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修复你的记忆 > 正文 三十七 刁蛮女人
    洪珏挑明了林曦三人的身份,不过这却让现场的人更加的惊讶了,因为非专业厨师都能把菜做的这样出色,这是他们没想到的。

    这时门口响起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随后一位中年妇人走了进来;她看到林曦他们后,打量了一下;随后佣人就过去小声的介绍了情况。

    “哦!还有这事?”妇人听了介绍后也很吃惊,再次看向林曦三人,然后问道:“你们真不是专业的厨师?”

    “我们确实不是专业的厨师,不过我们却受到过专业的训练;这位女士,您觉得今晚的菜品口感怎么样?”林曦回到后又问道。

    “说实话,我觉得还不错,甚至超过了赵侗的水平;但是,我想知道,你们不是专业的厨师为什么敢出来接单啊?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欺骗吗?”女人问道。

    “阿姨,他们就是招摇撞骗的,开了一个心理咨询工作室,也没啥生意,不冒充厨子赚点外快,可能都生活不下去了。”洪珏带着嘲讽说道。

    “洪珏,我怎么觉得你说的不现实呢?莫璇的姐姐可是大歌星莫雅啊,她怎么能没钱生活呢?”那位少爷说道。

    “呃、我说的是那个假厨师。”洪珏尴尬的说。

    “我们虽然没有厨师职业证书,但是不代表我们的水平不行;我们依靠自己的双手赚钱,这也是无可厚非的。”莫璇说道。

    “呵呵,话虽然这样说,但是我们毕竟是请专业的厨师啊,可你们没资质,那就是假的,是骗我们的,所以我们还是上当了。”妇人脸色微冷的说道。

    “夫人,难道您没有吃到可口的饭菜吗?”李汝佳问道。

    “这和饭菜可不可口没关系,我说的是我们没受到尊重,你们和赵侗骗了我。”

    “夫人,赵叔叔今晚太忙,所以才让我们来的。”

    “他忙就可以不重视我们吗?我难道不如那些只花几百元的人重要?”

    “那夫人您觉得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呢?”林曦感觉这个女人想为难自己这边的几个人,所以他立刻反问道,他也是有火气的人。

    “我觉得我要向赵侗索赔,他要为欺骗付出代价。”

    “您想索赔多少?”

    “我们这餐食材的全部费用。”

    “那是多少钱?”林曦继续问道。

    “十万吧。”

    “好,我们赔了。”莫璇说完,转身对莫璇和李汝佳说:“走吧,我们们回去吧,明天我把钱转给赵叔,这样的人家以后不要再让他接单了。”

    林曦和李汝佳都没说话,他们知道那个女人挑理了,但是他们也知道莫璇的想法,就是不能让赵侗承担责任,不然会影响他在厨师行业内的名声。

    莫璇立刻就答应她了,就是为了保护赵侗;因为真的闹出去,赵侗也确实有过失;但是我们认赔了,那也就把过失抵消了。

    按说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服务,也不至于非得要资质吧?可是这个女人却还要索赔,这可是有点过分了。

    莫璇把责任承担下来,那这家人的人品那就会在厨师中间传开了,甚至会在很多场合、很多行业间传开,大家都会知道这家人的品行,以后这家人再找服务也就不容易了。

    “等等,呵呵……,脾气怪不小,我是和你们闹着玩的。”女人笑起来了,她也想到了这些,毕竟名声很重要。

    这要是传出去,说她为难厨师,而且还是几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那可是很丢人的事情啊,所以她又想把事情缓和下来了。

    “夫人,你这是拿我们开心吗?我们可不是来给您当玩笑对象的。”莫璇不高兴的说。

    “哟,你还不高兴了?那我就开这个玩笑了,你又能怎么样?”

    “我这里有视频,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录制了,我们会找你说的赔偿的,但是我们不接受你开玩笑的说法,我们宁愿赔偿也不愿意让人随意拿来开玩笑。”莫璇就是这个臭脾气,她要是不高兴了,那谁也不惯着。

    “嗬,你个小丫头脾气倒不小?这以后谁敢娶你啊?”

    “这不劳您费心,即使没人敢娶我,我也不会向您一样刻薄。”

    “你、你还伶牙俐齿的;小丫头,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你能拿走证据吗?我可以让人抢下你的证据。”妇人有点恼怒了。

    “哎呀,你好大的威风啊?这不就是杜衡元的家吗?你是他什么人啊?能这样作威作福,看样子是他的妻子了?”莫璇竟然知道这家的主人是谁,这可是林曦和李汝佳没想到的。

    其实,莫璇早就认出她来了,因为她见过这个女人。

    听了莫璇的话,那个女人也很惊讶,但是她立刻又说:“既然你知道这是谁的家,那还敢这样放肆?”

