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错嫁成婚:总裁的神秘甜妻叶梓晴沈少廷 > 正文 第54章 我想要出去一趟
    她脸颊白希透红,皮肤更是细腻,甚至连毛孔都看不到,睫毛又翘又长,像是一把小扇子从他心上扫过。

    清淡好闻得橘子香飘过来,他深深地呼吸了两口。

    她似睡的很熟,却又有些不舒服,无意识的,眉头有些微微皱起。

    沈连爵定定的看了许久后,两手小心翼翼的转过她的身子,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动作很轻,很柔,怕会吵醒她。

    即便她整个人都依在他身上,可沈连爵未曾觉得有一丝沉重,有的不过是心动。

    恩,如果这条路没有尽头,那便多好,他便一直可以拥有他心中所想要的。

    *

    主治医生从重症监护室中走出来,神色欣喜:“沈总裁,沈助理醒来了。”

    闻言,眼眸半眯的沈少廷迅速站直身子,扯动薄唇:“她现在状况怎么样?”

    两天两夜未曾合眼,他的嗓音沙哑的犹如划过的木琴,沙沙哑哑,却又性感到了极致。

    “状况良好,但她伤到的部位是腿还有头,所以要谨慎一些,最重要的还是多休息。”

    “恩,知道了……”沈少廷面色微凝的点了点头。

    医生离开,他推开病房门走进去,床上的沈雨卿已经睁开眼睛,只是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看到沈少廷出现在面前,沈雨卿有瞬间怔愣,怔怔的望着他。

    冷冷的睨着她怔愣的神色,沈少廷俊美的脸庞一片冰冷,没有丝毫情绪起伏。

    她的嘴唇很干,很涩,缓缓地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他冷冷反问。

    “你没事吧,这里才地震结束,说不定还有余震,不安全……”沈雨卿轻轻地咳着。

    还沾染着猩红的眸子将她笼罩在其中,沈少廷冷嘲热讽:“你竟然还知道不安全……”

    话音微微一顿,他狠狠地盯着她,只恨不得将她捏死,声音又沉又狠。

    “我来看你的命到底有多硬,看你到底有没有死在这里,沈雨卿,你倒真是好样的,恩?”

    身子轻轻颤栗,沈雨卿有些害怕他这样的眼神。

    喉咙干涩的像是冒烟,她咽了咽口水,仰头看他,转移开话题:“我渴……”

    她很矛盾,他喊她姑姑的时候,她难受,想让他喊沈雨卿……

    可他喊沈雨卿的时候,她又害怕,害怕自己会心动……

    闻言,他冷冷的看了她几眼,转身,向着病房外走去。

    沈雨卿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就在他快要踏出房间时,轻轻说了一句:“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你,真好……”

    脚步顿了片刻,但他没有言语,也没有回头,随后,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这时,护士进来换药,二十二三岁,活泼,开朗。

    “沈助理的命可真好,都快羡慕死我了!”

    沈雨卿清婉一笑,疼痛让她说话都有些困难:“羡慕我这样躺在床上?”

    “当然不是,而是刚才出去就像是模特一样的男人。”

    护士的眼中和话语中尽是爱慕:“他对沈助理可真好,从沈助理进急救室开始,他就一直在外面等,沈助理昏迷了两天,他也守了两天,连眼睛都没有合一下,真好,我什么时候也能找到这种男朋友!”

    长的俊美,身材如模特,最重要的是对女朋友还那么好,怎么可能让人不眼红?

    闻言,沈雨卿怔在原地,心中思绪翻滚,就像是湖水猛然拍打着岸边。

    她昏迷了两天,而他守了她两天。

    如果说刚才美国回来时,她看不透他对她的感觉,那么现在,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他,还爱着她……

    而她在昏迷过去的那一刻时,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也全部都是他,强烈的想着他。

    换了点滴,护士便退出去了,房间中只剩下沈雨卿一人,她的呼吸淡淡在空气中回荡。

    此时,她有些害怕,心似乎已不再受控制。

    脚步声传来,沈少廷端着一杯温水走进来,面无表情的站在床边,始终没有丝毫情绪。

    随后,他的大手拿过棉棒,将棉棒蘸湿,然后再在她的唇瓣上来回摩擦。

    医生说病人刚醒过来,不能饮水,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消除干燥和口渴。

    目光落在他脸庞上,沈雨卿轻声道:“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没有理会她,沈少廷似是没有听到一般。

    “你是在生气吗?那个时候,孩子就躺在房间中哭,我听得清清楚楚,没有办法不去管孩子。”

    “我为何要生气?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他声音淡淡。

    “少廷,你能不能将托盘挪一下,我腿疼。”沈雨卿倒吸一口冷气。

    冷笑,沈少廷扯动薄唇,冷冷道:“你还知道痛?我以为沈助理伟大到连什么都感觉不到,没想到,竟然还知道痛……”

