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432章 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开了个头,苏美琪知道他想说什么,她抬头,也喝了口水:“我听苏正枭说了,你有喜欢的人了。”

    “对。”霍景承大大方方,十分坦荡的承认。

    苏美琪性子不骄不躁,有一部分关系也和她的心脏病有关,急不得:“你很喜欢她?”

    “从她以后,再未有人给过我如此激烈的感觉,那是种很特别的感觉,特别的存在……”他说。

    手指轻碰杯子边沿,苏美琪也是喜欢他的,从幼时便喜欢,她的情绪没有表露,可她也知,她的情绪,心思,他也都是知道的。

    微顿,她抬起头:“所以,要离婚吗?”

    霍景承神色温和,话语轻柔:“我不想再错过她,美琪,对于我来说,一辈子能够心动的次数不多,一次已经消失,这是最后一次。”

    “那么,我需要考虑。”苏美琪声音缓慢,她做任何事都是慢慢的,很少有激烈。

    “好。”霍景承没有逼迫着她给答案,她需要时间考虑,他给,美琪做事,一向有分寸。

    苏美琪说她先休息了,然后收拾东西,去了隔壁房间,结婚两年,他们从未同房睡过,一直都遵守相互间的原则。

    苏美琪说考虑,便是很认真的在想这件事,她说话,做事,一向都很认真。

    而霍景承这次回香港的目的就是解决这件事,所以,势必要解决,不会再继续拖延……

    苏正枭也在这里住下,他在香港自是也有房的,只是不想过去住,便住在这里。

    站在厅,看着苏美琪从霍景承的房间走出来,苏正枭脚步一动,随后也跟着走进房间。

    “你跟进来做什么?”苏美琪看着身后的苏正枭。

    “他找你都谈了些什么?”

    苏美琪摇头:“什么都没有谈,就说明天让我和他一起去给老爷子送礼物。”

    苏正枭有些不相信,然,苏美琪却已经困的直揉眼睛,伸手将房门敲的直作响:“苏大爷,你能离开了吗?”

    看到她困的睁不开眼,苏正枭也没再说什么,抬脚,走了出去。

    整整*,苏美琪房间的灯都是亮着的,看似没有入睡的模样。

    翌日清晨,很早,苏美琪敲着霍景承房间的门,片刻后,房门打开。

    霍景承才醒,此时,骨节分明的大手正在扣着白衬衣上的纽扣,右手还拿着腕表在系,眉眼间却是一片温和:“醒了?”

    “我可以进去吗?”苏美琪的嗓音放的很缓慢。

    颀长的身躯微侧,霍景承示意她进房间,随后带上房门,给了她一杯温水。

    那杯水喝完,苏美琪润润嘴唇,开口道:“关于,你昨天晚上说的那件事,我已经考虑好了。”

    “是吗?”霍景承淡淡的轻笑,又递给她一瓶药,但并没有问结果。

    “我同意离婚。”苏美琪说,心中苦涩涌现,似就连嘴里的味道都苦如黄连。

    当年飞机失事,那是谁都无法预料的,更不知会发生的那么严重,但责任,不应由霍家全负。

    她爱他,但他却不爱她,如果她的身体健健康康,这个婚,她自然是不可能离的。

    心脏病时时刻刻就像一枚不定时炸弹,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他已三十七岁,还未有孩子,她不能再将他继续拖累下去。

    用句难听的话来说,那就是她身体的半部分已经埋进土中,像她这样的人,还能奢求些什么?

    再说,她也拥有了他一年多的时光,做人不能太贪心,适可而止就好。

    还有,这两年他待她也是极好的,她能想到,抑或是想不到的,他都会替她想到。

    “你觉得什么时间去合适,再告诉我。”

    点头,苏美琪应声,说了句好,可就要走出房间时,又微微顿下脚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回头,转身,霍景承淡淡的看着她,声音温和:“什么要求?”

    ……

    日子平淡无波,静静地流逝,搬进新家,增加最多的也就是安全感。

    申雅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也很实在,非常的有规律,周日偶尔还会去健身房。

    只是,有时候莫名的会觉得有些空虚。

    他在她的世界,似人间蒸发,没有一丝痕迹,有些时候,她有意无意的还会望窗外一眼。

    以前在公寓时,他的银色慕尚总会停在楼下……

    现在算来,时间也都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这半个月,倒是陈浩宇天天过来找她。

    她以前以为,她将陈浩宇了解的非常彻底,透彻,没有人会比她再了解。

    现在却发现,这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她没有彻底的了解过陈浩宇,至于他的真实模样是什么,她都不知道。

    她说的话,陈浩宇根本就听不进去,依然我行我素。

    也是,他如今是陈氏的总裁,坐在那样的位置上,又怎么可能听进去其他人的话?

    有些时候,他会提议聚餐,然后经理就会在后面巴结,办公室的人都必须去,她也不能例外。

    这天,申雅正在洗衣服,洗衣机转动着,突然有了来电,是陈媛媛的,说叶梓晴已经送进医院。

    闻言,也来不及再洗衣服,她随意的将两手上的水珠擦干净,拦下出租车,就赶去医院。

    已经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也聚了不少人,沈少廷,萱萱,沈连爵,季辰逸,陈媛媛,还有陈浩宇。

    沈少廷似来的很赶,脚上还是男士拖鞋,俊美的脸庞上布满焦急,望着手术室内。

    萱萱乖巧的窝在他怀中,看到申雅,特别乖巧的叫了一声小姨。

    她拍拍萱萱的屁股,从沈少廷怀中接过萱萱。

    说起来,这也是沈少廷第一次经历,生萱萱那时,他没在,此时,倒也能看得出,他有些紧张。

    男人,在初为人父的那一刻,似都有些紧张的。

    一群人,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等待着,唯有沈少廷,在来回的走动,末了,他转身,问申雅:“生孩子,痛不痛?”

    申雅微微一怔,然后摇头:“我没有生过。”

    陈媛媛简直有些受不了:“生孩子怎么可能会不痛?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啊,你没看电视上的那些孕妇生孩子时都疼的哭的死去活来,什么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生了!”

    这话一说,沈少廷的神色有了细微变化,开始紧张。

    申雅暗暗踹了陈媛媛一脚,她真是唯恐天下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