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420章 一个月的期限到了
    事情已经进行到了今天这种地步,她不能心急,她要步步为营,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若是,陈浩宇对她实施了手段,势必要将她争夺过来,那么,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目前,她不能将自己维持了几年的形象在刹那间给破坏,那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明天,她打算会会陈浩宇的姐姐,至于陈浩宇的行踪,她想,也需要掌握一些。

    眼睛微动,林南乔拨了陈浩宇的电话,捏着嗓子,变了声音:“老公,你在哪里?”

    话语间,她却在偷偷听周围的动静,很安静,偶尔有风的声音,像是在开车。

    陈浩宇皱眉:“你是谁?”

    丢下一句打错了,林南乔挂断电话,将只使用过一次的手机卡直接扔掉。

    这样的方法只能用一次,且非常的不划算,只能在特定的时间段或者那一两秒钟知道干了些什么,没有实用性。

    他的行踪,她要小心,细微的掌握,不能露出丝毫马脚。

    陈浩宇的为人,看似狂妄,放荡不羁,很是随意,但是,他的心思却是细腻,谨慎。

    追查他行踪的事,定然不能被发觉!

    男人最讨厌的便是女人背后暗中的跟踪,陈浩宇自然也不例外,更可以说,比起别的男人,他更为反感。

    林南乔想了很多,心思也很多,她本就是一个会将事情方方面面都想到的女人。

    另外一旁。

    申雅没有洗澡,颈间和手腕处的伤痕让她不能随意乱动,更不能见水,而是坐在办公桌前忙着工作。

    靠关系得到这些工程是一回事,别人议论纷纷,她不能堵住悠悠众口,唯一能做的便是将工作做好,让别人没有闲话可以说。

    手机铃声在此时响起,提示有新的短信,她点开,短信是霍景承发过来的。

    ――我在等你,到我的房间来一趟。

    话语简洁,干练,他发短信,总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手中的笔放到一旁,申雅站起,她身上穿着冬季睡衣,很保守,就连颈间都没怎么露。

    她觉得自己这样穿很整齐,便没有再换衣服。

    苏正枭还没有睡,在厅看电视,申雅的房间与霍景承所住的房间隔着厅。

    她从厅走过,发出声音,听到声响,苏正枭回头,双手抱胸,上挑着眉头,盯着她看。

    申雅对他那样的目光视而不见,直接从厅经过,站在霍景承门前。

    与厅所隔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所以,苏正枭不屑且讽刺的嗤声清清楚楚的落入耳中。

    脾气说好也好,说不好也的确坏的可以,她最见不得的便是那些在背后阴阳怪气的人,着实让人感觉到厌恶。

    她本来不想搭理苏正枭的,却也许是来了大姨妈的关系,心情变的是说不出的烦躁。

    站定脚步,转身,申雅盯着苏正枭,开口,声音很是清冷:“我进他的房间,你有意见?”

    苏正枭脸色微变,却也不过片刻便恢f如常,懒懒的耸动着肩膀:“没意见。”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提前告诉我,也可以告诉他,我一向喜欢明人不说暗话,更不喜欢一个大男人在背后阴阳怪气。”申雅意有所指。

    脸色变得更加难堪,苏正枭没有再言语,他没想到,这女人倒也足够牙尖嘴利。

    呵,说他阴阳怪气!

    轻敲门,下一瞬,霍景承已出现在门前,身上已换上闲适,舒服的衣物,增添些许随意。

    “你们在说些什么?”他问。

    申雅摇头,没有说什么话,随着他的脚步,走进房间。

    房间很大,落地窗正对的是花园与树林,景致极好,整个房间的格调由灰,白,黑三色组成,有着特属于男人的冷硬。

    工作区域,卧室,厅,全部都是一体。

    她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整个房间的布局,虽太过冷硬,却透着低调的奢华。

    霍景承递给她一杯温水,随后,在她对面坐下,迷人的长腿微微交叠,似有似无的轻碰她的膝盖,透着暧*昧。

    申雅觉得口干舌燥,他的举动或许是无意的,若是她将腿收走,倒是将自己变的很是奇怪。

    所以,她没有动,依然维持着方才的举动坐在那里。

    “记不记得你曾对我说过的那句话……”霍景承问。

    抬头看他,申雅,问:“哪句?”

    “我们最初开始交往时,你曾说,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试试,今天是一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

    申雅一怔,这句话是她说的,她也记得,她所怔愣的是,一个月的时间,过的竟如此飞快!

    她已经习惯了他的相处,陪伴,与他温情的交谈,愉快用餐,享受他的体贴与细心。

    今天,如若不是他将一个月的期限提出来,她早已忘的干净。

    “既然是最后一天,你也总该有些话,或者是决定与我说说,是不是?”霍景承后背斜倚在沙发上,大手十指交叉,搁在了颈后,深深地凝视着她,等待。

    他的表情淡淡的,并没有过多的情x,申雅不知,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与他分开的想法,她心中从未有过。

    在离婚以后,她觉得自己肯定很厌恶再接触新感情,接触别的男人,事实证明,并不是。

    可她心中的想法,却并不代表他的想法,她没有想过分开,并不代表他也是这样想的。

    想了想,申雅淡呼吸口气,说:“你先说你的决定吧。”

    如果他的决定是两人继续在一起,那便与她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如果他打算分开,她则会断然应允,多余的话一句都不会说,即便,她对他有感情。

    他与别的男人不一样,他是成熟的,理智的,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或者是什么样的女人适合他,他很清楚。

    若是他开口说了分开两字,那便代表,在他心中,早已衡量过两人的适合程d,与默契度。

    经历过上一段的感情她非常明白,相爱的两个人,你都栓不住他的心,更何况对你没有感情的男人,你凭什么去栓?

    感情一事,要看的开,放的开,顺其自然。

    深沉的眸子流光溢彩,似是铺上了一层黑墨,霍景承睨着她,扯动性感薄唇,开腔:“那么,我便实话实说……”

    申雅喝了口水,心跳了跳,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