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19章 年代文炮灰村姑
    “筱浅啊,你这就要搬走了,真舍不得你啊!你要回娘家吗,就不再考虑考虑我侄子了?”

    顾浅终于完成了连签任务,从此成为一个快乐的自由人!

    再也不用跟李家相看两相厌了。

    感动!

    不过说是搬,原主的东西...也没什么可搬的。

    在离开之前,对于张大娘这个热心的邻居,顾浅还是过来打了声招呼。

    “张大娘,我不回娘家,去县里住。你侄子的事就算了,我不打算再成婚。”

    虽说这里已经是真实的世界......甚至也不一定。

    反正她是不打算与这里的人产生任何联系。

    她用的身体不是自己的,要是想做点什么羞羞的事......感觉有点怪怪的。

    除了刘野她不能不管,她不打算再接触其他人。

    书中世界对她来说只是为了复活而打工的一个游戏副本而已。

    虽然这副本里似乎有很多秘密,但她还是想回去当一个平平无奇生活枯燥的包租婆。

    啧啧啧。

    要是能复活,她一定要先把那几个老东西赶走!

    前提是他们还活着。

    “张大娘,我要走了,你保重。”

    “痴情哦!”竟然不想再婚?那可不成,新时代的女人可不兴这个,不过现在说这话还早,张大娘把到嘴边的劝说咽了回去。

    “......”

    告别一脸可惜的张大娘,顾浅正准备与来接她的刘野一起离开,李家却突然开了大门冲出几个孩子。

    “娘,你别走!”

    “呜呜呜,娘,你不要我们了吗?”

    “哇——我要娘啊!”

    顾浅眼神毫无波澜,甚至连上车的动作也没有停顿。

    “走吧。”

    刘野闻言顿了顿。

    他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心软,特别是对孩子,所以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劝顾浅跟李成槐兄妹几个说些什么。

    这么一耽搁,李家一大家子,除了在吃牢饭的李二牛,都出来了。

    李贵兰率先跑出来,上前拦下顾浅租的车,一屁股坐在地上嚎了起来,“哎哟快打个雷劈死冯筱浅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哦,她骗了我家彩礼还骗了我儿子五千块钱啊!现在还要跟着野男人跑了,快来人评评理啊!”

    顾浅突然发现李贵兰竟然有唱戏的天赋。

    嚎这几句抑扬顿挫的,还挺有节奏感。

    接着李宝梁和王长莲,还有一直只知道孤芳自赏,连李二牛坐牢都没有太大反应的李宝萍也走了出来。

    全家人齐心协力的开始指责顾浅。

    租车的司机按了几下喇叭,“你们能不能走了啊,这么下去可得加钱!”

    刘野连忙安抚司机,又回头看向已经上了车的顾浅。

    顾浅冲他摇摇头,冷眼看着李家人唱戏,也不辩驳,也不赶人。

    此时正是大清早,李家村的村民都在家,闻声都跑来看热闹。

    不过除了张大娘之外,倒不像顾浅刚来时,大家都齐齐向着她说话了。

    “五千块啊?那得是多少钱啊!”

    “这李二牛家的,说话能当真吗?”

    “你看冯筱浅都不解释,看来未必是假的。”

    “这段时间冯筱浅天天早出晚归的......这人啊,说变就变!”

    “这么说那个刘野还真是她的姘头了?”

    “我看他们天天在一起,这事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李贵兰坐在地上不起来,听到村民的话得意的笑了笑,底气更足,大声道:“乡亲们,这几个月李二牛对冯筱浅什么样你们也看在眼里了,她却恩将仇报诬陷二牛要卖她。还在宝柱手里骗了五千块钱,那可是宝柱这五年攒下来的!现在她要带着钱跟野男人跑,你们说有这个道理吗?我家三个孙子孙女眼睛都要哭瞎了!”

    李成槐兄妹的哭声及时的响起。

    村民们议论纷纷,跟着指责顾浅。

    这倒也不怪他们,毕竟风往哪边吹,草就往哪边倒,顾浅的所行所为,确实在现在的人看来有些出格。

    而且五千块钱,在这个时代,就是一笔巨款了。

    大多村民连见都没见过。

    虽然他们不一定是贪图这笔钱,多少也是有些眼红,甚至就连一直对原主不错的李强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顾浅。

    顾浅任凭李家人和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

    “冯筱浅,我是将你当成妻子,这些年照顾孩子们也算辛苦才将钱给你的。但你现在要离婚,带着钱跟别的男人走,那可不行!你得把钱还来!”李宝柱走到车边,一脸悲愤的说道。

    顾浅挑眉,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比起李二牛的演技,李宝柱还是太嫩了。

    李宝柱看她这副样子不知怎地就觉得心虚,但他现在只想要回钱,壮着胆气道:“不给钱你今天就别想离开李家村!乡亲们说对不对?”

    “对!咱们李家村的人可不能这样让外人欺负。”

    “虽说李宝柱长年不回家,但你也不能骗了钱跟别人跑啊,这还是人吗!”

    “要我说,之前李二牛对你冯筱浅也算仁至义尽了,现在连人都进去了,你还想从李家骗钱,我们可不答应!”

    “就是,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你这是在犯罪,劝你可不要走上歪路。”

    张大娘左看看右看看,一直憋着没说话的她,终于忍不住了,“你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你们哪只眼睛看着李宝柱给了冯筱浅五千块钱?那是五块吗说给就给,你们猪脑子哦,这都信!”

    “再说了,冯筱浅可是个正派人,这几年大家都看在眼里了!要不是李二牛犯了浑,冯筱浅可是一心等着李宝柱的!”

    “刚才人家闺女还说了,以后不会再婚了!瞧瞧,这多痴情的一个女娃娃,俺可不相信她会跟别人跑了!”

    “就不兴人家闺女有个朋友啥的?你们当还在旧社会呢,跟男人说话都不行!”

    场间一静。

    村民们一合计也是这么个事儿。

    那五千块钱又不是买根冰棍,哪能说给就给啊!

    这些话可都是李家人说的,又不一定是真的。

    李宝柱半点不慌,因为钱他是真给了,“我李宝柱也是念过书的人,怎么可能会骗人!我也是真心想回来跟冯筱浅好好过日子,一个多月前我给了她五千块钱,不信你们问她!”

    众人看向顾浅。

    顾浅一脸无辜。

    “我可没从来没见过什么五千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