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39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散布谣言的罪魁祸首很快就找到了。

    彼时皇上正跟太后吵架。

    吵架的内容自然是豫亲王。

    太后责怪他不疼爱弟弟,为了一个小官之女就将他亲王爵位给罚没了。

    皇上碍于孝道忍了多年,也有怨怼,隐晦地提起皇家脸面不能不顾。

    太后却不依不饶。

    皇上被逼急了,直说豫亲王有今天都是因为太后的溺爱造成的。

    太后立刻捂了心口,哭起先帝。

    皇上败退。

    皇上气冲冲的从太后寝宫出来,转头就听大太监吴德说是吴贵妃搞得小动作,原因是程小姐没有答应给她药丸。

    所以撞在枪口上的吴贵妃倒了大霉。

    “吴德,去宣旨,吴贵妃德不配位,降为吴嫔,闭门思过半年,罚俸一年!”

    皇上气得摔了好几个茶盏。

    都怪这蠢妇。

    不然哪有这些破事!

    豫郡王不会被罚,太后也不会跟他闹。

    那程夜山的闺女就是老三的皇子妃了。

    要是生个小皇孙,皇孙女,那得多漂亮。

    “这群蠢妇!”

    皇上在宫里骂骂咧咧,顾浅在程府骂骂咧咧。

    程夜山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刺激到了,决定将顾浅嫁人。

    “浅浅,咱们家三分之二都留给你当嫁妆,爹想清楚了,招婿是找不到什么好人的,这就托人给你说亲。”

    顾浅:“爹,说好的要招婿,你不能出尔反尔啊。”

    程夜山:“浅浅啊,可是爹找了几十个青年才俊你都看不上,也不能继续耽搁了。”

    顾浅:“我不管,我就要招婿!”

    程夜山:“浅浅啊...哎,这次要不是吴贵妃散播谣言,你可差点就要嫁给三皇子了,你心地善良身体又不够强健,嫁进皇室那是九死一生,如果下次皇上赐婚,爹也没办法了啊!”

    “啊这...”顾浅无奈:“爹,我要是嫁了人,咱们家的香火怎么办?”

    “浅浅,爹没有让你娘过上好日子,现在爹只有你了。这世上姓程的多的是,不差咱家这一支,如果祖上怪罪,待爹百年之后亲自去请罪好了。”

    “或者从族里过继一个听话的孩子,不过那也要等你嫁了人,站稳脚跟,让爹再无牵挂之后。”

    “爹这辈子,除了愿你一生平安喜乐,别无他求。”

    程夜山飒然一笑,身后的百花似乎都黯淡了几分,迷得顾浅什么都想答应他。

    好在她心志坚定,很快回神。

    “爹,可是我有心悦之人了,而且现在身体也不错,生十八个八孩子不成问题,咱是不是再等等?”

    “哈哈,你这孩子,生什么十个八个,你当是猪仔呢...”笑了几声的程夜山,突然一顿,扬声道:“...什么?你有心悦之人了?是哪个臭小子!”

    ......

    ......

    “哎,小侍卫虽然也很俊,却跟我没什么关系。”

    顾浅惆怅了。

    原主对小侍卫的感情很复杂。

    小侍卫舍命相护,眼中的情意挡也挡不住。

    两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七岁之前基本是日日在一起玩耍的。

    小伙伴因她而死,她才发现自己对小侍卫也不是全无感情。

    正巧那时候原主对王长明失望透顶,又是怀着身孕最脆弱的时候。

    当时的悲痛暂且不提,死前却默默许愿下辈子可以还了小侍卫的情谊。

    顾浅原本打算等做完任务,让原主自己回来成亲的。

    现在看来,计划要提前了。

    程夜山倒没有反对,只是化身为诗人,就是水平不怎么样。

    “啊,小溪啊,为何要带走我的宝贝浅浅,就让我抽刀断去你的水流吧。”

    “啊,秋风啊,为何要让我心痛不止,不要再吹乱我宝贝女儿的长发。”

    “啊,明月啊,为何女儿会长大,要成为别的臭小子的......”

    顾浅一头黑线,打断了咬牙切齿的程夜山:“爹,你不想让我嫁我就不嫁了!”

    可别在念了。

    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想打你!

    “那可不行,便宜程林那臭小子了。”程夜山讪讪地闭了嘴。

    小侍卫是个孤儿,从小在程府长大,跟着姓了程。

    这么一想,这入赘与否也不重要,反正孩子都是程家的孩子。

    程夜山纠结了一段时间,也就释然了。

    只有程林被这个巨大的喜讯砸的晕头转向,根本不敢相信。

    他不过是出了趟远门,办妥小姐交待的任务,怎么回来就要入赘了?

    他当然不是不愿意,只是太过惊喜,激动的不能自已。

    可惜他可不像王长明有男主光环,进不了内院,也见不到顾浅,只能自己胡思乱想。

    这痴痴傻傻的模样让程夜山看见了,更加嫌弃。

    三个月后。

    顾浅‘大婚’。

    “老娘的第一次婚礼就是个工具人?”

    生无可恋的顾浅任由全福人摆弄。

    她现在身份不同了,皇上亲封的县主,再加上如日中天的程夜山。

    婚礼想低调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顾浅没想到三皇子...啊不对,他已经被封为太子了。

    太子竟然会来凑热闹,这是给了程府多大的脸面。

    来参加婚宴的官员们暗自嫉妒。

    ‘他程夜山除了长得好看,哪里比的上本官才华横溢!’

    ‘皇上恩宠也就罢了,连太子也被程夜山迷惑了吗,可悲啊!’

    ‘难不成太子也断了背...罪过罪过。’

    太子全然不知道自己‘被迫弯了’,他正跟王长明谈论诗词。

    他现在已经是太子了,想要招揽人才已经不犯什么忌讳。

    因此发现长相周正眼神清明的王长明,来了兴致聊了几句。

    没想到竟然发现一个胸有丘壑的人才,两人兴致勃勃的交谈起来。

    顾浅见此情景,立刻暗中观察。

    没办法,她现在是新娘,不能随便走动。

    但不管又不行。

    毕竟男主就是个麻烦综合体。

    遇上原著中的‘伯乐’,肯定没好事。

    因为她的出现,王长明失去程府的扶持,断腿之仇又提前报了,王长明不像原著中那样一心往上爬。

    再加上程初夏的‘拖累’,他现在也只是个颇有名气的大夫。

    但这个大夫也不省心!

    到处惹事生非。

    短短几个月,从她这里拿走了三颗药丸。

    虽说这次没有了‘非有缘不救’的规矩。

    但一个现代的医生有多‘狂傲’,王都的达官贵人们已经深有体会了。

    要不是她揍了王长明两回,让他收敛一点。

    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仇家。

    “小姐,姑爷进来了!”

    怜月打断了顾浅的思绪。

    她抬头看向小侍卫......

    触发连签任务:婚房签到99天。

    “法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