    “哼,我舅舅是顾振生,我想你应该知道他,所以我不用证据也能闹的你们家翻天覆地。”莫璇气哼哼的说。

    “啊、你是顾部长的外甥女?哎呀、是了,莫雅的妹妹啊。”女人这时才如梦方醒的理顺关系。

    莫璇没在说话,转身示意林曦和李汝佳向外走;这次林曦他们的底气足了,所以也就很愿意配合莫璇表演了跟着向外走。

    而桌上的其他人也没想到弄成这样,特别是洪珏,看到莫璇如此强势,他都有点发蒙了,因为他知道这家主人是谁,他可不敢在这里造次,而莫璇却把女主人给震慑住了。

    其他的人也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没人敢站出来帮着女主人了,也没人愿意当和事佬,因为怕弄不好把自己卷进去。

    正当林曦他们向外走的时候,门外却进来一位穿着军装的男子,这人五十几岁了,器宇轩昂的,很有气势。

    在看到林曦他们之后,男子感到诧异,于是问道:“你们是泽坤的朋友吗?为什么要走啊?”

    “我们可没那份荣幸成为地方军首长公子的朋友。”莫璇依旧冷着脸说道,而且脚步都没停下。

    男子被弄得一愣,但是没有再问;不过这时候里面的女人却出来了,看到男子后急忙说:“衡元,别让他们走,我们之间有误会。”

    “发生什么事情了?”杜衡元问道。

    “我、我就开了个玩笑,他们就生气了。”女人说道。

    林曦他们都听到了这句话,但是谁也没理会,而是继续向外走,并直接出了门。

    不过这时杜衡元和他妻子追了出来,因为那女人已经用三言两语解释了事情的起因;杜衡元当然了解他妻子的脾气,所以知道这件事一定是他妻子阮溪婷生事造成的,于是他急忙追出来道歉。

    此时他还不清楚莫璇的身份呢,阮溪婷也没来得及说;这说明杜衡元还是不错的人,虽然贵为地方军首长,但是却愿意向林曦他们道歉,这也是难能可贵了。

    “几位年轻人,留步、留步。”杜衡元喊道。

    林曦和李汝佳听到后立刻站住了,但是莫璇还在继续走。

    “行了,差不多得了,还真想陪十万元啊?”林曦蜡烛莫璇后说道。

    “哼、不治一治那个女人她就总作威作福的,总觉得比别人高一等,一副官太太的模样。”莫璇生气的说。

    原来莫璇早就知道这个女人的德行,非常的刁钻、不好相处,她舅妈以前就和她说起过,而且还给她专门介绍了呢,因为莫璇姐妹在这里生活,所以家里人就把当地的重要人物介绍给她们,特别是杜衡元一家,他们和莫璇的舅舅都是军人,所以还是着重介绍的,因此莫璇印象深刻。

    今天开始的时候,莫璇真就没想起这个人,但是女人开始为难他们的时候,莫璇突然就响了起来,所以她也开始发飙了。

    “几位年轻朋友,对不起啊,都是我们不好,我们不该教条,既然你们已经完成了工作,而且质量不错,那我们就要按照约定付费,你们稍等我把钱拿给你们。”杜衡元非常气的说。

    “我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其实就是误会。”阮溪婷急忙从包里拿出两沓钞票递给杜衡元,然后解释道。

    “行了,先把钱给人家吧,说那么多干什么?”杜衡元不高兴的说,然后拿过钱递给林曦。

    但是林曦没接,因为这是两万元,比自己应该收的八千要多,所以他不能拿。

    “太多了,我们只收该收得钱。”

    “哦、那是多少?”杜衡元问道。

    “八千”

    “都拿着吧,多出来的算是我们道歉的。”阮溪婷说道,她想讨好莫璇。

    “我们不需要施舍,我们不是要饭的。”莫璇拿过一万元,然后数出两千还给杜衡元,剩下的装入包中。

    阮溪婷被抢白的脸色又不好看了,但是这次她没在说话,因为她知道莫璇确实不好惹,人家背景强大啊。

    但是这个时候那名女佣却急冲冲的跑过来了,对阮溪婷说:“夫人,他们一起来的另一个人被您的小龙给咬了。”

    “啊!人在哪呢?”杜衡元立刻惊讶地问。

    “在厨房那边呢。”

    “快啊、去拿解药。”杜衡元立刻回头喝道,然后他就向着厨房那边跑去。

    “哦,好。”阮溪婷答应一声立刻跑回屋内去了。

    而林曦他么三个早就先一步跑过去了,毕竟是蒋春成受伤了啊;但是他们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咬伤的他,啥是小龙啊?难道是蛇?

    等跑过去一看,果然蒋春成是被蛇咬了,杜家竟然还养了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