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竟是我自己 > 第2章 年代文炮灰村姑
    如果你想复活,可以与我进行交易。

    选择金色,你将进入书之世界

    你的任务是替寄身角色改写结局,消除即将生成的书之怨灵。

    完成任务,你便可以复活。

    “成交。”

    ......

    ......

    “都几点了,这饭怎么还没做好?成槐,你娘呢?”

    “娘...娘好像病了,还在睡觉。”

    “呸,一把懒骨头,年纪不大事儿却不少!一点小病也遭不住,真是个废物。”

    陌生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将顾浅吵醒,她只觉得头昏脑涨,挣扎了几下才睁开了眼睛,打量了几眼房间,心下一沉。

    “原来真的不是梦啊。”

    斑驳破旧坑坑洼洼的黄泥墙,黑不溜秋的木制房梁上是看不出颜色的瓦顶,十几平米的小屋里,家具少的可怜,只有墙角堆放着的一把看起来就不太结实的歪腿木椅和一张带着抽屉的木桌。

    身后有风吹来,回头一看......好嘛,只在幼时见过的格子窗户上,碎了几块玻璃,随便拿报纸糊了糊,即漏风又难看。

    顾浅慢慢坐起摸了摸身下,薄薄的被褥下面毫不意外是冰凉的土炕。

    看着这短窄的土炕和炕上的老式炕柜,顾浅叹了口气。

    现在是什么情况?有没有人能出来解释解释,在线等,挺急的!

    “吱嘎——”

    还不等顾浅思考,破旧的木头门就被大力的推开了。

    率先走进来的是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的妇女,上身穿着藏蓝色花格衬衫,下身穿着灰色长裤,皮肤略黑,身形微胖,这个时代的女人面相普遍偏老,顾浅估计她大概四十多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差不多应该是中年。

    她身后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虎头虎脑的看起来有些憨喜。

    中年妇女见她坐在炕上不动,板着脸斥道:“老大家的,咱们老李家娶你过门可不是让你当少奶奶的,这都几点了还不起来做饭?你想饿死几个啊!”

    老李家?顾浅一脸茫然:“啊?”

    倒不是她装傻,而是她现在完全没弄明白自己的处境,不好多说话。

    不过眼见这中年妇女一脸的尖酸刻薄之相,她心底升起一阵厌烦。

    她寄身的这个身体明显是生病了,头还晕得厉害,这还让她干活?

    周扒皮吗?

    小男孩儿拉了拉中年妇女的衣角:“奶奶,娘病了,你别让她干活了,我长大了,我去做饭。”

    说完小男孩儿歪头看向顾浅,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

    顾浅依旧一副呆呆的样子,没什么反应。

    小男孩儿愣了愣,往日里只要他这样说,这后娘就算再累也会起来干活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病得厉害?

    “你个小兔崽子能干啥?去,叫你二婶去做饭。”中年妇女看顾浅像是病得不轻,到底没有强行让她起床,不过这嘴却没停下:“赶紧起来去喂鸡,敢偷懒今天就不要吃饭了。”

    说完拽着小男孩儿往屋外走,小男孩儿回头,一脸担忧的看向顾浅,可惜顾浅不看他,他也只能跟着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顾浅才收起脸上痴呆的表情,晃了晃脑袋,小声喊道:“书灵?书灵你在吗?”

    “书灵?”

    “......”

    “淦!”

    就这么把她扔进这鬼地方,然后就不管她了?

    好歹让她知道知道原主是谁,这是哪里吧?

    难道让她盲猜?要不要先装个失忆?

    眼下的境况一概不知,之前的‘梦’又想不明白,顾浅干脆发起呆。

    直到饭香传进屋内,她才回过神。

    嗯,生病了就要好好吃饭。

    顾浅从炕上的柜子里翻了翻,找出一身还算整齐干净的衣服套上,穿上地上的灰布鞋顺着饭香出了门。

    清早的阳光温和明亮,微风吹过门口的大树,翠绿的树叶随着风摆动,两只大黄狗趴在院中看到顾浅抬了抬头,又摇着尾巴看向饭桌,却不敢过去。

    顾浅深吸了一口气,心说此时应该是夏天,但她却还是感到浑身发冷。

    原主病得不轻,然而这家人不但不带原主看病还让她起来干活,也不怪这原主会生出怨灵了。

    环顾了一下院子顾浅才发现原主住的小屋有些特别——五间青砖灰瓦的平房整齐排列在宽敞的院子里,虽说比她的小公寓差得多了,但与原主的土房相比,那可就是天地之别了。

    原主的屋子怕不是个杂物间吧?

    顾浅再一次清楚的认识到原主在这户人家里的地位。

    天气暖和,这老李家人又多,直接立了张桌子在院中吃饭,见到顾浅出来,只有刚才那个叫成槐的孩子看了看她,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喊人,其他人皆对顾浅视而不见。

    顾浅饿得厉害,这身体也需要进补,顾不上许多,直接上前拿起摆在桌边的海碗在锅里盛了几勺黄橙橙的玉米面粥,不管干净埋汰,直接喝了半碗。

    热乎乎的米粥下了肚,顾浅顿觉脑子一清,终于不是那么晕了。

    “咚——”

    中年妇女用力将碗放在桌上,厉声道:“谁让你喝粥的,灶房里有昨晚的剩饭你去打扫了。”

    顾浅听到这话心里很不舒服,又换上了一脸迷茫,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只不过眼睛却看向饭桌上那几个煮好的鸡蛋。

    谁要吃剩饭!

    她快速的数了一下,八个人六个鸡蛋,碗里还有三个,果然是没她的份,就是不知道另外两个没鸡蛋吃的是谁了。

    干饭王岂能吃剩饭?笑话!

    顾浅踱步,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双手,左手拿起两个鸡蛋,右手单手拿起一个鸡蛋在手中使劲一握,大拇指顺着裂开的纹路向前一推,直接将露出蛋白的鸡蛋整个挤进嘴里,随即蛋皮往桌上一扔,一边快速咀嚼一边从左手拿出一个鸡蛋,随后双手一握......

    三秒仨鸡蛋的绝技今天就让你们老李家的人见识见识!

    沉默了几秒的中年妇女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扔,气沉丹田,满脸怒气地大叫。

    “冯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