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57章 总裁文绿茶女配
    “不想你们吴哥死的话,就放下枪。”

    顾浅嚣张地掐着吴哥的脖子睥睨全场。

    如果忽略她脸上的青紫和像被糟蹋了十几遍的头发,这画面还挺带感的。

    虽然她有些狼狈,但场间众人根本不敢妄动。

    因为吴哥的脖子上除了一只漂亮的手,还有一根针管,只要稍微一动,就会插进气管当中。

    “你全家都不想活了是不是,赶紧放开吴哥!”

    “上一个像你这么嚣张的,现在坟头草都两米多高了。”

    “你敢动吴哥一根头发,我就......”

    顾浅不等他说完,直接伸手扯下了吴哥的一根头发。

    “你就怎么样?”

    众人:“......”

    “咳咳...”吴哥咳了几声,“把枪放下吧。”

    虽说被打的很惨,但吴哥声音还是很稳,“小姑娘,你是哪条道上的,想要什么说吧。”

    顾浅:“......”

    现在说自己是路过的还来得及吗?

    虽说擒到了王,但现在该怎么办,顾浅根本没想好。

    她自己一个人倒是不怕,但姜元浅的家人如果被报复,她这任务肯定算是失败了。

    顾浅犹豫道:“吴哥,我就是走错屋了,你信吗?”

    “......”

    “哈哈哈,”吴哥笑得大声,“你这小姑娘说话有趣,不过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不如爽快一点?”

    “我真走错屋了。”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不然咱们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呵,你觉得可能吗?”

    顾浅心思急转,手中的针筒稳稳的顶在吴哥的脖子上,“今天恐怕难以善了了,不如鱼死网破算了。”

    这不踏马的无解题吗!

    就算吴哥现在放了她,以后的报复她也承受不起。

    叶嘉年这个王八蛋该不会是故意让她来送死吧?

    难道是为于清雅报仇?

    这该死的爱情!

    她乱想一通,其实并不相信叶嘉年会为了这样的鬼理由坑她。

    八成是叶嘉年只是听说这里‘好玩’,并不知道这样危险。

    不管了。

    大不了这个任务失败。

    顾浅将针尖向前递了递。

    “不要!”

    “你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众人急急地阻拦顾浅,其中几个拿枪的人立刻抬枪想要瞄准她。

    好在吴哥比原主整整大了三圈,将人挡的严严实实,顾浅根本不怕被枪射到。

    “你们别喊了,吓到我我可不敢保证手不会抖。”

    吴哥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冷,心中也有些发毛,不过语气却带着疑惑,“你真的什么也不要?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顾浅诚恳道:“吴哥,我是叶姐的老公派来的,她老公想跟她离婚,派我来搜集证据,我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是这样。”

    现在也只能用这个理由了。

    委曲张风了。

    站在一旁的叶景研听到这话吓得脸都白了,立刻辩驳:“不可能,张风那个软饭男不可能跟我离婚,更不可能找人调查我。”她急急地向吴哥解释:“吴哥,你不要相信这个小贱人!”

    顾浅冷笑:“是个爷们也受不了你这种老婆吧,调查你有什么稀奇的。”

    吴哥无语了。

    他竟然有些相信这个理由。

    虽然这个理由很操蛋。

    他现在总算明白顾浅的进退两难。

    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吴哥打断还想继续说话的叶景研,对顾浅道:“小姑娘,无论你有什么理由现在都不重要,这样下去对你我都没好处,这样吧,我保证只要你放了我,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我不相信你。”

    “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道上的朋友都知道,我一诺千金。”

    吴哥的声音很有说服力,厅内的众人也跟着附和。

    甚至还举例说明。

    顾浅听了一会儿,说道:“吴哥,你叫他们全都退到房间里,我要单独和你谈。”

    吴哥很爽快,命令屋内的众人退到房间里关上门。

    顾浅松开吴哥,他握着脖子皱眉:“你这小姑娘手劲怎么这么大。”

    差点把他脖子掐断。

    顾浅不接话,严肃道:“吴哥,废话就不多说了,今天这事就是个意外,我要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打死我都不会来,虽然我也不怎么相信你,但我只要一个保证。”

    吴哥:“你说。”

    顾浅:“如果你想报复可以随时来找我,不要伤及我的家人。”

    吴哥:“都说了我一诺千金,只要你不是针对我来的,今天这事就算了,不过你相机里的东西,不能带走。”

    顾浅当着他的面,伸开手掌,相机凭空出现。

    吴哥瞳孔微缩,面上第一次露出警惕。

    顾浅:“相机给你。”

    她是故意露这一手的。

    只要吴哥有顾虑,原主的家人就能安全。

    吴哥接过相机:“你怎么做到的?”

    顾浅微笑:“这是秘密,还是那句话,你想报复尽管冲我来,如果祸及家人,就别怪我心狠了。”

    吴哥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两人达成友好协议。

    如果不是吴哥没穿衣服。

    想必气氛会更好。

    吴哥将门打开,“小姑娘,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顾浅抽了抽嘴角,“我是个正经人!”

    吴哥:“......”

    他说的不是加入悦喜茶庄,是加入他的集团。

    这小姑娘想的都是什么?

    “我是说真的,就算你不想加入,我们也可以交个朋友。你很强,不要浪费了天赋。”

    顾浅不愿再耽搁,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她回头:“吴哥,叶姐你准备怎么处理?”

    吴哥脸上露出残忍:“那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了。”

    “谁要操心她,我是想说,不要动张风。”

    “你要保的人还挺多,行吧,想必张风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顾浅道谢后下了楼。

    此时的一楼已经大变样。

    吧台的那个少年躺在地上,看起来挨了打。

    而这短短的一条通道上,站着十几个穿着普通的男女老少目送她离开。

    顾浅心有所感。

    这些人是同类。

    等到她走出悦喜茶庄,才算彻底放下心。

    看来吴哥确实说话算话。

    顾浅也顾不上省钱了,招了辆出租车先回住处休整。

    而此时的二楼,吴哥正目送她离开。

    “吴哥,我现在就安排上去弄死她。”

    “做人要讲诚信。”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是,把叶景研带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