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修复你的记忆 > 正文 四十七 赝品
    林曦难得有机会和莫雅单独聊天,所以岂能把这个位置让给杜泽坤呢?更何况杜泽坤还不是什么好鸟,把莫雅放在他身边,林曦哪能放心啊。

    “我找莫雅女士有事情要谈。”杜泽坤强调说。

    “不行,莫雅女士不亲自谈业务,有什么事情去找冯云霞女士。”林曦说完转身过来要继续和莫雅聊天。

    “莫雅,我想和你聊聊。”杜泽坤见赶不走林曦,就直接对莫雅说道。

    “对不起、杜先生,我确实不谈业务,您还是去找冯姐吧。”莫雅说道。

    “我不贪业务上的事情,我想和你说点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对不起,我们好像不是很熟,所以您还是请坐那边吧。”

    “莫雅,我觉得你是我见到过最美丽的女人,我对你已经一见钟情了,我虽然只是个留学博士,但是我现在已经在自己做科研项目了,所以我觉得……”杜泽坤见自己难以单独和莫雅私聊了,所以就不顾场合的开始表述自己的心境了;但是才说一半,就被林曦打断了。

    “你觉得你很了不起啊?其实你就是一个白痴,做科研能特么证明啥啊?你又成果吗?博士多了去了,你又不是最好的,就你这吊样,还不如送我呢,赶紧滚一边去,不然我们就说你要闹事了。”

    “你滚一边去,我还要和莫雅深入的谈谈呢。”

    “我特么看你是欠揍了吧?”林曦恼怒的起身并伸手抓住杜泽坤的脖领子。

    杜泽坤也毫不示弱,抓住了林曦的手腕想迫使他松手,但是他却没有林曦力量大,没能掰的动林曦的手。

    这两个人要打架,其他的乘和空乘人员都看到了,立刻就有安保人员和空姐走了过来,拦住了他们;而阮溪婷和冯云霞也看到了这个情况,急忙也跑过来了。

    因为有莫雅的证实,林曦就是正义的一方所以他没事;而杜泽坤因为骚扰莫雅,而被空乘和保安带到了后面,阮溪婷也跟过去解释。

    “她们娘俩这是在玩套路,想把冯女士调走,让杜泽坤过来接近莫雅。”林曦怒道,他在和杜泽坤争吵中,已经获取了他的记忆信息,知道了她们母子的计划。

    “我觉得也是这样,不然阮溪婷为什么非要在飞机上谈业务呢?”这一次冯云霞和林曦的立场一致了。

    “我们以后不要再搭理那对母子了,他们真的不是好人。”莫璇说道。

    这个插曲让杜泽坤暴露了本性,他还真是装出来的君子,所有的礼貌、绅士风度都是在表演,而他的所谓博士学历,其实也说野鸡大学的产物,不然也不会专门养毒蛇来研制化妆品。

    而这个事件也让莫雅对林曦更加的信任了,她非常感激林曦在关键时候能够保护自己,林曦在她心里的形象进一步得到了改善。

    重新坐回的自己座位之后,莫璇也感激的对林曦说:“谢谢你保护我姐,其实你应该揍杜泽坤,让他以后都不敢在靠近我姐才好。”

    “我去,你这是看热闹不怕事大啊?哦、不,你这是想一箭双雕啊,我把他打了之后,也被带走调查,然后就不能和你们一起了对吧?”林曦盯着莫璇说道。

    “哟,你还学的会分析了呢?看把你能的,我就不该跟你道谢。”莫璇被气得转头看向窗外了。

    林曦看莫璇这样,立刻笑了,他知道自己误会她了,不过两个人斗嘴也成了习惯,误会也就误会了,不是啥大事。

    两个小时之后,飞机到了川西省的首府康锦市的机场;林曦他们立刻下了飞机,而阮溪婷和杜泽坤则需要到机场警局去说明情况;警察过来把她们母子带走了。

    不过这里是阮溪婷的老家,所以她很快就摆平了这件事,然后带着杜泽坤也离开了机场;不过这娘俩可算是把莫雅、林曦恨上了,发誓早晚要报复他们的。

    而且阮溪婷还真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出了机场她就安排人开始调查林曦他们的行踪和来这里的目的了。

    阮溪婷觉得这里是她的主场,所以收拾起林曦他们来那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在这里还不会暴露自己。

    林曦他们自然不知道阮溪婷开始展开报复了,他们还是按照既定行程在去往购买青花瓷的路上,那里是康锦市下面的一个郊县,从机场过去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而早上冯云霞就安排了车在机场等候了,所以他们才能马不停蹄的继续赶路。

