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28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顾浅的脸,看起来像颗草莓。

    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一连串忍俊不禁的同情。

    “噗——”

    怜星面无表情的笑了一声,立刻端着脸,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顾浅:“......”

    造孽啊!

    她签到后得到的那颗药丸,被她不小心吃了。

    这药丸简直如灵丹妙药一般,原主程溪浅的身体立刻恢复。

    这是腿也不酸了,腰也不痛了,走路都有劲了。

    但这药丸不管过敏啊!

    这吃了花生虽不致命,却会起一身小红点。

    没眼看。

    “小姐...”怜月瞪了怜星一眼,欲言又止。

    顾浅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说了没事,不用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她的马甲暂时保住了。

    怜月虽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也没什么证据。

    小姐就是那个小姐,连过敏都一模一样。

    不可能是别人冒充的。

    顾浅这几日连院门都没出去过。

    程溪浅可是个大美人,顶着这副脸,顾浅也丢不起这个人。

    倒是让王长明和程初夏逃过一劫。

    王长明一连几日都老老实实的,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他倒是想走,但顾浅不同意,他也出不了程府的大门。

    不过他也不慌。

    虽然知道‘程溪浅’有问题,但他自觉之前两人郎情妾意,不但没有得罪过,甚至两人还差点成了婚。

    ‘程溪浅’想必不会为难他。

    不让他走,或许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现在他是不想什么入赘了,只希望‘程溪浅’能早日放他离开程府。

    程初夏就不同了。

    那日她被按入水中,数次面临窒息,实在是被顾浅吓到了。

    毕竟才十五岁。

    她像只受惊的兔子,竟发起了高烧。

    好在顾浅同意让她请大夫。

    养了几日终于退了烧,程初夏惧意渐消,又想搞事情了。

    “余嬷嬷,你在程府也有十几年了吧?”

    “回初夏小姐,老奴在程府整整十九年了。”

    她是在夫人怀孕后,就被接到了府中。

    眼看着夫人难产去世,小姐出生长大。

    余嬷嬷心里慌的很。

    她不知道小姐想要干什么。

    院子里的人都被封了口,她和程初夏被软禁在院中不得外出,也收不到外面的消息。

    有时候风平浪静更可怕。

    余嬷嬷心里后悔不迭。

    就算小姐不能生养,也不会亏待了她。

    她怎么被那么点银票迷了眼呢。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她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尽量帮着程初夏,如果能离开这里,以她这些年积攒的银子,后半辈子也不愁了。

    程初夏即便是在房中也不敢大声说话,小心翼翼的向外看了看,轻声问道:“余嬷嬷,你在府里这么久,想必也有自己的亲信吧?”

    “初夏小姐,您是要?”

    “你去帮我送个信......”

    ......

    ......

    顾浅脸上的红点已经消退了许多,只是还有些印子。

    虽说不太明显,但也要分长在谁的脸上。

    程溪浅的脸,多上一点瑕疵都让她觉得得罪过。

    这姑娘长得也太好看了。

    顾浅一脸严肃地照着镜子。

    “小姐,族长来了。”

    顾浅挑眉。

    “族长好像很生气,一来就奔着初夏小姐的院子去了。”

    “这是把程府当后花园了?”

    什么鬼啊。

    是个男人都能闯后院?

    她当初看这本小说的时候,也没觉得这么奇怪啊!

    “小姐,族长还说,让您在正堂等他。”

    “......”毛病。

    顾浅姗姗来迟。

    也不能说太迟。

    她不过是吃了些点心又换了身衣服。

    还没用上一个时辰。

    族长坐在正堂主位上,一脸不快。

    程初夏坐在他下首,一脸柔弱眼睛红肿,一看就是刚才哭过了。

    “三叔公,久等了。”

    “哼......”族长冷哼一声,张了张嘴想训斥,想了想又咽回去了。

    虽说对顾浅不满,但他却不敢对她怎么样。

    程氏一族现在完全都靠着程夜山,而程溪浅是程夜山的宝贝。

    要是在他这里掉了个头发,程夜山都会跟他拼命。

    当年他劝程夜山再娶,程夜山大发雷霆,到现在还让他记忆犹新。

    之后就是他劝程夜山过继个子嗣,但程夜山不同意。

    劝了狠了,程夜山就‘威胁’他。

    再后来,就是三年前了。

    三年前的程溪浅及笄之后,他便起了心思。

    程溪浅生得花容月貌,人间绝色,如果进入宫中,那最少不也得是个贵妃!

    如此一来,程氏一族也会飞黄腾达。

    因着之前两件事,他也不敢亲自来劝,便让平时里跟程夜山关系还不错的二儿子到程夜山面前暗示。

    程夜山因为此事动手将他二儿子打了个半死,到现在腿还有点跛。

    族长实在怕了这个侄儿。

    虽是如此想,话到了嘴边,不满还是无法掩饰。

    “溪浅啊,你爹不在府中,你也不能如此散漫,哪里还有官家小姐的样子。”

    “不劳三叔公费心了,我爹还活着呢。”

    “你.....”族长生气道:“你怎得如此没规矩!”

    顾浅淡笑;“三叔公您这是生得什么气呀,我这可都是跟您学的。”

    “你胡说什么,谁教你不敬长辈的!”

    “三叔公您都可以不顾规矩闯入女眷后院,我又有什么不敢的呢?就是可怜了初夏妹妹,前几日才落了水,被外男抱了个满怀,什么都看光了。这又被自家长辈闯进了屋中...啧啧啧,可怜呀。”

    顾浅最讨厌这种严于待人,宽于待已又倚老卖老的老东西了。

    对。

    她现在对所有‘老人’都有一种天然的敌意。

    没办法,都是那几个老房惹的祸。

    她见到岁数大的人就生气。

    “你胡说什么!初夏一直住在程府,哪来的外男,又怎么会落入水中?”

    顾浅看向程初夏,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发现她并没有慌张,甚至眼底还出现了一丝喜色。

    程初夏白着脸跪倒在地,哀哭道:“爷爷,孙女给您丢脸了,孙女和姐姐一同赏溪,不料脚下石子湿滑,一脚踏空掉入水中,还连累了姐姐,以致于被借住府中的王公子救了一命。孙女...孙女不孝,失了名节只求一死!”

    族长愣了。

    不对啊。

    送信的小丫环不是说孙女病重,要他赶紧过来吗?

    他连儿子都没等,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这......这孙女怎么还求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