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33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哎呦我的大孙子,长得可真好啊。”

    刘大夫人喜笑颜开,也顾不上王长明的无礼,抱着孩子不撒手。

    刘长青欣喜的看了一眼孩子,然后就想进屋,却被王长明一把拉住。

    “别进去了。”

    他手中没有适合的工具,所以没办法替产妇缝合伤口。

    此时刘长青进去,怕是受不了那个场景。

    而且,他使用的医术,不是现在的人可以接受的。

    王长明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之前他被打断腿,就是因为‘多事’。

    “为什么不能进去,放开我,我要看看莲娘怎么样了!”

    刘长青虽然老实了些,但也不是蠢人,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不好,挣扎着要往里冲。

    刘大夫人是过来人,知道莲娘怕是不行了,怕冲到儿子,闻言立刻吩咐下人:“把少爷绑起来,不要让他添乱。哎呦我的大孙子,长得可真俊!”

    “不!娘,你就让我看看莲娘!”刘长青目眦欲裂,咬着牙吼道:“都给我滚开!娘,你今天要敢拦着我,明天就等着替我收尸吧。”

    刘大夫人手一抖,怒道:“你的书都读狗肚子里了?为了里面那个女人连娘都敢顶撞,不孝子!”

    “娘,我就是太孝顺了,所以莲娘跟了我以后吃了太多苦。”

    “咱们是什么人家,还要给媳妇立规矩?我怎么就不见你对二弟媳立过规矩?还是不是因为她母家比刘家富贵!”

    “自从她怀了身孕,你每天不停地让她吃补品,不吃你就说她不孝,要不是吃得多,孩子怎么会长得这么大,莲娘怎么会难产!”

    “你是我娘,但屋里的女人是我的结发妻子,是你怀里孩子的生身母亲!你害死了莲娘,你怎么好意思抱着她的儿子!”

    刘长青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声声喝问,脸上的恨意惊人。

    王长明和身旁的下人不知不觉地松了手。

    刘大夫人白着脸,指着刘长青:“你...你...”

    刘长青挣开众人,第一次在家中挺直了脊背:“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你这个孽障!”

    “呵。”

    刘长青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孩子,转身进了屋。

    王长明叹了口气,没有再拦。

    这样的家属他见多了。

    只不过那时候病人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他拦着刘长青也是为了他好。

    那种场景......人怕是会疯吧。

    甚至还会出来跟他拼命。

    王长明有些头疼。

    众人的目光看向产房,只听刘长春惊呼一声:“莲娘!”

    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然而此时屋内的情形却不如外面猜测的那般。

    之前王长明从大夫口中问了问产妇的情况,只留了产妇的丫环一个人在旁帮忙,此时屋中只有刘长青夫妇加上丫环三人。

    丫环还是那副样子,呆呆愣愣的,像是吓傻了,不过不是站在,而是跌坐在床边。

    刘长青抱着莲娘不撒手,哭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床上地上像是被血浸透了一般,场景看着有些恐怖。

    这种出血量,人是不可能活着的。

    但偏偏莲娘却没死,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姿容狼狈外,与常人毫无二致。

    莲娘自己也有些懵。

    她只记得她很疼,非常疼。

    身体撕裂的感觉还没有退去,但却没了痛苦。

    “呜呜呜,莲娘你没事太好了。”

    “呜呜呜,莲娘我们这就分家。”

    “呜呜呜,莲娘以后我们不生了,要生也是我生。”

    “噗呲,”莲娘眉眼含笑:“说什么胡话。”

    “我是说真的,我以后再不会让你受委曲了,我自己可以养活你们娘俩,必不会再让你受搓磨!”

    什么?

    什么娘俩。

    哦,她刚才在生孩子来着。

    所以那把刀是个梦吧。

    对,不然她早就死了,怎么可能还在这抱着相公。

    “相公!”莲娘回过神,立刻抓着刘长青:“孩子怎么样了,是男是女,好不好?”

    “呜呜呜,好得很,是个儿子,特别健壮,长得像你。”

    莲娘放心了,睡了过去。

    “萱草,你去拿干净衣裳来,替莲娘收拾收拾。”

    “......”

    “萱草?”

    “哦哦,姑爷,奴婢这就去。”

    萱草扶着床站了起来,走路都走不稳。

    她看了一眼一脸喜色的姑爷,又看了看安睡的莲娘,机械的向门口走去,脑中却一直回荡着表小姐程初夏大婚那日,程府小姐身边的怜月姐姐说的话:“这药丸送给你家大少奶奶,要不要用,让你家大少奶奶决定罢,切记,不要外传。”

    她不识字,回到刘家后将药丸和字条交给了大少奶奶。

    大少奶奶一脸疑惑,嘀咕道:“包治百病,救人活已?程府大小姐这是在玩什么把戏。萱草,拿去扔了吧,不要让别人看见。”

    萱草没有扔。

    甚至放在了贴身的荷包里。

    至于为什么不扔......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王长明抱着孩子出去后,她看着一动不动的大少奶奶,就想起了这颗药丸。

    反正也不可能更糟了。

    她将药丸塞到了大少奶奶的嘴里。

    然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她亲眼看着那道长长的刀口迅速愈合。

    然后大少奶奶就醒了!

    妈呀。

    程府大小姐是神仙吧!

    ......

    ......

    刘家乱作一团,而此时被当成神仙的顾浅,正在悠闲地吃葡萄。

    八个小丫环排排站。

    打扇的,喂水的,剥葡萄的。

    果然由俭入奢易啊。

    她甚至觉得复不复活都行。

    有钱人的快乐。

    她果然想象不到。

    “小姐,老爷让您看看这些公子。”

    怜月拿着十几张画像,摆在顾浅面前。

    顾浅来了兴趣。

    古代的相亲,她还没见识过。

    “这个没有爹好看,不妥。”

    “这也没有爹英俊,不妥。”

    “这个没有爹勇武,不妥!”

    怜月:“......”

    这些公子在她看来都是品貌皆佳的青年才俊了。

    这可是老爷精挑细选出来的。

    虽说比老爷是肯定不能比,但也不能一个也看不上吧。

    “小姐,老爷可是皇上金口玉言的南朝第一美男子,您是不是,不要拿老爷来做比较?”

    顾浅任性道:“我不管,通通都不妥。”

    关于女婿这件事。

    原主程溪浅,自己都已经选好了。

    她不过凑个热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