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43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第43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热门推荐:
    “是那个百花街?那个暗香楼?那个地方?”

    “对,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

    说话的两个百姓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豫郡王这算不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嘿嘿,那就要问他了。”

    “听说死前很痛苦呢。”

    “是啊,听说整条百花街,都听到了豫郡王的惨叫,要我说,他就是...活该!”

    豫郡王在暗香楼暴毙。

    此等不光彩的事,皇家只能封锁消息,不允许百姓议论。

    但明面上没人谈起,私下里自然是堵不住悠悠之口的。

    程林虽然觉得痛快,但又有些担心会查到程府身上,在屋内不停的转来转去。

    “你别转了,烦不烦。”

    顾浅眼睛都要花了。

    “太医真的查不出来吗?”

    程林后悔没有拦住顾浅。

    他想要一剑捅了豫郡王,本来就是随口说说。

    谁能想到,‘她’竟然真的敢杀人。

    “程夜山不是说过了嘛,你问什么问!”

    王长明有几千年医学积累。

    虽说是个外科大夫,但眼界也不是此时的医生可比的。

    就算是现代,也有很多连高端仪器也无法查验的毒物。

    更别提这里的落后手段了。

    皇上信任程夜山,太医回禀时也没有避着他。

    程夜山知道皇上是信了太医的话。

    豫郡王就是纵色过度,又喝了酒,所以发病暴毙。

    顾浅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她现在只想知道怎么才能让程林头顶的红色变成灰色。

    “程林,你有什么梦想(划掉)愿望吗?”

    来,说出你的故事!

    “我只想要小姐平安。”

    程林认真地看着顾浅,似乎是想透过她看到程溪浅。

    顾浅无奈:“我不是说过,她很安全,过段时间就会回来。”

    程林身形一僵,随即放松下来:“那就好,希望你说话算话。”

    “......”

    顾浅懵了。

    因为红色没有丝毫变化,甚至隐隐有血色流动。

    这个老板不好搞啊。

    连签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

    但她却不知道程林的问题出在哪里。

    书灵说了,要是书之怨灵没有消除,她就不算完成任务,不能离开这个世界。

    她到底该怎么办啊。

    沉默了片刻,程林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让我入赘程府?”

    “我才没有想让你入赘,”顾浅随口道:“程夜山非让我嫁人,你家小姐却只想和你成亲,我也是没办法啊。”

    程林一怔:“你说什么?”

    顾浅看向程林,发现他头顶的字有变化!

    她若有所思,心说原来是因为这个。

    顾浅松了口气,笑着说道:“程溪浅只想和你成亲,她想给你生三个儿子。”

    这是两人儿时的戏言。

    想必程林记得更清楚。

    因为两人说了这话,程林被打了个半死,丢到了外院去习武。

    程林一时不敢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之前小姐不是爱慕王公子吗?”

    他虽不能入内院,却是从小在程府里长大的。

    小姐的消息,不难知道。

    而且小姐还派他去查王公子的跟脚......他从来没想过,小姐会心悦他!

    顾浅严肃脸:“你家小姐只爱慕你一个人,王长明那个辣鸡,根本入不了你家小姐的眼。”

    ......

    正在替病人看病的王长明打了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温和说道:“你这病好的差不多了,再吃上两副药就没事了。”

    “谢谢王大夫,王大夫你真是个神医!”

    王长明笑了笑,没有说话,抬头道:“下一......”

    程初夏冷着脸进来,看到那看病的妇人,立刻变了脸色:“你这妇人忒不要脸,借着看病的幌子想勾引我夫君不成!”

    那妇人也不是个好脾气的,反唇相讥道:“心眼脏看什么都是脏的,也不知道王大夫这般好的人,怎么娶了你这样的夫人。”

    “你敢骂我!你这个贱人!”

    “够了!”王长明冷声道:“程初夏,你给我回家去。”

    程初夏泫然欲泣,哽咽道:“夫君,你为了这个贱人吼我?”

    “......”

    那妇人摇了摇头,扭身出去领药了。

    王长明看着哭个不停的程初夏,突然觉得自己当初不应该答应娶她。

    只要来个女患者,她就是这样无理取闹的模样。

    当初他要开医馆,程初夏明明是支持的。

    患者又不分男女,怎么能只看男病人不看女病人。

    可他无论怎么跟她讲道理,她也不听。

    他是真的后悔了。

    当初他就不应该贪图程溪浅的美色,跑去什么溪月亭。

    反正没有他,还有那么多丫环婆子。

    还能让程初夏淹死不成?

    有这时间多研究研究医术不香吗!

    女人果然只会影响他拔刀的速度。

    王长明第一次没有理会程初夏,他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他甩了甩袖子,出了医馆。

    在街上漫无目的走了会儿,发现自己竟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

    然而脚步停下的时候,程府的大门已经近在眼前了。

    王长明上前叩门。

    “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顾浅有些惊讶。

    帅气男主变成邋遢大叔。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王长明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今日竟肯见我。”

    现在连书信都不回了。

    更别提他来找她,从来都是被拒之门外。

    “因为我要走了。”

    王长明愣了愣,“去哪?”

    顾浅连签任务已经完成,程林头顶的红色已经淡到看不太出来。

    程夜山没了王长明的拖累,依旧是皇上眼前的红人。

    太子对他也很不错。

    程初夏过得不如意,顾浅相信用不了多久,王长明就会‘抛弃’她。

    这辈子她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程溪浅有程夜山和程林的保护,只要自己不作死,幸福的过完这一生想必没什么问题。

    “我要回家去了,以后你不要再写信,也不要来找‘她’。”

    王长明听懂了,沉默了很久。

    顾浅没有催他,因为他现在看起来有点可怜。

    她是能理解王长明的。

    独在异乡为异。

    以前好歹有她这个假老乡,他还有地方倾诉。

    不过她走了以后,王长明不会变态或者黑化了吧?

    “我能回去吗?”

    顾浅没说话。

    “你为什么能回去?”

    “我们不一样啊。”

    “王长明,你的脾气改改,别总惹事,你虽是好心,但这里不是现代,不讲法律的。”

    顾浅拿出一个黑匣子:“这里是通天丸,留给你保命。”

    王长明看着几十粒药丸,突然道:“我会保护好程府的。”

    顾浅满意了。

    孺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