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51章 总裁文绿茶女配
    顾浅离叶景辉足有一人远,但因视角关系,她就像要靠在叶景辉怀里一样。

    于清雅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她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在心中狠狠的骂了叶景辉一顿,差点忍不住起身质问。

    叶景辉此时沉浸在被员工崇拜的得意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于清雅气得满脸通红。

    顾浅只要不想气人,说话还是很动听的,与叶景辉相谈甚欢,惹得严助理频频看她。

    正式开席后就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了。

    顾浅笑眯眯的来者不拒,甚至替叶景辉挡了几杯酒。

    “叶总的脚还没好全呢,这杯我替他喝了。”

    “王经理,这杯我跟你干。”

    “......”

    顾浅体质特殊,特别是签到之后的增强,这些红酒洋酒根本喝不醉她。

    倒是叶景辉对她的印象从刚开始的莽撞变成了欣赏。

    顾浅心中暗笑,随手端了杯侍者递过来的红酒。

    她刚想喝,鼻子就皱了一下。

    这红酒的味道不对。

    顾浅端着酒杯晃了晃,抬头抿了抿,酒没入口,只是借着抬手的动作用余光瞄了瞄于清雅。

    于清雅果然在看她。

    她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于清雅立刻嘴角微扬。

    女主这是要害她?

    怎么原主遇到的都是精神上的伤害,到她这里都要上演法制栏目。

    啧啧啧,人心不古啊。

    这酒里面到底下了什么东西?

    顾浅转着酒杯站了起来。

    “我...我要去敬于部长一杯,刚才...嗝...刚才失礼了。”

    顾浅摇摇晃晃,看起来已经喝醉了的模样,陈部长赶紧上来扶着她,“小姜,喝这么多我先送你回家吧。”

    “好,敬于部长一杯,就回家!”

    顾浅顺势拽着陈部长一起走到于清雅面前。

    “于部长,小姜要敬你一杯酒,以前的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陈部长像个老父亲,为顾浅操碎了心。

    于清雅的视线一直在留意顾浅手中的酒杯,心不在焉的答道:“只要她好好工作,我自然不会计较。”

    陈部长轻轻推了下顾浅:“还不敬酒。”

    顾浅笑了,突然扬声道:“叶总,你要走吗?”

    叶景辉确实有些想有走,他很忙,能在这坐上一个小时已经是给于清雅面子了,不过他还没动呢,这小姜是怎么知道的?

    顾浅趁着众人的目光看向叶景辉,快速的将手中的酒杯推到于清雅面前,顺手拿起了她的。

    这时叶景辉站了起来:“我还有事,你们好好玩,今天所有的费用都算我的。”说着他端起酒杯:“我们大家一起敬陈部长一杯,祝他一路顺风。”

    “干了。”

    “陈部长一路顺风。”

    “来来来大家一起来。”

    所有人同时举杯,于清雅也不例外。

    只有顾浅一个人没喝在摸鱼。

    她才不会用于清雅用过的杯子。

    不过于清雅酒量不错啊,还真干了。

    顾浅达到目的,也不敬酒了,与众人一同送了叶景辉,回来继续干饭。

    叶嘉年凑过来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和小雅换酒杯?”

    顾浅挑眉:“叶部长,你是在观察我呢,还是你的前女友呢?”

    叶嘉年勾了勾唇角:“姜小姐,一会儿小雅如果出了事,你说我是帮你还是帮她呢?那个酒杯,可是有你的指纹呢。”

    顾浅没好气的说道:“叶部长,你说于清雅会不会相信,是你指使我的。”

    她确实没料到叶嘉年看到了,不过她完全不慌。

    如果叶嘉年真的在意于清雅,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喝下那杯红酒。

    就算酒杯上有她的指纹也不要紧,她喝多了嘛,拿错酒杯不是正常吗?

    至于红酒里下了什么药......那就要看警察叔叔的本事了。

    她可是一个刚毕业的穷实习生呢!

    叶嘉年被反将一军,讪笑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不能多嘴了。”

    “我也不会供出你的,不用谢。”

    “......”

    “叶部长,既然我们达成共识,不如一起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其实我也想知道那杯酒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叶嘉年怔了下:“不是你下的药?”

    顾浅嗤笑,看向于清雅:“叶部长,你这个前女友有多么心狠,想必你比我清楚吧,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无论里面是什么,相信我也买不起。”

    想起原主的银行余额,她突然有些心塞。

    看戏的兴致都少了几分。

    别看她在于清雅面前似乎一直占了上风。

    实际上这些不过是嘴炮,除了给于清雅添添堵,对任务完全没有帮助。

    可让她以原主的身份逆袭男女主,那还不如盼着叶氏集团破产来得容易。

    实在不行,干掉算了。

    反正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叶嘉年顺着顾浅的视线看过去,附和道:“你说的没错,我当然清楚她有多么心狠。”

    二人看着于清雅,于清雅自然也在观察顾浅。

    这种药的药效非常快。

    她也不是第一次用了。

    现在就等着看这小贱人出丑。

    不过她没想到景辉走了,这小贱人竟然又勾搭上叶嘉年。

    呵,看你还能笑多久!

    于清雅正在心头冷笑,突然肚子一痛,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白色的礼裙瞬间湿了一小片,伴随着独特的味道,向四周散开。

    刘倩坐在她身边,立刻捂了鼻子说道:“这是什么味道?”

    此时的于清雅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肠胃绞痛,‘噗嗤’一声后,她的脚下多出了一滩混浊的水迹。

    不但如此,前后同时失禁带来的还有一声响过一声的巨屁。

    刘倩愣愣地看着于清雅的脸色由白变红又突然煞白,心里大喊了一句‘卧槽’!

    “......”

    “噼里啪啦——”

    “......”

    于清雅现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着众人震惊的目光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她想起曾经那个恶心的女同学在大庭广众之下失禁的模样。

    听说她后来得了抑郁症,自杀了几次,但没死了。

    她还暗自笑她活该。

    现在放在自己身上,她却想立刻就死上一死。

    “呵呵,于部长这是吃多了,你们快别看了。”

    于清雅猛然抬头看向顾浅。

    “姜元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