他住的这种复式住宅,邻居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说不定哪天就要打交道,这邻里之间可是不能闹笑话的。

    安栖被顾浅刺激的正是激动的时候,看到阮正谦连着委屈带着愤怒,大声道:“阮正谦,管管你的女儿,你听听她都说了什么!”

    阮正谦皱了皱眉,先关了门,脱下鞋进屋,看向吃得正欢的顾浅,问道:“给你安栖阿姨道歉。”

    “道你.......你怎么不先问问她,我说了什么?”

    好家伙。

    我踏马直接好家伙。

    这可真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

    这样的爹想必原主也不稀罕吧!

    阮正谦皱眉,“你整日没个正形,能说什么好话,赶紧给你安栖阿姨道歉,不要闹了。”

    顾浅将最后一块排骨吐了出来,面无表情地说道:“为什么不是她们来了之后这个家才不像个家?你喜欢哪个不关我事,但这里是我家,看不惯你们可以出去。”

    阮正谦眉心一跳,扔下公文包就又想过来打顾浅。

    顾浅早上不反击,是想着好好学习,少惹事。

    但既然已知学习压不过,那武力值她可是不会输的。

    在学校签到一天,她现在精神可好得很!

    她站起身,抬脚将椅子踢向阮正谦的方向,正好击在他的膝盖上。

    阮正谦整个人向前倾倒,腿压在椅子上,直接大头朝下栽倒在地,连哼都没哼就没了声音。

    “正谦,你没事吧!”安栖大叫一声,连忙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阮正谦没什么反应,看来摔的不轻。

    顾浅一脸同情,“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摔的,可真惨。”

    安栖猛得抬头,“阮青浅,他可是你爸,你竟然敢对他动手!”

    “哎呀,小三阿姨,还是快把他送医院去吧,这要是摔断了脖子,家里可就是我说得算了。”顾浅意有所指。

    “你怎么这么狠,我要到报警,报警!”安栖也有些心慌。

    阮正谦要是出了事,她们母女可就要被她扫地出门了。

    而且她现在有些害怕连阮正谦也治不了的顾浅。

    安青雪又不在,她除了嚷嚷也没了别的主意。

    顾浅毫不在意她的威胁,“就算我去坐牢,家里的钱也都是我的,你半毛钱也拿不到哦。”

    安栖被说中心思,有些慌乱地看向没有动静的阮正谦,见他依旧昏迷不醒才放下心。

    当年她怀着孩子远走他乡,十七八年的时间,多少爱情也早都磨灭了。

    现在回来也不过是贪图阮正谦的钱。

    这件事可不能让阮正谦知道,不然她就完了。

    不对!

    这个小贱人是怎么知道她的想法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