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95章 她到底去了哪里
    她嘴角只是笑,心中却因为他这句话变的悲凉麻木,那阵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疼痛还有寒冷,只让她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面。

    身旁四周都是冰,冷意将她刺穿。

    “我是你的妻子,这样的权利够吗?”许久后,她抬头看着他,缓缓地道。

    我是你的妻子……

    因为这句话,沈少廷深邃的眼眸微动。

    “但那也却仅仅是我以为,我以为我是你的妻子,看来,又是我不自量力了。”

    下一秒,她淡淡薄凉的嗓音响了起来,明明还带着轻笑,但听起来却是那样的疼痛。

    他看着眼前的脸,如巴掌般,不大不小,却那般倔强,又如梨花那样清冷,他心念一动,想要伸手碰触她的脸颊,那种,莫名又冲动,来的凶猛剧烈,似还带着他没有察觉的怜惜。

    话音落,叶梓晴没有看向两人,而是直接走进卫生间门内,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她能清楚的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声音。

    但,外面始终是一片沉寂,没有半点声音响起,只有呼吸声,又过了片刻,然后响起的是朝外走去的脚步声。

    一前一后,两阵脚步声。

    嘴角扬起的笑是那般的苦涩,脸颊又是那么的僵硬,她动了动脸。

    然后,推开卫生间的门,她向外走了出去,没有去餐厅,而是径自走向了电梯,按下楼层。

    他的生日又关她何事?

    再说,多的是人给他过生日,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更何况,她在他眼中,只怕什么都不是。

    她的性子很爱憎分明,只要是自己的东西,便会费尽全力去捍卫,争取。

    但若不是自己的东西,哪怕别人递到面前,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她以为他是她的,以为自己有理,所以义正言辞,咄咄逼人的说了那么多,却抵不过他那么一句。

    他那句话就像是一巴掌打在了脸上,火辣,而又笑话,充满讽刺。

    还有,她永远都学不会在男人面前潸然落泪,柔弱如风,她本就是不是那样的性格,做不来。

    走在寒风萧瑟的街道上,叶梓晴低垂着目光拦下一辆出租车,坐进去,黯淡无神的望着窗外出神。

    似想到什么,她拿出手机,将电话给申雅打过去:“你现在在哪里?”

    “在月夜酒吧喝酒,你要不要来?”申雅显然已经喝得不少,说话都有些吐字不清。

    “好,也给我留两瓶酒……”她嘴角干干一扯,手落在胸口处,那里撕裂的疼,一阵一阵的……

    餐厅中。

    沈雨卿先走进去,隔了片刻后,沈少廷才走进去,落座。

    沈连爵留意到她的眼眶有些微红,诧异开口:“姑姑,你眼睛怎么了?”

    身子轻轻一颤,沈雨卿扯动着嘴角,淡道:“洗手液溅到了眼睛中,手揉了几下,就变成了这样。”

    了然,沈连爵又看了几眼餐厅门口:“嫂子呢,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打完电话吗?菜一会儿都该凉了……”

    闻言,沈少廷眸光微动,泛起一片涟漪,平静无波的脸庞也有了起伏。

    而,坐在一旁的沈雨卿手中的筷子微顿,余光似有似无的扫过身旁的沈少廷。

    苏岚的神色自然是不满,真的是搞不清楚轻重,也不看看这会儿是什么情况,一个电话竟然接那么久!

    沈连爵想要出去找一下,可是看到苏岚的脸色,只好打消了念头。

    今天是大哥的生日,他不想让场面变得不愉快。

    时间在渐渐地流逝,桌上的菜全部上齐,也动了筷,更甚至,有些菜都已经没有了温度,但,叶梓晴还是没有回来。

    目光低垂,沈少廷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随即,本就低沉的眸子一点一点的眯紧。

    距离他从卫生间出来,已经足有半个多小时……

    随即,他颀长的身躯从椅子上站起,扯动薄唇,淡淡丢下一句:“去打通电话……”

    前脚才一迈出餐厅,他的步子立即变大,行走如疾风,迅速朝着女卫生间而去。

    望着那抹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沈雨卿收回目光,喝了一口甜汤,虽甜,但却异常涩嘴。

    手不由自主捏紧身上的外套,她想,他只怕不是去打电话,而是去找叶梓晴。

    但,眼前这种状况,她自是不能追上去,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坐在这里而已。

    酒店的服务员正在打扫卫生间,抬头,正好看到一个脸庞英俊,身材健硕的俊美男人快步走进来。

    她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尖叫出声,正准备提醒男人走错卫生间时,却见他将卫生间的门全部都打开,似是在寻找什么。

    样貌这么俊美,可该不会是什么精神失常的bt吧?

    打扫卫生间的女人有些慌,身子紧贴在墙壁上,向外挪动着。

    转身,沈少廷站在女人面前,居高临下,嗓音低沉而阴冷:“这里的女人呢?”

    “什……什么女人?”女人紧张的有些结巴。

    “身穿杏色大衣的女人……”

    “我……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她已经离开了酒店……”

    眉拧起,他心头浮现出一阵无名怒火,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异常冰冷,噬人。

    这下,女人吓得更是连一句话都吐不出来了,贴着墙壁的身子微微发颤。

    收回眸光,沈少廷沉着那张俊脸,大步走出卫生间,骨节分明的大手从西装裤中将手机拿出来,将号码拨过去。

    第一次,传来的提示音是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待第二次再拨过去时,则是对方已关机……

    于是,印堂发黑,脸庞愈发的沉了,他步入厅,拿起黑色大衣,对着三人淡漠开口道:“走吧。”

    苏岚有些不解:“去哪里?”

    “回沈宅……”

    “你晚餐都没有吃什么,这么着急回去做什么?”

    看着桌上那些红红绿绿,色泽鲜艳,外形优美的食物时,他提不起一点兴趣,只是沉沉冷冷道:“如果你们还没有吃饱就晚点回沈宅,我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