    川西省这边的山非常的多,而且还很高大,这边也是人杰地灵之地,人才辈出、遍及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几个人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风景,但没有说话,因为司机是要出售青花瓷的那个人派来的,所以他们不便在讨论这件事了。

    很快他们来到了郊县,并且直接被带到了一座院落中,那件青花瓷的主人就等在这里呢;这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但是很敦实,长得也很憨厚。

    看到车子进了院子,这人笑着从台阶上下来了,并来到车前,给莫雅开车门。

    “哈哈……,莫雅女士亲自过来了,这真是让我感到荣幸、这个小院也蓬荜生辉啊。”主人大笑后说道。

    “黄先生好,我们打扰您的清净了。”莫雅礼貌的说。

    “哎呀,您真是太气了,诸位能来到我这里,我真是惶恐啊,欢迎、欢迎,请里面用茶。”黄先生说道。

    说完他在前面引路,莫雅紧随其后,大家跟着一起进了正厅之中。

    林曦打量了屋内的陈设,发现这个黄先生还应该是个雅士,因为屋内摆放的都是书法、山水画、玉器、瓷器等物件。

    不过在对门的墙壁前却摆着一个雕龙的多层剑架,上面横放着三口宝剑,很是显眼啊;难道这位黄先生还会武术吗?林曦心里猜测到。

    几个人围坐到茶海坐定,然后黄先生开始洗茶、泡茶,大家都静坐等待;很快茶水递到了众人面前,黄先生也开始说话了。

    “莫雅女士,想必这次你来是为了那件明代的青花吧?”

    这就是明知故问,不为了青花瓷,莫雅会来这里吗?

    “是的、黄先生,我确实是为了青花瓷才来的;您在网上发布的那则消息我看到了,前几天冯姐过来也看了,所以我今天过来想再看看,如果真的可心,那我就准备把它带回去。”莫雅说道。

    “哦,那好,我现在就把东西拿出来,您掌掌眼。”黄先生说罢起身进了内室。

    这时莫雅看向林曦,林曦立刻对她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她的意思,一会找机会上阵辨别真伪的。

    没多久黄先生出来了,双手捧着一个大盒子,走过来之后小心的打开盒子,取出一件青花器具。

    林曦立刻盯着这件青花看起来,但见这件青花瓷具高约半米,大肚小口、口径约二十多公分,上有隆起的口盖,盖上又宝珠型圆钮;器身溜肩平底,有青花装饰,最显眼的是其腹部的双龙腾飞、并海水朵云纹饰。

    “诸位,这就是那件双龙纹盖罐,是我多年前从一位藏家手中购得,当时的价格就十分惊人了;最近我遇到了点难事,所以才在网上发布消息,准备用它换点钱应急。”黄先生介绍说。

    大家都在看这件瓷器,所以没说话;林曦还其身来到瓷器跟前,仔细查看,甚至伸手把盖子打开,向内部看了看。

    里面是素釉没有色彩,但是林曦却看到了里面有一道细纹,这好像是破裂的痕迹啊,于是他问道。

    “黄先生,这里面怎么有裂痕呢?这件东西是残品吗?”

    “哦,我正要说明这个;确实,这是一件有瑕疵的藏品,它内部出现了裂痕,但是却没有破碎,还是完整的一件物品;这也是我只卖三千万的原因,如果不出现裂痕,它的价值可能要超过亿元了。”

    “哦,那黄先生,这东西不会马上破碎吧?它真的不是残品吗?”

    “这你们放心,这件物品绝对不是残品,是完整的器具;而且你们看,这绝对是明代有名的官窑,下面有款;器具的器型、釉彩、画工、底足、胎体,哪一点都是明代的特征。”黄先生开始用专业的术语推荐起来。

    但是,林曦这边却‘嗡’的一声,收到了一个暗虚的提示符号,这是一个浑身缠着绑带的人,但是却标注着木乃伊的字样。

    林曦又差点笑场,因为这个木乃伊的提示符号表明的就是赝品,用人假扮的嘛,自己这记忆解码的能力还变得幽默起来了。

    “那个、黄先生,不好意思,我打断您一下,您这个青花真是从别人手里买的吗?”林曦想了解细节,搞清楚这件物品的来处。

    “当然了,这大约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实在南粤那边花高价购得的啊。”

    “那您现在还能找到卖给您的人了吗?如果能,那就退货吧,这明明是件赝品,您就不要再骗我们了。”林曦带着笑说道。

    “啊?”黄先生愕然。

    莫雅、莫璇和冯云霞也都很惊讶,几个人都盯住了林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