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30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王长明被困在程府多少有些心慌。

    这里可不讲什么人权。

    这些达官显贵,想做点草菅人命的事跟踩死只蚂蚁也差不多。

    那个可能与他来自相同地方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为何不肯放他离府?

    王长明兀自思索,程府二管家满面喜色走了进来。

    “王公子大喜啊!”

    王长明挑眉:“王管家这是...”他能有什么喜事,自从来到这里,倒霉事倒是不少。

    王管家拱手道喜:“主家来人,想将程小姐许配给您,王公子大喜!”

    “......”

    王长明眼神凝滞。

    这不可能。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人落水之后,看他的眼神里毫无暖意,甚至比陌生人还要冷淡。

    她怎么可能要嫁给他?

    “王管家,这...是不是弄错了,程小姐不是要招婿吗?”

    王管家愣了愣,暗笑他异想天开,眼神里不自觉带着些鄙夷:“王公子,不是我们小姐,是小姐的堂妹程初夏小姐。那日落水,初夏小姐感念你救命之恩,你二人又......”

    王长明:“......”

    剩下的话不用王管家说,王长明也明白。

    他救人时难免肌肤相亲,对这里的女子来说,就是关乎名节的大事。

    虽不会浸猪笼,但怕是不能嫁人了。

    要是家中规矩大的,只怕要青灯古佛一生。

    他那日确是想去找程溪浅的,碰巧遇上有人落水,他怎么可能不去救。

    至于后果......当时他根本没来得及思考这些。

    他才不想娶那个十五岁的小丫头!

    虽说这里十五成婚生子都是寻常事,但他来自现代,这么小的年纪在他看来就是个孩子而已。

    王长明有些憋屈,暗自猜测那个人留下他的目的就是让他娶了程初夏。

    可现在的形势,只怕不容他拒绝了。

    这都是什么事!

    程府里的主人和人们各有心思。

    欢喜的,懊悔的,冷眼旁观的,不一而足。

    而此时的程夜山,正跟着痴迷假扮平民的皇帝慢吞吞的返回王都。

    “夜山啊,你说那张令辰是真贪还是假贪?”

    皇帝虽年过四十,却不像程初夏想象的那般是个老头子,只不过站在容颜出众又比他小上几岁的程夜山身边,显得太过普通了。

    皇帝心里也有些郁卒,本来他以为自己要乔装打扮一番,以免受人注目。

    不然万一被认出来,再遇到个刺杀什么的多危险。

    可是真正出来后他才发现,是他想多了。

    但凡是个人,就没有多看他一眼的。

    无论男女老少,目光全跟着程夜山了。

    这让他很没面子啊。

    愚民!

    皇上心中不爽,自然不能让程夜山好过。

    所以他经常‘找茬’。

    就比如现在。

    “回皇...老爷的话,这我可不懂。”

    程夜山比皇上还要郁闷。

    皇上也太任性了。

    好好的仪仗说扔就扔,无论多少人劝阻,还是要玩什么微服私访。

    这么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王都啊!

    更可怕的是,皇上总问他朝堂上的问题。

    他哪懂这些。

    他就想早点回家看看宝贝闺女。

    “夜山啊,你就是不够努力,你要好好读书,怎么还会是个四品小官。”

    皇上见他一脸郁卒就心情舒畅,话峰一转,问道:“听闻你家中有一女十八未嫁,要不嫁给老三得了。”

    程夜山生得这般好看,想必女儿也是天姿国色。

    要不是他年纪大又死了夫人,他都想把最宠爱的小公主嫁给他。

    既然嫁不成,不如娶一个回来。

    想必生下的孩子一定好看。

    所以他挑了长得最像他的三皇子。

    高大英俊。

    便宜程夜山的闺女了。

    程夜山不知道皇上心中有如此危险的想法,不过提及他的宝贝闺女也足够让他大惊失色,激动之下差点以下犯上:“皇上,这万万不可,臣的女儿天生体弱,臣只想招个可靠老实的赘婿,您可不要乱...咳...就不劳您操心了。”

    “夜山啊,不要失仪。”

    “臣...错了,您息怒。”

    皇上冷笑一声,心说你一个小小典仪官真是不识抬举。

    要不是他要当个明君,就冲他敢看不起老三的死样子,非得让他满门抄斩!

    “哼。”

    程夜山:“......”

    等到心急如焚的程夜山回到王都时,已经是十五日之后了。

    他奔回到府中,却发现宝贝闺女竟然不在!

    “王管家,小姐呢?”

    “回老爷的话,初夏小姐大婚,小姐去观礼了。”

    “什么?大婚?”

    程夜山一脸迷茫。

    ......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

    顾浅笑眯眯地看着王长明和程初夏拜了天地。

    果然是落水必嫁啊。

    作者诚不欺我。

    之后就等着看戏吧。

    虽说原主程溪浅怨气很重,但最坚定的念头也只是远离王长明。

    真是个善良的小姑娘。

    她也只是好心的给堂妹找个归宿。

    之后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王长明看向坐在一侧的顾浅,心中有些不安。

    他被程初夏一哭二闹三上吊闹的没了退路,只能答应婚事。

    虽说他也不会吃什么亏,但话说的好听,在程家成婚,他到底还是成了赘婿。

    心甘情愿和被迫是两种感觉。

    他有些烦躁,收回目光机械的任由程家摆弄。

    顾浅招来怜月,小声说道:“看到那边的女子了吗,把这颗药丸和这张纸条送给她,不要让她发现。”

    怜月抿了抿嘴,心说这可有点难,拿着药丸退了出去。

    “小姐小姐,老爷来了。”怜星满面喜色,扯了扯顾浅的袖子。

    顾浅心头一凛。

    看向正走进来的......卧槽!

    这还是人吗?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顾浅贫乏的词汇里已经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

    她万万没想到,三十多岁的程夜山居然如此年轻好看!

    “夜山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族长热情上前相迎,给足了面子。

    程夜山心不在焉的说道:“三叔伯,我刚回府,听闻浅浅过来观礼,浅浅呢?”他边说边找,越过个子不高的族长,向女眷那边扫视。

    他目光所到之处,众女眷皆是含羞低头,又忍不住向他看去。

    顾浅也是如此。

    “你闺女在这呢,初夏成婚,你这个做......”

    “浅浅!”

    程夜山根本没听到族长在说什么,因为他看到了顾浅。

    “浅浅,有没有想爹?”

    顾浅一滞。

    可惜了啊。

    她不情不愿地开口:“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