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6章 年代文炮灰村姑
    “对不住对不住乡亲们,都怪我这蠢婆娘,刚才老大媳妇儿吃了几个鸡蛋,家里孩子没吃上,心疼孩子就嚷嚷几句,可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个事!”

    “大伙儿放心,我老李啥人你们还不知道吗,回去我就批评她,保证不能让老大家的再受什么委屈!”

    “闺女,爹可一直拿你当亲闺女的,你有什么委屈跟爹说,爹给你作主,你可不能做傻事啊!”

    李二牛常年日晒泛着黑红的脸上,憨厚又真诚,将一个关心儿媳公平公正的公爹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顾浅看着安静下来的村民,有些目瞪口呆。

    她可真是太天真了,这男主的爹看起来就是个老实的农民伯伯,没想到心眼这么多,一番话连消带打的,不但安抚了村民,也让她显得有些无理取闹了。

    谁家媳妇儿不挨训,听了几句训就要跳井,这倒成了她心眼小了。

    顾浅心中冷笑,这李二牛要是真像他表现的这样好,原主可不会当牛做马却连口热乎饭也吃不上!

    不就是演戏吗?当她不会?

    顾浅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哑着嗓子委屈道:“爹,我病了这么久,哪天耽误活计了?起早贪黑不说,还不给看病吃药。

    这倒也罢了,当儿媳妇的伺候一大家子也是应该,总不能让爹娘小叔小姑你们来伺候我吧。

    但今早实在头晕起不来炕,娘却让我去喂鸡喂猪,还让我去灶房吃剩饭!我嫁到李家没享过一天福,吃个鸡蛋也要挨骂,反正我都要病死了,不如跳了井来得痛快干净!”

    说完作势就要往井边冲去,自然是被身边的村民给拦下了。

    “李婆子你要脸不要啊?李二牛你们家也太过分了吧!”

    “就是,我说李婆子你这心可真是黑啊,要不是你刻薄,宝柱前头那个媳妇也不能难产,你怕不是要造孽哦!”

    “你们一大家子都指着这冯丫头伺候?你们脸皮也真是厚的可以了!这么好的儿媳妇你们不要俺家可要,反正冯丫头跟宝柱连...咳咳...”

    “李二牛,俺可跟你说了,俺们李家村可从来没有给人逼的跳井的,你不怕人笑话,俺们还怕在这十里八乡丢人呢!”

    李二牛内心如何不得而知,面上倒是急切,“闺女啊,你怎么这么糊涂,你这年纪轻轻的,可别想不开啊!都怪爹,现在正是忙农活的时候,也顾不上你,没发现你病的厉害。”说着转过头看向李贵兰,“还不过来给闺女赔个不是!”

    李贵兰沉着张脸,怨毒的看了一眼让她丢了大脸的顾浅,半低着头不情不愿地说道:“老大家的,早上是我不对,不该骂你。”

    “使不得使不得,这如何使得,怎么能让娘给我道歉。”顾浅一脸惶恐,连连摆手。

    李强忍不住插嘴,“有什么使不得的,现在可是新社会了,做的不对就要认错。”

    顾浅放下手,轻声说道:“娘,当儿媳妇的哪敢让您道歉,我就算了,您应该先跟李大哥道歉!”

    李强愣了愣,不由得心头一暖,他一个糙汉子,可不怕名声差些,但没想到顾浅竟然还惦记着让这李老婆子给他道歉。

    李贵兰气道:“我凭什么给他道歉!你胳膊肘往外拐,还说不是跟他有一腿!”

    有你奶奶个腿儿!

    顾浅沉下脸,不咸不淡地说道:“娘,是不是我挡了李宝柱的路,所以你才将我往死里逼?我没死成,你又想诬陷我作风有问题,怎么,是宝柱在城里给你找了个新媳妇,现在看不上我了?”

    李贵兰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地看向了李二牛。

    顾浅对这本书的细节早就记不太清了,而且作者关于原主的笔墨并不算太多,只是寥寥几笔将原主刻画成了一个恶毒的女人,悲惨的下场都是咎由自取。

    但她看到李贵兰的眼神,便知道李家是早早知道李宝柱跟陈芳的事,只是瞒着原主,让她继续在李家当牛做马。

    “闺女你这是啥说呢,你娘不会说话,你别理她,回去我就修理她!你还病着呢可不能站在这里吹风,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吧。”

    李二牛看到乡亲们怀疑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李贵兰一眼,并没有回答顾浅的问题,一个劲的安抚认错,面上满是惭愧和关心。

    顾浅此时也没想分出个对错来,这李家人有的精明有的泼辣,也不会蠢到现在就承认他们的打算。

    那个莫名其妙的书灵看起来不怎么想管她,而她现在又摸不清如何消除书之怨灵,毕竟她才刚来,还是个萌新。

    如果只需要改变原主自身的命运倒也容易,远离书中主要人物,换个人生就行。但就怕还要将造成原主悲惨命运的人都一一报复回去,这个工作量有点大,即便现在她为自己的小命打工,也觉得有些麻烦。

    在这继续跟李二牛纠缠个对错出来没什么意义,人多她也不好发挥,如果能借此脱离李家......不成,人生地不熟,她又没有钱。

    看来还要先回李家再做打算了。

    被现实击败的顾浅打定主意,看向李二牛,“爹,我冯筱浅嫁到李家几年,连李宝柱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却一向任劳任怨,自问这儿媳妇的责任我也是做到了的。可我也是人,不能由着你们欺负,我也想换件新衣服,吃得饱能睡觉,生病了也能喝上个热乎水......”

    低头,捂嘴。

    李二牛眼底闪过厌恶,但乡亲们都看着呢,他也只能继续说好话了,“好好好,都听你的,你回去好好养病,家里的活计有你娘和你弟妹呢,想买新衣服爹给你钱,去县里买!”

    闷不作声的二儿媳王长莲脸色也有点不好了,她可不想干那些脏活累活。

    一番讨价还价,顾浅见好就收,同意跟李二牛回去,不过坚持先让李贵兰向李强道歉。

    在李二牛的催促下,李贵兰也只能强忍怒火照做。

    顾浅认真地跟村民们道了谢,收获了一圈可能并没什么用的好感。

    回到李家,李贵兰立刻摸到了大门边的扫帚,直直冲着顾浅挥了过去。

    “我打死你这个小娼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