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31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浅浅别动,放着爹来!”

    “浅浅那里危险,爹扶着你!”

    “浅浅想吃什么,爹亲自去做......”

    顾浅万万没想到,程夜山是这个画风。

    原著中他只是个工具人,为数不多出现几次,至少看起来是个正常人。

    可现在呢。

    一个古代绝世大美男为女儿洗手做羹汤!

    世上的父女都是这样的吗?

    顾浅严肃脸:“我要吃烧鸡!”

    两只!

    “浅浅等着,爹现在就去做鸡。”

    “......”大可不必。

    顾浅其实是有些紧张的。

    怜月很快就发现了她的不同,本想着宠女的程夜山可能会更快发现她的异常,没想到他似乎对她的变化毫无察觉。

    她自己是不在意掉不掉马甲的,但书灵说了。

    你就不问问上个书中世界如何了?

    当时书灵的语气有些不解,让她觉得自己有些薄情寡意。

    但她只是一个为了复活自己的可怜打工人。

    上个世界完成收工,后续如何关她屁事。

    可接下来书灵的话,却让她非常无语。

    你只是暂居替身角色的身体,你离开之后,‘她’会回到本体。

    如果因为你为所欲为导致‘她’回归后无法正常生存,则任务判定失败。

    “有病吧,之后‘她’过成什么样关我屁事。”

    顾浅终于明白签到强身的作用了。

    根本不是为了她啊。

    就是为了原主可以增强自身的实力。

    当然,她上个世界之后签到多年,也没有再怎么增加力量了。

    如果没有武学功底,冯筱浅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怪力女。

    不过刘老头...算了,还是不问了。

    麻烦。

    ......

    书灵似乎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也只嘱咐她一句不要使用超出当前世界的能力就下线了。

    顾浅一头雾水。

    她哪有什么能力。

    连几个老东西都打不过。

    不过这个任务世界,为什么不发连签任务?

    天天给她签到药丸子,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想到药丸子,顾浅想起在婚宴上那位女子,继而想起了最近的‘谣言’。

    “什么?堂小姐嫁的姑爷不行?”

    “是啊,听说到现在还没圆房呢。”

    “这...堂小姐自成了婚就没再来程府,你怎么知道的?”

    “嘘!小点声。余嬷嬷不是被小姐送给了堂小姐吗?她在府里有几个交好的嬷嬷,听她们说的。”

    “那就有点可信了。”

    “必须可信啊,你想想,这消息都传到府里来了。”

    “是真不行啊?没请大夫看看?”

    “听说不让看,但就是不圆房。”

    “......”

    顾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是愣了好久。

    王长明是不可能不行的。

    男频小说的男主就没有一个不行的。

    她还记得曾经有网友吐槽过。

    每个男主都像吃了十六味地皇丸。

    出道即巅峰。

    根本不切实际。

    所以为什么不与程初夏圆房呢?

    咳。

    她绝对不是八卦,只是单纯的好奇。

    直到族长带着程初夏和王长明来府中串门。

    程初夏一见到顾浅,立刻羞涩的扯住了王长明的袖口以显亲密。

    顾浅淡淡地点头,将目光移向王长明,上下打量了一番。

    程初夏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中不甘,找了个机会向顾浅炫耀。

    “堂姐,程府真是我的福地,王公子待人温和体贴又有才华,还会作诗呢。”

    程初夏一脸得意。

    顾浅心中好笑。

    程夜山与族长和王长明摆了宴吃酒。

    她没有待的心思,回到了院子。

    没想到程初夏竟然敢跟过来。

    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堂妹,你会水了吗?”

    程初夏面色一僵,不自在的摸了摸肩膀:“堂姐说笑了,女儿家哪能学这个。”

    “不会就好。”

    “?”

    顾浅挥了挥手,怜月立刻带着两个嬷嬷进了屋。

    程初夏看到二人立刻面色一白,大声道:“程溪浅,你要干什么!”

    她慌了。

    此时她才发现,她带来的小丫环被怜星领出去许久未归,此时只剩她一人。

    顾浅抬了抬下巴,嬷嬷立刻上前堵了程初夏的嘴。

    “我的好堂妹,你不会以为姐姐我是个那么大度的人吧?上次落水的事,你以为就这么过去了?虽然你长得不怎么样,想得倒挺美。”

    “唔唔唔!唔唔!”

    “听到了吗,堂妹说她渴了,还不喂她点水。”

    “咕噜噜——”

    程初夏万万没想到,顾浅敢这样对她。

    她可是跟着祖父来的。

    她要去告状,她要她死!

    湿嗒嗒的程初夏惨白着脸,任由嬷嬷摆布。

    待她穿戴整齐又上了妆,除了眼睛有些红,已经半点看不出来之前遭受了什么。

    “好堂妹,你是不是想告状?去吧。”

    程初夏的小丫环被放了回来,见到自家小姐换了衣裳,神色也有些不对,讷讷地不敢出声。

    “程溪浅,你等着!”程初夏走到院门口才敢回头放了句狠话,转头看向小丫环:“还不赶紧扶我走!”

    顾浅呵呵的笑。

    不多会儿,王长明就来了。

    “初夏年纪还小,以后我不会让她再来惹你。”

    “账可不是这么算的。”

    王长明顿了顿,没有再谈论程初夏:“程小姐,你设计我与初夏成婚,我也如了你的愿,只希望以后你不要再为难与我。”顿了顿,他低声道:“你也放心,我不会将你的事情外传。”

    王长明看起来过得不错,没有被风言风语影响。

    言辞间一如既往的自信。

    “你有句话说得不对,我并没有设计,这都是巧合。”

    她本来也不想与他为难,不过是完成任务而已。

    王长明不置可否,他倒也不觉得顾浅做错了,只是现在程初夏毕竟是他的妻子,他不能不管。

    顾浅转而问道:“你为何不与堂妹圆房?”

    王长明愣了下,奇怪的看了顾浅一眼。

    倒没有恼羞成怒,只不过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八卦的人。

    “你也是来自那里的人,难道不知道十八岁才算成年吗?我怎么会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

    “......”

    顾浅心中有些复杂。

    竟是因为这种原因。

    诶?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难道说原著中程溪浅死后,王长明三年不娶,是为了等那些少女长大?

    啊这。

    竟然不知道该吐槽还是该夸他一下。

    在王长明离开时,顾浅突然开口:“谨言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