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415章 房间里好像有人
    只是目光很沉,很深,其中饱含深意……

    林南乔在床上躺着,神色没有丝毫好转,反而愈发的苍白。

    陈浩宇走进来时,她顿时睁开了眼睛。

    西装外套随意的挂在了臂弯上,他留意到她的脸色:“怎么越来越苍白了?”

    林南乔还没说话,家政嫂说了话,她方才要给少爷准备晚餐,结果差点没有跌倒。

    “我没事。”林南乔摇头,温柔的笑,一如往前,只是那憔悴的神色却是怎么样也遮挡不住。

    她在想,自己的这一赌,应该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男人都爱善解人意的女人,比起申雅,她的善解人意,还有那份温柔,自然凌驾于她之上。

    林南乔在等,她在等陈浩宇的求婚,她坚信,这一天不会太远,应该很快就可以到来。

    “你别乱动,晚餐的事有家政嫂,我先去洗澡。”

    浴室,当温热的水流从头上流下,陈浩宇的大手将脸上的水珠抹掉,双臂撑在浴室的墙壁上。

    他在想一件事,想申雅,想林南乔……

    重新追求申雅,那么定然就不能像这样再和林南乔下去……

    在前一段的婚姻中出轨,陈浩宇知晓算不上能承担起责任的男人,但除却这一件,人品没有多大争议,他重感情,不算渣,唯一渣的那件事就是结婚后背着申雅在外面偷吃。

    可他觉得,他的偷吃也是被逼破的,当初的气氛那么低压,他觉得自己像是要爆炸!

    否则,这七年若是他想要出*轨,足可以出无数次,而不是唯一的和林南乔在一起……

    林南乔和他在一起不算久,却也不算短,除却申雅外,她是唯一一个在他身边待的最久的女人。

    她没有从他身上索取过什么,还为了他打胎,此时正虚弱不堪的躺在*上,是他对不起她。

    但若是说,从此以后,就让他和林南乔这么过下去,再也不闻不问申雅,陈浩宇知道,他定然是做不到的。

    和申雅七年,而和林南乔之间远远没有那么的深,再者,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申雅。

    如果看着申雅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陈浩宇想,他真的会发疯,会受不住,她的第一次是给了他的!

    这时间,陈浩宇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到底是林南乔,还是申雅……

    只是,林南乔的身子目前太过于虚弱,有些话不能现在说,等到合适的时机,他会告诉林南乔的……

    陈浩宇觉得,他并不是一个薄情的男人!

    再说,林南乔也是他自己先招惹上去的,让她变成此时的模样,他要占据很大一部分的责任。

    还有,她性子很好,温柔,善解人意,永远知道你在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让陈浩宇愈发觉得愧疚。

    如果说,这辈子他有所亏欠的女人,那么势必是林南乔!

    而她,也从未让他产生过厌烦,或者不满。

    将浴头关掉,陈浩宇从一旁拿起浴袍,随意的穿在身上,步出浴室。

    家政嫂站在房间,微笑,手中端着煮好的姜汤,说,夫人怕少爷会沾染上风寒,让熬了汤。

    而听着家政嫂口中的夫人两字,林南乔的神色倒是愈发的柔了,心情更是从未有过的好。

    陈浩宇挑眉,他并没有怎么注意细节,狭长的桃花眼向上眯起,看向床上的林南乔:“你应该多注意休息,保养身体,而不是忙这些无所谓的琐事。”

    “没有关系,我自己心中有底的,你赶快趁热喝了吧,外面还在下雪,姜汤驱寒。”林南乔声音温柔的似是滴水,更是带着如江南女子般的情浓。

    这样的神色和表情,陈浩宇直视了约有片刻,随即,便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轻应一声。

    因为每直视一秒钟,他心中的愧疚便会多上几分,端过姜汤,他抬头,饮尽。

    家政嫂笑着,接过空碗走出去,顺势带上了卧室的门,看的出来,夫人和少爷之间的关系很好!

    林南乔整理着身侧,不用言语,这样举动表明的意思很明显,让他*睡觉。

    坐在*侧,陈浩宇捉住林南乔的手:“你就别忙了,休息吧,我今天晚上睡隔壁。”

    睡隔壁,林南乔手上的动作一僵,看他:“为什么?”

