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233章 我和你一起回去
    “我是你的男人,也是你孩子的爹地,无论有多大的风雨,我都会帮你们挡着,一切的烂摊子都由我来收拾,你们只要乖乖的待在我怀中就好……”

    叶梓晴胸口起伏,还在深深地呼吸着,他的温情足以将她心底那些猛烈的感情全部都勾出来,她的心在汹涌澎湃的跳动,想要开口,却似又有所顾忌。

    深深地咬着唇瓣,她坐在那里,两手收紧,心中剧烈的挣扎。

    他的视线,沉沉的落在她的双唇上,如花般娇嫩的唇瓣此时却被咬出两道深深地痕印,大手抵住她的下巴:“别咬着,我不喜欢,还有你爸妈那边留下的烂摊子我会去收拾,单国家的腿也有了知觉会慢慢恢复,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顾虑,全部都告诉我,我去处理……”

    凝视着他,叶梓晴的喉间似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还是不想要和我在一起,没关系,我不勉强你,擦把脸,我让司机送你回酒店……”

    沈少廷扯动薄唇,嗓音滑落而出,声线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轻柔的语线,足以将所有女人都融化掉,只是其中的苦涩却毫不遮掩。

    话音落,他起身,朝着房间外走去,俊美的神色上终是沾染上了些许黯淡,落寞。

    抑或,单国家的话并不是全部正确,或者,她心中真的是对他没有一点感情。

    那抹背影高大如树,他的话语如此温情,怀抱更是暖的让她发烫,可是此时,他却在一点一点的远离她。

    他让她待着,他会帮她撑起风和雨,他会去收拾留给父母那边的烂摊子,国家的腿已经渐渐有了知觉,她对他的感情还那么的强烈,那么,她又有什么可犹豫的?

    心底的那道声音在强烈的叫嚣着,抓住他,留住他,不顾一切的去留住他!

    不管不顾,不再犹豫,也不再去想,站起来,她向前跑去,双手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他,脸颊贴在了他温暖宽阔的后背上。

    身后猛然传来的力道撞来,然后被人抱住,一抹难以用言语的狂喜瞬间将沈少廷淹没,他执拗而不平的声线吐出:“你知道这样的举动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吗?”

    原来,从地狱到天堂,之间也不过是一刹那!

    “……知道。”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胸口的心跳动的那么狂乱,猛烈,急速,手脚发热。

    喉结滚动,他转身,目光路在她脸上,越来越沉,越来越重,炽热而浓烈,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

    有些尴尬,她偏过头,当四目相对时,竟有些手足无措,就连手都不知该放在那里。

    突然,他颀长的身躯一俯,火热的薄唇落下,她只觉唇瓣一软,他吻住了她!

    一股说不清楚的酥麻在舌尖蔓延,却又如此的狂野,放肆,他灼热的大手捧住她还有些湿润的脸蛋,360度无死角的亲吻。

    “那么记住,别再想要我放开你……”

    他高蜓笔直的鼻梁抵住她的,她的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心脏还脱轨似的狂跳,无力承受,整个人都发软的似是一滩春水。

    大手落到她的肩膀上,将她按的坐在边,沈少廷半跪在她面前,粗粝的指腹将她眼角的泪痕擦掉:“在这等着,我先去见你爸妈,等处理好后,再陪你一起回家……”

    摇头,她反手握住他的手:“我和你一起去。”

    “这么大一会儿都舍不得了,恩?先在这里待着,外面有佣人,需要什么就告诉他们,我很快就回来。”他柔声道。

    “我还是要回去,一起去吧。”她态度坚决,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一起面对。

    他拿她没有办法,随即,眉头又皱起:“先去把身上的婚纱换掉,真碍眼。”

    她破泣为笑,眼角还有些眼泪,沈少廷捏着她的耳垂,微哼:“又哭又笑,小狗撒尿。”

    “你才小狗撒尿。”她不满反驳,脸颊绯红,话语有些娇嗔,背对他:“你把拉链拉下来。”

    他大手一动,将拉链拉下,白希光滑的背便映入眼眸,眸光暗沉,她却已飞快跑进更衣室,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已换上简单的长裙。

    沈少廷大手滑落,与她纤细的手指五指相扣,两人并肩走出别墅,坐上黑色宾利。

    他的大掌厚实,温暖,不像她的,又小,又细,似是一折就能折断,她盯着他的手,可是想到郭艳芳和叶正霖,心中还是跳动不安。

    察觉到她的凝视,沈少廷抬起两人相握在一起的手,亲着她的手背,唇角勾着弧度。

    前面还坐着司机,叶梓晴的脸止不住有些微红,压低声音:“好了!!”

    “给你,亲回去……”说着,他将大手凑到她柔软的红唇边。

    她一推,故意嫌弃道:“你没洗手,脏!”

    他唇角的弧度又勾起一些,挑眉,转眼间,车子已经到达居民楼下。

    叶梓晴心中还是有些不安,从出生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冲动。

    “后悔了?”他眯着眼睛,好整以暇的睨着她,薄唇不断地亲吻着她的手背:“即便后悔也已经迟了,宝贝,你早已经没有了后路可退。”

    从他口中吐出的宝贝两字,没有觉得肉麻,反而滋生出一种说不清楚的颤栗感,和甜蜜感。

    紧绷的精神松懈了些许,她拍着他的手:“松开,快到了。”

    深呼吸,沈少廷送着衬衣上的领带,觉得有些紧绷,目光沉沉。

    “你在紧张?”叶梓晴看着他的举动,开口道,他这副模样的次数为数不多,更是难得看到他紧张。

    “只是领带系的有些紧罢了……”他如此道。

    “……”

    抬手,叶梓晴正准备敲门时,房门却已被人从里面打开,叶正霖出现在两人面前。

    忆及两人此时还牵着手,本能的,她的手挣扎,有些愧疚和不自然的叫道:“爸。”

    相比之下,沈少廷却优雅,大方,有礼:“伯父。”

    目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叶正霖只是冷声丢下一句:“进来再说!”

    走进厅,只见郭艳芳躺在沙发上,还正在揉着发晕的额头,而单国家就坐在一旁的轮椅上。

    看到两人走进来,郭艳芳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伸手点着叶梓晴,气的胸口发颤:“你现在是觉得自己能耐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