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9章 年代文炮灰村姑
    “李大家的,你来了正好,你快看看你家小兔崽子把俺儿子打成什么样了!”

    顾浅收回目光,看向大声嚷嚷的胖女人和面前的三个孩子。

    刘凤枝,三十二岁,李屠夫的妻子。

    李屠夫是李家村杀猪的,与李二牛家住的也不算远,彼此都认识,只不过这刘凤枝出了名的不讲理,两家基本不来往。

    李大宝,九岁,李屠夫之子。

    呦呵,这小胖子伤的可真够‘重’的,要是把脸上的那点灰尘洗掉,就只能去医院看看内伤了。

    刘野身边的孩子头顶没名字,看来只是个工具人,不过他瘦小的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好不可怜,就更别说脑袋上肿了个大包的李成槐了。

    顾浅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程志祥解释了几句,无非就是小孩子间的一点矛盾,你骂我我打你的,但李大宝体格强壮,李成槐和那个孩子加一块也不够他揍的,现在刘凤枝倒打一耙,无理取闹,还想讹钱。

    刘凤枝听这话音就知道程志祥向着顾浅和刘野,立刻嚎了起来,“哎呦,这是欺负俺一个女人说不过你们啊,快来人看看吧呦!”

    顾浅被她嚎的心烦,皱眉道:“你想怎么样?”

    刘凤枝见她不像刘野和程志祥那样只跟她‘讲道理’,立刻来了精神,“赔钱!打了俺儿子最少也得赔俺十...不,二十块钱!”

    顾浅拦下想要说话的程志祥和刘野,点头道:“行,去李家拿钱吧。”

    在场众人一愣,这事情摆明了他们占理,怎么也没想到顾浅一口答应赔钱。

    李成槐急道:“娘,是李大宝骂我,还动手打我,我根本没有打他!”

    刘凤枝阴阳怪气地说道:“呦,叫娘叫的倒是痛快,你娘早死了。”又对顾浅道:“你是说真的?”

    顾浅点了点头。

    刘凤枝得了应承高高兴兴地带着李大宝走了,临走之前有些嫉妒地撇了眼年轻漂亮的顾浅和英俊帅气的程志祥。

    等人走了,刘野立刻问道:“你怎么能答应她,明明是她儿子打人,这钱俺可不赔!”

    顾浅面无表情地盯着刘野,看得他有些发毛,声音越来越小。

    她突然开口道:“不用你赔,都由李家出。”

    像刘凤枝那种泼妇,她才不会跟她纠缠。

    自从接收了冯筱浅的记忆,她对李成槐就只剩下厌恶,这小子人虽不大但心眼却多,表面上哄得冯筱浅团团转,实则跟李家人一样,只不过拿她当个免费的保姆。

    冯筱浅可是用心养了李家三个孩子五年之久,但之后这几个孩子却没有一个记得她的好的,都是小白眼狼。

    再说,反正不是她给钱,有什么事儿找李二牛说去,这种破事她才不管,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刘野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地看向程志祥,“程...程老师,那没事我就带着得胜先走了。”

    程志祥全程一副淡定的模样,气道:“好的,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管教李大宝,不会再让你侄子受欺负了。”

    刘野连连道谢,看也不敢看顾浅,带着侄子往外走。

    顾浅看着刘野的背影,直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也没有收回目光。

    程志祥看着她的侧脸,突然说道:“冯筱浅同志,这件事不是李成槐的错,你不应该认下的。”

    顾浅回过神,也不说话,又开始盯着程志祥看。

    “......”

    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程志祥终于知道刚才刘野的感受了。

    “冯筱浅同志,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除了好看一无是处,能有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

    “没什么,程老师,我带李成槐先回去了。”

    “......哦,你们慢走。”

    李成槐看着将他忽略个彻底的顾浅,恨恨地低下了头。

    他之前听到爷爷跟二伯商量要将后娘‘送走’,本来他还有些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后娘,现在他恨不得爷爷马上把这个神经兮兮的后娘送走!

    果然不是亲娘就不会真心对他们兄妹几个好。

    到时间签到了,顾浅带着李成槐走到学校大门口,在心中念道:“签到。”

    签到任务完成,随机奖励选定。

    “咦?”顾浅看了看空空的手心,钱呢?

    她四处看了看,摸了摸兜,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结婚照,黑白照片上的一男一女笑的很甜。

    虽然没见过,但顾浅看到照片里的男人跟李二牛的相似程度,也知道这人是谁了。

    看到照片上的时间,原来男主李宝柱和女主陈芳在一年前就已经结婚了啊。

    不过这签到奖励可真让人摸不到头脑,给她张照片是什么意思?

    顾浅想不明白,将照片收起,对李成槐说道:“你自己回家。”说完也不管看起来有些可怜的李成槐,骑着自行车走了。

    李成槐:“......”

    顾浅没有回李家村,而是骑向了刘家村的方向,顺利在不远的地方拦下了刘野。

    刘野见到顾浅不知怎地就有些怂,弱弱地问道:“有...有事吗?”

    “没事,就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心愿?”

    刚才在村东小学,碍于那个金色的程志祥在场,顾浅没有多说什么。

    书灵完全是将她放养的状态,这任务做的也太艰难了,一切都要自己摸索。

    这是她第一次遇到书之怨灵,既然要消除怨气,想来帮他完成心愿就没问题了吧?

    刘野一头雾水,十分怀疑眼前的年轻女人脑子有问题。

    他有什么心愿跟她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还能帮他完成不成?

    “你要干啥?”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问你有什么心愿说就是了。”

    “......”

    “你是隔壁村李宝柱家的大儿媳吧,我可告诉你,你别对我有什么想法!我可是结过婚的人了!”

    顾浅抽了抽嘴角,暗道真是心累。

    她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怔了怔,神色古怪地问道:“陈芳是你媳妇儿?”

    刘野脸上闪过一丝难堪,想发火又不敢,莫名有些委屈。

    “她才不是我媳妇!你也要笑话俺戴了绿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