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42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你不是小姐,你是谁!”

    程林紧紧地盯着顾浅,手中的剑没有一丝颤抖。

    顾浅:“......”

    她不见程林,马甲是怎么掉的?

    这可咋整。

    咦?

    她是不是说了句方言。

    “大...大侠饶命啊,您是不是认错人了?小的不认识什么小姐啊!”

    程林愣了愣。

    一时竟以为自己是真的认错人了。

    明明应该是小姐的声音,为什么剑下的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男人的声音?

    程林回过神,沉声道:“你易容术用得不错,竟然还会口技,不过你别想骗过我。说,你将小姐藏哪了!”

    顾浅盯着他头顶的红字,叹了口气:“行了,你先把剑拿开,我告诉你就是了。”

    古人也不好糊弄啊。

    竟然骗不过他。

    程林没动,甚至将剑向下压了压,顾浅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红痕。

    “!”

    顾浅吓了一跳,没好气地说道:“你看着点啊,切坏了心疼的还不是你。”

    程林根本不为所动,只当顾浅在胡言乱语,“别废话,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说就死。”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顾浅抿了抿唇:“你六岁还尿床。”

    “?!”

    “五岁跟旺财抢骨头吃。”

    “?”

    “四岁偷看管家的女儿洗澡。”

    “......”

    “三岁...”

    “别说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程溪浅。”

    程林的手依旧很稳,但脑中却十分混乱。

    成亲之前,老爷找到他,对他说,小姐可能不是小姐。

    老爷说这话的时候,面上皆是茫然。

    老爷似乎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

    所以才会让他入赘,监视‘假小姐’的一举一动。

    没想到成亲后,‘假小姐’却一直称病不见他。

    老爷因为不确定而有顾虑,他也有。

    但他忍不了了。

    所以今晚‘假小姐’一有动作,他就跟了上来。

    这种身手,连他都差点跟丢,绝对不可能是从小身娇体弱的小姐。

    可现在......

    ‘她’明明不是小姐,却怎么看都是小姐。

    老爷早就试探过了。

    小姐所有的事‘她’都知道。

    就连幼时不该记得的事情,‘她’也知道。

    他以为小姐早就忘记的他们之间的秘密,‘她’全部记得。

    她到底是不是小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小姐。”

    程林像被抛弃的大狗,浑身散发着丧气。

    顾浅加重语气:“程林,无论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是程溪浅。”

    程林一愣:“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顾浅看了一眼天色:“你再耽搁下去,坏了我的好事,我就打你家小姐。”

    程林怒道:“你敢!”

    “大侠,我真的赶时间啊。”

    一会天亮了啊!

    “你要干什么?”

    “别问,问就是散心。”

    “......”

    暗香楼。

    豫郡王像个死猪一样任由几个花魁伺候。

    他最近心情不爽,大手用力的捏住怀中美人的肩膀,脸上带着暴虐的笑容,看起来如同恶鬼。

    美人忍着痛陪笑,半点不敢多言。

    众花魁皆是小心翼翼,生怕惹了他不高兴。

    她们都知道,伺候好了可能没好处。

    伺候不好,那命肯定是没了。

    一阵香风吹过,屋内几人几乎同时晕倒在地。

    歌姬手中的琵琶摔在地上,断了几根琴弦。

    顾浅等了几秒,见没有人注意这边的动静,递给程林一颗解药,自己从窗户翻了进去。

    她用的是王长明配的药。

    小说里一般都叫蒙汗药。

    实际上是几种毒草汁液提取而成,可以麻痹人的神经。

    这种计量只会昏睡一夜,死不了人。

    但是很好用。

    程林看了看手中的药丸,犹豫了一下,吃了下去,跟着进了屋。

    “把窗户关上。”

    顾浅走到豫郡王身前,嫌恶地扯了一件外袍扔在他身上。

    辣眼睛。

    啊,要赶紧回去看看程夜山才行。

    “你这是要干什么?”程林看着她拿出一个小纸包,将里面的药散全部倒入豫郡王的口中,又拿了桌上的酒灌了进去。

    “别问,问就是在做好事。”

    “......”鬼才会信!

    “他可是皇上的亲弟弟,你这样做会连累程府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程林无语:“这个药有什么作用?”

    顾浅笑了:“没什么作用,就是会健忘。”

    如果吃了这个药的人经常喝酒,应该会提前得个老年痴呆什么的。

    豫郡王这样无法无天的人,还是老实一些的好。

    顾浅看了一眼地上的花魁,有些遗憾。

    要不是怕连累无辜,她一定要揍豫郡王一顿。

    这里可真不方便。

    她以后一定要多看一些玄幻小说。

    省得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

    憋屈。

    “你这样做不会留有后患吗?”程林皱眉:“这样的人渣,不如一剑捅了。”

    顾浅惊讶地看着他。

    少年。

    你竟有如此危险的想法?

    太可怕了。

    “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我们要遵纪守法!”

    程林不以为意:“守法?你知道豫郡王府后花园里埋了多少尸骨吗,豫郡王这样的烂人,凌迟都不为过。”

    顾浅疑道:“他不是个老纨绔吗?也没听说无恶不作。”

    “呵,王都的百姓谁不知道,不过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顾浅:“你详细说说。”

    程林义愤填膺的细数了豫郡王的罪行。

    表面上不惹祸事的豫郡王,对待平头百姓可不怎么友好。

    而这些人都没什么背景,没有能力报仇。

    这些可是原著中没写的。

    也许是写了,但她弃书了不知道。

    顾浅沉吟了片刻:“要是豫郡王死在这里,这些人都活不了吧?”

    程林:“你刚才不是还说要遵纪守法吗?”

    “......”

    替天行道也是遵纪守法的一种?

    顾浅的连签任务已经快要做完了。

    只要程林不变怨灵,她的任务基本就算完成。

    但现在没了王长明,她还是惹上了豫郡王。

    要是不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程府依旧危险。

    程夜山虽然是天子近臣,也架不住太后身体还挺棒。

    惯子如杀子啊。

    所以还是......杀了吧。

    顾浅掏出另外一种药丸。

    该说不说,学医的人就是聪明。

    这才多长时间。

    王长明已经研究出不少‘宝贝’了。

    顾浅没有犹豫,直接将药丸塞进了豫郡王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