    “有些合约要批,还有几项工程已经处于开始着手的阶段,今天晚上有很多的材料要准备,可能一夜都不会睡,在卧室,会打扰到你的休息……”陈浩宇如此道。

    林南乔抬起头,目光深深地凝视着他,然后开口说道:“如果是因为想要……我可以用其他办法……让你得到满足……”

    手落在眉宇间轻轻的揉捏着,陈浩宇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随后给她盖好被子:“你多想了,项目确实迫在眉睫。”

    点头,林南乔表示理解,道过晚安以后,闭上眼睛。

    陈浩宇去了隔壁房间,落地窗前的窗帘还大开着,他站在窗前,吸着烟,并没有看文件。

    ……

    吃过晚餐以后,已经是十点钟了。

    冬天的十点钟,自然不能和夏天的十点钟相比,夏季天色黑的晚,基本上八点钟才会天黑。

    而冬天,到了六点钟就会晚,到了十点钟,就足可以称得上是特别晚。

    在两人之前,苏正枭已经抢先结了帐,餐厅外的气候很寒冷。

    霍景承开了车,然,苏正枭却并没有开车,这个时间段,出租车不怎么好拦。

    苏正枭开了口,说,老婆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公寓晚上只有他一人,就不回去了,也回霍景承的别墅。

    听到后,申雅说自己可以打出租车回家,他们开车回别墅就好。

    然,霍景承自是不可能同意,执意要送她先回家。

    一向温柔绅士的男人强势霸道起来竟也让人毫无反击的力道。

    申雅说,她住的公寓和别墅是两个完全相反的地方,如果先送她回去,再回别墅,会需要一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她觉得,没有必要这么麻烦的来回折腾。

    抬起手腕,霍景承眸光垂落看了眼时间,然后盯着她看:“现在十点半,你觉得我会让你一人站在这里拦出租车?”

    申雅知道,依他的行为和举止,自然是不可能的!

    再在这里继续站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白搭功夫,于是,她无奈的叹口气,坐上车。

    霍景承坐在主驾驶的位置,苏正枭似有意无意的坐在副驾驶的座位,申雅便坐在最后面。

    多了一个人,谈论的话题当然不可能再像之前那么随意,自然。

    车中的氛围很是寂静,三人都没有怎么出声,只有淡淡的呼吸声在飘荡,回响。

    车子在居民楼前停下,申雅下车,迎面而来的冷冽寒风让人感觉到有种刺痛感,她抖了抖身子:“时间太晚了,所以就不请你们上楼喝茶了,晚安,路上注意安全。”

    霍景承神色柔和,轻笑,薄唇向上勾起轻浅弧度,催促:“夜色太寒凉,赶快上楼。”

    申雅轻快应声,微笑,挥手,然后转身,走进了电梯中。

    拿出钥匙,她轻轻扭动,将公寓门打开,正准备抬脚踏进去时,一阵簌簌的声音却传出来。

    难道是老鼠?

    皱眉,申雅走进去,然,还没有来得及开灯,一束强烈且刺眼的灯光便照了过来,她眼睛炫目,发黑,看不清楚,心中却是暗叫一声,不好,肯定是小偷!

    对方却不是一人,而是两个人,趁着她看不清期间,另外一人迅速绕到她身后,蒙住她眼睛。

    申雅身子一僵,她能感觉到有冰冷的东西抵在颈间。

    她暗暗的深呼吸,紧紧地攥住手,骨节都有些泛白,让自己冷静镇定下来。

    现在这种时候,别人救不了她,她只能自救。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在于钱财,我并不想为财而亡,还想保住这条命,所以在这个房间内,你们能找到多少钱便都带走,如果不相信,也可以捂住我的眼睛,到时离开时,帮我带上房间的门就好。”她镇定自若的道。

    无论是抢劫,还是遭遇小偷,她从未遇到过,长到这么大,是第一次。

    但她知道,且清楚,越是这个时候,便越是不能乱,不能慌,惹急了他们,自己会得不偿失。

    然后,耳旁是从未有过的寂静,其实,说寂静也并不贴切,她依然能听到身后的呼吸声,还有房间中翻箱倒柜的声音。

    眼前一片漆黑,再充斥着那样的声音,申雅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似是要从胸口处跳出来。

    身处黑暗中的她,并不明白她此时处的是什么境地!

    半晌后,公寓中的声音安静下来,可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身后的气息,有人还没有离开。

    紧接着,颈间突然刺痛,申雅费力挣扎起来,挣脱掉了蒙在眼睛上的面纱,看到锋利刀尖上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