    听着这冷嘲热讽的话语,沈雨卿心中竟感觉到甜蜜,幸福。

    他在乎她,所以才会冷言冷语,故意冷嘲热讽,这也是他的性格。

    “我是人,有感觉,自然能感觉到痛,下一次,我会注意。”

    抬头扫了她一眼,他恢复了如常的冷漠和淡然,淡淡吐出几个字:“你随意……”

    房间中,两人的呼吸声在流淌,沈雨卿却喜欢极了这份静谧,目光有意无意的总会落在他身上。

    时间似又回到了三年前,当时的他们也是这样。

    只是,这份静谧没能维持太久。

    沈连爵和叶梓晴推开房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看到两人,沈少廷深邃的眸子中难得浮现出几分诧异,看向沈连爵:“你们怎么来了?”

    “妈让我和嫂子过来的,说让照看你们。”沈连爵开口,目光扫过大哥的手。

    沈雨卿轻咳一声,微笑着看向叶梓晴:“梓晴也来了啊,能不能麻烦梓晴帮我个忙,用棉棒将我的嘴沾染湿,少廷一个大男人做起来有些笨拙……”

    刚才的那份幸福就像是偷来的,当看到叶梓晴突然出现在面前,她竟有种被抓*歼的感觉。

    “好。”叶梓晴也笑着,开口应道,走过去,直接从沈少廷手中接过水杯和棉棒,余光连扫都没有扫他一眼。

    而是,和沈雨卿闲聊着:“姑姑是不是伤的很重?”

    “腿有些重,其他地方都还好。”

    “那就好,我和连爵刚才过来的时候听说姑姑救的那个孩子毫发无伤,这会儿已经睡着了。”

    “那就好,我也就放心了。”沈雨卿松了一口气。

    沈少廷眯起的眸光落在叶梓晴身上,渐明渐暗。

    “房子空的还不少,晚上你们就住在那边,只是不能睡的太过实在,因为余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警惕一些……”

    沈雨卿不放心的对着几人道,昏睡了这么久,她也不知道发生过几次余震。

    但每一次余震都不可小觑,最不利的时间尤其是晚上,因为那个时候人们通常都在熟睡中。

    “姑姑,我们都知道,你才刚醒过来,少说点话。”沈连爵开口道。

    “……好,总之你们自己多留意些。”沈雨卿轻咳一声,能听的出来,她身体非常虚弱。

    几人还在言语间,沈建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秘书。

    “爸……”沈少廷倨傲的下颚微点,淡淡打着招呼。

    沈连爵走过去,手臂直接搭在沈建雄的肩膀上:“爸,这么长时间不见,您依然这么潇洒英俊啊!”

    “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毛病一点都没改,看看你哥,多沉稳。”

    “家里有一个沉稳的就好,如果两个都沉稳的话,那岂不是闷死了?”沈连爵不以为然摇头。

    无奈一笑,沈建雄的目光落在叶梓晴身上,打量了几眼:“这位是?”

    闻言,叶梓晴微咬唇瓣,思虑着自己到底怎么样打招呼才算妥当?

    总不能开口便直接说,爸,我是的你的儿媳妇?

    还在犹豫间,沈少廷目光扫过来,低沉的嗓音已经开了口:“叶梓晴,我的妻子,你的儿媳……”

    看着叶梓晴,沈建雄爽朗一笑:“看来我刚才的话倒是问的奇怪。”

    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叶梓晴索性也不言语,只是淡笑,她看的出来,沈建雄对她的态度称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

    “哥,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物资,救援,都已经到位了吗?”沈雨卿开口道。

    瞬间,沈建雄的神色严肃,正色起来:“物资到了一部分,但却根本不够,还有救援,已经在往这边赶过来,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别想那么多,那些事有专门的负责人。”

    话音落,他又续道:“还有几间空房间,一会儿让小张带你们过去,我只是忙中抽空过来看一眼,就先走了。”

    沈少廷和沈连爵将他送到了病房外。

    几人又在病房中待了很久,叶梓晴还喂沈雨卿吃了点粥,帮她擦了脸。

    等到沈雨卿熟睡后,三人才随着一直在等待的助理小张离开。

    住的地方距离医院走路也就是十分钟,很快便到了,房间简洁,干净,厨房,卫生间,该有的都有。

    但许是由于地震的缘故,房间中没有供暖,很是寒冷。

    倒了一杯温水,叶梓晴握在手中,热意从杯子中传递出来,手心跟着发热。

    将脱下的大衣放在一旁,沈少廷坐在床边,大手轻轻揉捏着眉间。

    两天两夜没有睡,这会儿觉得头有些不大舒服。

    他眼眸中的红血丝和脸庞上的倦态,叶梓晴看的清楚:“困了就睡吧,我出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