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383章 我想和你有点关系
    经理的喜悦自然不言而喻,让代理将手机给申雅。

    “辛苦了!”

    申雅回过神,开口:“不辛苦……”

    她什么都没有做,哪里来的半分辛苦。

    “霍先生还没有离开吧,你将霍先生拦下,就说晚餐我们请他吃东西。”

    “离开了,刚刚才离开……”申雅睁眼说瞎话。

    她正在睁眼说瞎话,公司代表激动,慷慨,兴奋的声音就在耳旁响起:“霍先生!”

    目光与霍景承相对,申雅有些窘迫,侧身,伸手稍许遮住手机,幸好那边经理没听到:“你不是有霍先生的手机号码,给他打个电话,约他明天一起吃晚餐。”

    申雅胡乱应付着,然后将手机挂断,她也不知道她都应了些什么。

    等她再转过身时,男人挺拔的身影已然离开,身穿西装的助理为他推开旋转门,他迈动长腿走出去。

    申雅微微松口气,心情却是复杂。

    公司代表有开车过来,要送她回家,她说不用,打出租车就挺好,而且方便。

    到达公寓楼下,她正在找零钱,出租车司机百无聊赖的望了眼窗外:“那辆慕尚车看起来挺不错的,有钱人阿!”

    听到慕尚两字,申雅的心条件反射性的就开始跳动,她侧头瞄了眼窗外,果然是那辆车。

    付账,下车,然后银色的慕尚打开,霍景承走了下来,还是那身黑色西装,成熟,挺拔。

    她舔唇,装作故意糊涂:“霍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不请我上去喝杯茶?”霍景承勾唇,对于明知故问的问题,他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

    “我房间好像没有茶叶了……”

    “咖啡也可以,或者是温水……”

    申雅默,她总不能说温水也没有,走在前,她咬着唇瓣,觉得这男人很危险。

    霍景承在后,脚上还穿着皮鞋,踩在台阶上,发出规律的声响,申雅心颤了颤。

    房间的门打开,霍景承坐在沙发上,申雅去烧水,果真应了她的那句话,没有茶叶,也没有咖啡,就连温水都没有,还得现烧。

    烧水间,也不好让干坐着,她拿了苹果,香蕉,还有葡萄,拼成果盘,放在他面前:“霍先生。”

    “谢谢……”他礼貌道谢,却没有伸手去碰水果。

    申雅知道,男人不同于女人,女人喜欢的是水果,男人则喜欢的是酒,还有烟。

    她拿了苹果,咬了口,很清脆,这时,水壶声响,她放下苹果走过去,倒了杯温水。

    放在他面前,她有些局促,还有些窘迫,明显有些寒酸。

    霍景承倒不以为意,指尖轻碰温水杯,有些烫。

    当两人同处一室时,申雅总觉得空气有些稀薄,不怎么够用,还有气氛有些紧绷。

    “那个工程……”她犹豫着,不知怎么样开口才是合适的,正确的,然,半天却没找到恰当的词语。

    “为什么给你?”他接住了她的话语。

    她没说话,也没点头,她只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问,这样问话的方式完全是错误的。

    他很明显的说过对她有好感,且在卫生间也说过工程给她的话,她问,无疑是多此一举,且将问题复杂化。

    她真的不应该问,想了想,申雅摇头,适时纠正:“不是!我觉得我的工作能力不强,没有办法接手这么大的工程,在实力方面,我很欠缺……”

    “我会给你这个工程,有三个方面的原因……”霍景承开口,微抿了口水,依然滚烫,他眉稍皱……

    三方面的原因,申雅的眉头向上皱了皱,说实话,她的确有些好奇。

    “第一,你的认真与执着我看在眼中,你对工作的严谨态度我很欣赏,有着这样的秉性,对待工程,我自是相信你会尽全力,不会有丝毫怠慢……”

    心跳了跳,申雅的脸颊有些滚烫,她略有些窘迫的将发丝别到耳朵后:“建设工程,有一份赤诚的心是远远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实力。”

    “这便是我想要说的第二点,这项工程,你们公司所付出的财力和人力有目共睹,如你所说你初出茅庐,没有实力,没有基础,你所在的公司自然不可能将这项工程全权交与你,你之于他们的帮助只是夺得这项工程,届时定有不少设计师和有实力的员工参与其中,你会从其中学到很多东西,自是也会得到磨练,对你的帮助很深,你经验欠缺,我自是不舍将你推到风口浪尖,重任压身……”霍景承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话语说的很缓。

    前面那些话,申雅听的很是认真,严肃,到最后一句话时,脸禁不住红了。

    “至于第三点则是出于私人原因……”霍景承语气温柔:“我想与你再生出些牵扯……”

    我想与你再生出些牵扯……

    “咳――”

    申雅终究出了动静,躲避着他的眸光,脸庞又红又烫,更多的则是手足无措,她连手脚都不知该放在哪里。

    他的表白一如他的人,深沉,优雅,简短,却能一击便砸在人的心上。

    这会儿的气氛很尴尬,自是对于申雅来说,无论说什么抑或是做什么,显然都不怎么适宜。

    他的注视深沉,专注,申雅口干舌燥,一时之间倒也忘j茶几上的那杯水是倒给他的,伸手便去端水杯,与此同时,霍景承也正好伸出手,结果,他温热的掌心覆在了她的手背上。

    顿时,申雅犹如触电,手使劲的向回缩,她动作的幅度有些过于太大,水全部洒在了他的衬衣和西装裤上。

    “抱歉!”她连忙从身旁拿了干净的毛巾,给他擦着西装裤上的水。

    “无碍……”霍景承性感的薄唇扯动,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头顶,眼眸暗沉,凝视到她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又道:“我来便好……”

    “霍先生别动,马上就好。”言语间,她微微直起身子,西装裤已经擦拭的差不多,现在就余下衬衣。

    衬衣的触感极好,丝质的光滑,两人离的太近,他的气息充斥满她的鼻尖。

    如陈媛媛所说,淡淡的沐浴香气,还夹杂着些许烟味,属于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她脸止不住又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