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74章 两人开始闹别扭
    淡淡一笑,她仰起下巴,提醒着他:“如沈先生所说,这桩婚姻仅仅只是一场交易而已,各取所需罢了,既然我无权过问沈先生的私事,那么,沈先生自然也没有权利来过问我的私事,不是吗?”

    眼眸缓缓地眯起,沈少廷冷冷地睨着她,目光如三九寒冰,足以将人冻死。

    “怎么,沈先生不觉得我这些话说的很在理吗?”她也不惧怕他,只是反问道。

    “沈太太在外面招蜂引蝶,还想要让我当作没有看到,你当沈先生是死的?”他低沉的嗓音从唇中流溢而出。

    闻言,叶梓晴也缓缓道:“沈太太也是个活人,不是个摆设,不是吗?”

    白色的烟圈吞吐而出,熏得他的眼睛半眯,声音又低又沉,带着些警告的意味:“沈太太,如果想要保住肚子中的孩子,就不要试图来挑衅我的底线……”

    那阵烟味,呛的叶梓晴有些想流泪,手不自觉地握成拳,低声,嘲讽冷笑:“你既然都用筹码来威胁了,我还能听不懂吗?”

    他眸子变得凌厉,神色一下子更加冷峻,那阵袭来的烦躁又将他湮没,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气氛本不想闹得如此僵,可反而闹得更僵……

    低垂着头,她看着自己的脚尖,思绪出神。

    为什么又要再次去试探他呢?

    很明显,他心中爱的是姑姑,而她无非不过是件交易品。

    可是每一项交易都会有它的目的,比如,她的目的就是保住肚子中的孩子,那他呢?

    明知不该问,她却还是抬头,问出了口:“这样交易,你背后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厌烦,随便找个女人结婚,如此而已,还是对我有那么点意思,更抑或是,别有深意?”

    他吐出一个眼圈,没有言语,眸子眯起。

    顿了顿,叶梓晴的嘴角扯出一抹笑,皮动肉不动,自嘲:“恩,知道了,是我逾越了,以后都不会再问了。”

    又何必去问,明知道他不可能答,而她也不得不到结果,非要再去挑衅一下他,有意思吗?

    他,并不是她所能挑衅的,不是吗?

    闻言,心情愈发烦躁,将手中点燃的烟头扔在地上,抬脚,将还在夜色中明灭闪烁的眼头踩灭,他开口,吐出三个字:“回沈宅……”

    夜风吹过,叶梓晴的发丝在微风中轻轻飘动,她吐出一个字:“恩。”

    反正在家也待了有四五天,再过两三日就要过年了,一直待在家里,的确有些不成样,回便回吧。

    沈宅,总是要回的,只不过是个早晚的问题,他都过来接了,她就再坐一次顺风车吧……

    回到凌晨已经是十二点,苏岚已经睡了一小觉,正在厨房中喝水。

    听到脚步声,她走出来,看到走进来的叶梓晴,一脸不悦:“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没有料到苏岚竟然还没有睡,顿下脚步,她先是轻叫了一声妈,然后才开口解释:“去参加同学聚会,所以回来的有些晚。”

    放下水杯,苏岚一脸严肃,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你现在已经结婚,可回家总是回到晚上十一二点,成何体统?”

    此时,停好车的沈少廷走了进来,手臂环过她的肩膀,扯动薄唇,对着苏岚开口。

    “妈,我临时办点事,耽误了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

    这话一出口,苏岚自是不好再说些什么,责任明显都在自己儿子身上:“已经睡了一小会儿,有些口渴,便起来喝杯水。”

    “妈,我先上楼了。”叶梓晴礼貌的打过招呼,从他手臂中走出,径自朝着楼上走去。

    她回到房间,沈少廷还没有上楼,似是在厅和苏岚说话。

    走到床边,她拿起床上的被子,另外一只手夹着靠枕,放在沙发上,铺好。

    推开房门,踏进来的沈少廷看到的便是这一幕,眉皱起,他走过去,伸手扯住了她的手臂,嗓音沉沉:“睡床上……”

    闻言,叶梓晴突然间有些想笑,淡淡声音道:“连睡哪里,沈先生也要管吗?”

    他的眉心跳了跳,薄唇紧抿,眯起的眸子紧盯着她。

    “睡床上便睡床上吧,睡床上还能舒服自在些,没什么不好的。”

    言语间,她将已经铺好的被子和靠枕又拿回床上,神色始终淡淡的,没有丝毫情绪起伏。

    就在她铺床间,沈少廷去了浴室,等她铺好床,他也正好洗过澡,系着浴巾走出来。

    没有言语,也没有抬头,叶梓晴和他擦身而过,关上了浴室门。

    依然如往常那般纤细的身影,却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疏离,沈少廷一阵烦躁,眸子又眯紧了几分。

    温热的水流在身上流淌,她觉得舒服,自在,而且又放松,微微闭上眼睛。

    就那样躺在浴缸中,她将所有的那些烦心事都抛在脑后,不去想,不去理会,彻彻底底的放松,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一躺,足足躺了有三十分钟之久,只差一点,便会睡过去。

    洗完澡,叶梓晴走出来,而男人还没有睡,健硕的身躯倚在床头,被子盖到腰腹间,大手中拿着一本杂志,随意翻动。

    目光从他身上扫过,叶梓晴神色平静的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抹脸。

    冬天的气侯有些太过于干燥,这几天,脸干燥的有些稍起皮。

    听到脚步声,沈少廷手中的杂志滑落,眸子似有似无的扫过她的身影和举动。

    将爽肤水擦过之后,她伸手拿过乳液瓶,可乳液似是用完了,手拍打瓶身半晌,也没能挤出一点来。

    也就只好作罢,叶梓晴将空瓶放在一旁,然后掀开被子,合衣躺进去,闭上眼睛,直接入睡。

    整个过程,从头到尾,她余光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动作干净利索。

    已经滑到薄唇边的晚安两字就这样硬生生的顿住,沈少廷俊美脸庞上的神色似乎微微有些僵硬和尴尬。

    将手中的杂志放到一旁,他大手略微烦躁的揉捏着眉,俯身,将床头灯关掉,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听到从身边传来淡淡而平稳的女人呼吸声后,沈少廷才闭上眸子。

    许久之后,叶梓晴的眼睛缓缓睁开,侧身,背对着他,身子尽可能的向着床边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