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232章 我已经答应放你走了
    沈少廷深深地凝视着她,似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凝视到骨子里,吞的连骨头都不剩,话语低沉,却又带着卑微和祈求。

    他穿着暗色西装,里面穿着白色衬衫,领口处系着银灰色的领带,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份贵气衬的很是优雅,与他带着祈求的话语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本就不是低声下气的人。

    可在爱情面前,谁又不是卑微的呢?

    她的心尖在颤,在跳动,可吐落出来的话语依然是那一句:“沈少廷,你真的不能再这样,我们不能再这样。”

    “怎么样都不可以?只要你说出来,能说的出来的事,我都去做,叶梓晴,我没有开玩笑……”

    他的话语再也认真不过,就连深邃的眸子都沉的,认真的令人生出几分慌乱。

    叶梓晴的心也跟着真的乱了,慌了,动了,甚至,只差一点,她便冲动的应声,她很怕,很怕这样专注认真的他。

    没有言语,她只是强迫着自己摇头。

    “再问最后一次,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他凝着她的眸子,又深了几分,嗓音更加暗哑,干涩。

    “嗯……”她的声音那么低,那么哑。

    他搂住她后背的手,又紧了几分,她的话语就像是尖尖细细的银针,一下扎在心头的那口软肉上,疼痛泛滥。

    力道很大,叶梓晴分明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是要被他狠狠地镶嵌进去,那么久,他都是寂静无声,等了许久后,却听得他应了一个字:“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代表了结束的含义。

    随后,他起身,整理着身上的西装,礼貌且略带冷漠与疏离,喉结滚动:“既然这是你心中所想要的,我便给予你,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也不会再见你,即便见面,也是路人……”

    那一刻,叶梓晴心中所浮现出来的并不是松口气的感觉,而是愈发的沉重,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压在那里。

    抬脚,沈少廷迈着长腿朝着房间外走去,一只手已落在门把上,却徒然顿住了举动,薄光闪烁:“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无论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你心中对我曾有没有过感觉?”

    她一怔,心被拉扯的像是即将要断开的弦一般,紧绷的疼。

    “我为了你放弃萱萱的抚养权,又妥协的放开你,从此以后不再纠缠,所以我要听你心底最真实的答案,我想,这个要求并不为过……”

    这一次,他的嗓音嘶哑的有些厉害。

    既然两人之间已经相互决定从此不再纠缠,那么,就更没有必要再说出那些让人心泛涟漪的话语,不是吗?

    微闭着眼睛,叶梓晴垂落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的将身上的婚纱攥紧在手心中,缓缓地吐出两字:“没有。”

    “谢谢……”沈少廷粗噶礼貌的道谢,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让司机送你回酒店。”

    话音落,他倨傲,冷漠,却有礼的走出房间,并顺手带上房间门。

    房间中彻底的安静下来,只有她一人的呼吸在空气中飘荡,流动,那么的孤寂,稀薄。

    心的那处空空荡荡的,下一瞬,眼眶却再也忍不住的泛红,湿润,碰触到那根敏感的神经,她眼泪如潮涌般的流溢出来。

    这一次,他和她之间是真的结束了!

    呜咽着,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将坏好的妆全部都弄毁,她却也不管不顾,头便那般埋在两腿之间,任由着。

    然,却不知什么时候,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沈少廷走了进来,颀长的身躯蹲下,凑近她,骨节分明的手指摸了摸她浸湿的脸庞,将眼泪擦去,哑声道:“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我已经答应放你走了……”

    她身子一僵,并没有料想到他会折身返回,头一侧却并没有抬起,带着浓浓的鼻音:“和你无关,我只是头发不小心扎到了眼睛。”

    “叶梓晴,你还要将我骗到什么时候,恩?”他难得一脸严肃,幽深暗沉的眸光中满满的都是心疼和无奈,俊眉紧紧地皱着:“你的头发已经全部都梳起来,那里还有可能扎到眼睛,连谎话都不会说,你让我怎么舍得放开你……”

    如此温情的话语却更像是催泪,她埋头掉着眼泪,声音含糊不清:“我没有说谎,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这一刻,她已清楚的知道,无论是感情,还是心中的情绪,都已经全部泄露。

    “妈的!见鬼的事实!”他终是忍不住爆了粗口,只想在她浑圆挺翘的臀部上狠狠地拍几下,沉黑的盯着她:“承认对我有感觉真的就那么难吗?”

    事实证明,温情就是他的障碍!

    “没有,我对你没有感觉,一点都没有。”她像是上架的鸭子,嘴依然还那么的硬。

    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沈少廷压抑着心底暴躁的情绪,让那份暴躁渐渐变的平和,然后动手将她抱进怀中,放在自己结实的大腿上,修长温暖的手指在她的发丝间穿梭,压抑了许久后,才终于开了口。

    “你永远都那么倔,学不会乖乖听话,婚期将近的那四天夜晚,是谁天天晚上十二点才睡,是谁话越来越少,越来越喜欢发呆,恩?”

    她一怔,肩头停止了颤动,这些,他怎么会知道?

    “单国家告诉我的,你心中的感情还有反应,都瞒不过他,他看得清楚且明白……”

    这次,叶梓晴抬起了头,红肿的眼睛看着他:“他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些?”

    “他了解你的性子,知道你倔强的就像是头牛,心中对他有愧疚,再加上你爸妈已经将婚礼准备到了那种地步,你肯定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可他想要的并不是你的愧疚,明白吗?”

    话语微顿,他又继续开口道:“所以,这场婚礼会取消,不会再继续下去,这是我和单国家谈话后得出的结果。”

    脑子中似是被投下了一枚炸弹,将她炸的轰轰作响,她惊愕的愣在那里。

    他们……他们……他们两背着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