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38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顾浅要打舆论战,开始抄作业。

    然后把提供答案的王长明赶出了程府。

    也不怪王长明现在还不知道点星楼。

    程家和程府可比不了,没了程夜山的扶持,他想进入南朝官场不像原著中那么容易。

    此时还没有接触到这些官场的人和事。

    顾浅心情不美丽。

    卧房里的无辜木椅又碎了几个。

    与此同时,皇上也在发脾气。

    “哪个狗东西传瞎话竟敢传到朕的头上来,谁说朕要纳程溪浅为妃的,啊?吴德,快去给朕查,查不出来你就不要回来!”

    气死朕了。

    这流言一出,老三彻底没戏了啊!

    不然传出父子相争,那小姑娘也不用活了。

    哎呀。

    他就想改善一下后代的容貌怎么就这么难!

    站在殿中的三皇子:“......”

    难受。

    皇子妃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

    不待大太监应声,程夜山上前拱手道:“皇上,这人用心险恶,冲着臣的女儿也就罢了,万一是冲着皇上来的......臣斗胆请命,亲手将此人捉到。”

    “这件事你不用插手。”

    “......”

    程夜山有些不甘,有人要害他的宝贝闺女,他想亲自抓住这人。

    只是皇命难违,如此也只能看吴大太监得不得力了。

    吴德不知道自己的专业能力被质疑,领命退下。

    皇上沉吟了片刻,突然问道:“那个药丸,真的可以包治百病?”

    程夜山用满脸的俊朗写着‘这怎么可能’:“皇上,臣不敢欺瞒,那药丸就是普通的养身药丸,也确实只有三颗,小女只留了一颗保命,要是有那般神奇,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吃。”

    皇上点点头:“确是如此。”

    想来憨厚老实的程夜山,不敢欺君。

    也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通天之效的药丸。

    那还要太医有什么用。

    “父皇,前几日您宣程小姐进宫,儿臣见她被贵妃娘娘拦下,说了几句话。”

    自觉因此事受到损失的三皇子,觉得自己有必要‘报仇’。

    虽说不确定是吴贵妃做的,但就凭她对母后不恭不敬,他也应该上上眼药。

    他可真是个孝子啊。

    “......”

    皇上愣了愣,脸色愈加难看。

    吴贵妃就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仗着母族势大,一直张扬跋扈。

    不过她那么大年纪了,要这药丸做什么。

    难不成是想老蚌生珠?

    有病吧!

    “你是说,吴贵妃散播的流言?”

    三皇子一脸无辜:“儿臣不知,儿臣只看见贵妃娘娘拦了程小姐说话。”

    皇上:“......”不愧是朕的儿子。

    程夜山狐疑地看了看三皇子。

    总觉得这个表情有些眼熟。

    ......

    ......

    翌日,早朝。

    皇上心情不爽,绷着脸听完了国事,正想着早点退朝,几个御史就冲了出来。

    皇上心中一紧,这群老东西又想干什么?!

    “皇上,臣要告豫亲王鱼肉百姓!”

    “皇上,臣要告豫亲王欺辱官员之女!”

    “皇上,臣要告豫亲王有辱皇室威名,不可饶恕!”

    皇上:“?”

    虽说不是因为朕犯了错还有点小高兴。

    但豫亲王是什么人,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怎么这时候出来告状。

    “说说,怎么回事。”

    御史将昨日程府中发生的事一一禀明,皇上愣了愣,忽然想到今日程夜山那难看的脸色。

    怪不得。

    原来是他的宝贝闺女受了欺负。

    这小姑娘也真是可怜。

    长成这般好相貌,却还要受身体拖累。

    如今又因为救人惹了麻烦。

    而且,救的还是他的两个小皇子。

    虽说不能拐来当皇子妃,也不能让小姑娘寒了心。

    “吴德,去宣旨吧,立刻送豫亲...豫郡王到皇陵思过,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回来。”

    皇上做出与原著差不多的惩罚。

    豫亲王降为豫郡王,连带着宝阳郡主降为宝阳县主。

    不过这次不是守皇陵三个月,而是没给期限。

    本来还想努力让皇上严惩的御史没了声。

    不过接下来皇上对顾浅的赏赐,则让他们不满意了。

    “皇上,三思啊,程夜山不过是个四品典仪,他的女儿怎么可以封县主!”

    御史甲一脸正气,看起来就肯定不是因为嫉妒。

    “爱卿说的有道理。”

    皇上深以为然,笑着说道:“那就将程夜山升为一等侍卫吧。”

    “......”

    御史甲心说他不是这个意思啊。

    一等侍卫不是也才三品吗?

    皇上也太任性了。

    他要不要再劝劝?

    不过。

    会不会劝出一个二品銮仪使。

    要不算了?

    皇上甩手退朝,百官再一次感受到程夜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皇上不会断背了吧?

    以那程夜山的长相,倒也不是不可能......

    还在当值的程夜山打了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暗自叹气。

    自己只是个四品小官,怕是不能替宝贝闺女讨回公道了。

    他这个当爹的还真是没用啊。

    这种情绪在不久后就被一连串的‘馅饼’打破。

    “恭喜程大人,咱们南朝还是第一次封了官员之女县主之位。”

    “是啊,而且程大人还父凭女贵,这不,这从正四品一跃成为正三品,风光无限啊。”

    程夜山微笑道谢。

    装作没有听出这些人的酸意。

    就让他们酸去吧。

    父凭女贵又如何?

    那可是他的宝贝闺女。

    不过皇上可真是个好皇上啊。

    竟然罚的这么重。

    豫郡王......

    活该!

    程夜山得了好消息,恨不得马上飞回程府跟女儿报喜。

    早就忘了宫中太监已经去程府传旨。

    ......

    ......

    顾浅有些意外。

    她没想到皇上这般大方。

    不但赏赐了不少金银珠宝,绫罗绸缎。

    竟然还有一个县主之位。

    这个好,她终于不是个普通的官家女了。

    有了皇上亲赐的县主之位,再加上这次豫亲王受到的惩罚,正常人应该是不会敢随便招惹她了。

    而且因为此事,流言不攻自破。

    皇上如果要纳她为妃,怎么可能赐县主位,这摆明了是要替她正名。

    只是那药丸没拿回来。

    听说豫亲...豫郡王拿回王府就给宝阳县主吃了。

    不过不要紧。

    那颗真的是个普通的养气丸。

    顾浅满意了,喊了怜月怜星去院子里烤肉。

    程夜山回府后,看到露出笑模样的宝贝闺女,精神一振。

    “浅浅,放着爹来,爹烤鸡腿最好吃。”

    “你也是知道的,爹最擅长做鸡。”

    顾浅:“......”

    突然失去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