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26章 赘婿文最惨原配
    顾浅有些诧异,没想到都这个时辰了,王长明竟然在程初夏的房内。

    狗男......

    哦,还有个不知所措的余嬷嬷。

    倒也不算孤男寡女。

    看来这他们都觉得以程溪浅的身体,落水后就算没死,也去了半条命,完全没防备她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

    房内的三人比她还要惊讶。

    程初夏心中暗恨,这病秧子竟然一点事也没有。

    肯定是听说长明哥哥来看她,所以这么晚才会过来!

    余嬷嬷尴尬的站在原地,呐呐喊了声‘小姐’,见顾浅没什么反应,低着头不敢吱声。

    之前她听孙大夫说,小姐可能会昏睡一夜的。

    不然她也不会在初夏小姐这里停留这么久。

    让小姐看见她如此亲近初夏小姐......这可如何是好!

    王长明率先回神,立刻换上满脸喜色,从程初夏的床边站起,“溪...程小姐,你没事可真是太好了!”

    “哦,命大。”

    顾浅眼神都懒得给他一个,直接挥手让身后的丫环上前将程初夏拖下了床。

    “你们把我堂姐从床上请下来,本小姐要跟她谈谈心。”

    程初夏身强体健,此时又是盛夏,虽是意外被顾浅拉下了水,但半点事也没有。

    她正想装柔弱就听到了顾浅的话,立刻心头狂跳。

    完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放开我!”

    “咳咳...长明哥哥救我!”

    余嬷嬷比程初夏还慌张,摸了摸腰间的银票,上前问道:“小姐,您这是......”

    王长明皱眉道:“程小姐,你快让人放开初夏。”

    三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屋内一时间乱哄哄的。

    顾浅神色淡淡,悠闲的坐在了怜月搬来的凳子上。

    “程小姐,初夏还病着呢,你怎么能让下人这么对她!”

    王长明眼里闪过怒气。

    这些贵女果然都一个德行。

    就连往日里温柔似水的程小姐也不例外。

    被忽视的王长明心头火起。

    “初夏?叫的可真亲热。”顾浅嗤笑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亲兄妹’呢。”

    感情这么好。

    一块收拾算了。

    “程小姐,是我唐突了,只是初夏小姐是你的妹妹,年纪又小,今天又为了救你落水,你实不该如此,快快让人放开她。”王长明愣了下,神色一松。

    原来程小姐是吃醋了啊。

    哎,都怪他魅力太大,引得这些小姑娘争风吃醋。

    罢了,可不就是些小丫头,娇气一点也正常。

    顾浅:“......”

    男主是不是有病啊。

    一会生气一会开心的。

    这是表演啥呢?

    顾浅转头看向程初夏。

    十五岁的少女面色苍白,眼神慌乱,娇弱的如同附在玻璃上的霜花,稍有点动静都会破碎。

    听说男人就喜欢这种可怜的罗力。

    “我的好堂妹,堂姐我实在感动,你推我入水,竟是为了救我!”

    顾浅一脸欣慰,仿佛程初夏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堂姐知道,你一定是见堂姐有些热了,所以才将堂姐往水中压了压,好让堂姐在水中多呆上那么一会儿,祛祛暑气,唔,我谢谢你啊,谢谢你全家。”

    顾浅语出惊人,在场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王长明狐疑地看向程初夏。

    余嬷嬷老脸一白,暗道完了,她不该贪图那些银票,将溪水亭边的石子长了青苔的事告诉堂小姐,现在小姐发现了,堂小姐会不会供出她!

    此时没有人看余嬷嬷,也不关心她的心路历程。

    押着程初夏的两个丫环抖了抖,不可置信的看向手中的小姑娘。

    妈呀。

    这堂小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

    在程府想害小姐。

    这可真是茅坑里打灯笼——找屎。

    怜月对顾浅的话毫不怀疑,直接上前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程初夏的脸上,呵斥道:“你竟然敢推小姐入水!难道你不知道小姐身体不好,又不会泅水吗?敢害小姐,拿你的命来赔!”

    顾浅愣了愣。

    要是怜星如此,她不会惊讶,那小丫环天生缺根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可一向温柔的怜月像只被激怒的母兽一般,瞪着眼睛打人,这倒是她没想到的。

    毕竟堂小姐也是主子。

    不过,她喜欢。

    比那个没傻呵呵的怜星好多了!

    “啊!”

    程初夏被打懵了。

    她长这么大,别说被打脸,就算一根手指头也没伤过。

    受过最大的委屈就是绣花的时候扎了手指头!

    她呜咽着挣扎,总算让同样被怜月的操作惊呆的王长明回了神。

    “住手!”

    王长明上前一步拦住怜月还要挥下的手掌,将人往后一推。

    怜月一时不防踉跄倒退,差点摔倒。

    好在身后的丫环机灵,扶了一把。

    顾浅眼神一凝。

    菜鸡。

    你成功的激怒我了。

    王长明没有看向顾浅,他有些心疼的看着满脸红肿的程初夏,将身后押着她的两个丫环推开,将人护在怀里。

    “初夏,你没事吧。”

    “呜呜呜......长明哥哥,好...好痛啊。”

    王长明怒视怜月:“你一个下人竟敢打主子,还有没有规矩!”

    怜月根本不怕。

    别说是主子,就算是皇帝...嗯,除了他,谁敢害小姐,她就跟谁拼命!

    王长明被怜月满脸的狠意惊了下,转头看向顾浅,失望道:“程小姐,你就是这样教下人的?我看错你了!”

    “呵呵。”

    “王公子莫不是忘了,程府一向没什么规矩。”

    “不然你一个外男深更半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你算什么东西,敢在程府大呼小叫。”

    “如果你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那让本小姐来告诉你。”

    “你不过是我随手救的一条狗,你不懂感恩也就罢了,竟敢还想向主人乱吠不成。”

    顾浅本来就是过来替程溪浅报仇的。

    虽说这次落水人倒是没死,但也去了半条命。

    要不是如此,怀孕之后也不至于百般不适。

    这王长明倒是怜香惜玉,那也得看她答不答应。

    “你...你竟是这样的女子,我看错你了!”

    王长明一脸痛心疾首。

    顾浅抽了抽嘴角,温声道:“王公子,既然你觉得错了,本小姐也不勉强你。”

    “来人啊,将我可爱的堂妹泡进冷水里清醒清醒。”

    “至于王长明......打断腿扔出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