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修复你的记忆 > 正文 八 偷艺拳法
    再次得到董少军的回应,林曦信心更足了,他立刻接着提问了。

    “大哥练的是舒隐拳?等我好了,我也想学,拜您为师怎么样?”

    “我、不行,我师父、师兄都是高手,我可以给你介绍。”董少军还很谦虚。

    而林曦也不断的接受到他关于舒隐拳的记忆信息。

    “您师父现在还收徒吗?他多大年龄了?”

    “我师父已经六十五岁了,现在他不收徒了,不过我师兄朱庆福和师弟、师弟……”董少军忘了师弟的名字。

    不过林曦已经知道了,他急忙提醒说:“杜望胜师父吧?”

    “对,师弟杜望胜收徒弟,他们的功夫都比我好。”

    “那舒隐拳的特点是啥啊?”

    “舒隐拳宗出少林,行侠仗义存于心;门内弟子多行善,为非作歹定杀身。练拳先修品行高,舒隐张弛互依靠;内修精进化于气,外展拳威永不倒。……”董少军竟然开始背诵起舒隐拳的口诀来了。

    而林曦这里则大量地接受到了董少军的记忆信息,这其中就包括舒隐拳的招数和练习方法,这让林曦感到惊喜,自己竟然用这样的办法获得了拳术;这又是意外收获啊。

    这个时候,一个护工过来了,她是来给杨小娥送水和药的,杨小娥起身迎了上去。

    林曦利用这个机会又突然问董少军:“大哥,车祸当天您还看到什么了?”

    “白马、彭川打电话。”这一次董少军表达的更清楚了,而且他接着又说出一句话:“看电影。”

    这句话之后,随即林曦接收到了他的一些记忆信息:董少军在一个影院里看电影,不过,董少军的记忆中显示,那部片子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去看了,他之前看过首映,而且对这个片子并不怎么喜欢。

    “叮叮”林曦又收到一个提示符号,卡通荧幕、上面有一个电影名《一个人的武林》。

    “大哥,不喜欢那部电影,你怎么还去看啊?”林曦脱口问道。

    “咦,对啊,不喜欢怎么还去了呢?啊、啊……、我的头。”董少军又抱着头痛苦的叫了起来。

    “怎么啦?这是又犯病啦?”杨小娥跑过来问道,然后赶紧安抚董少军,并给他服药。

    之后董少军在杨小娥的陪伴下离开了,而离开的时候,杨小娥还特意看了林曦一眼,眼神中带着担忧。

    这一次林曦看到了,但是他不知道杨小娥为啥担忧,可能是她觉得董少军受到了伤害吧?因为从第二天开始,林曦他们再也没在小亭子见到董少军,显然杨小娥是不想让林曦他们接触董少军了。

    “怎么样、是我胡思乱想,还是你对我缺乏信心?确定是彭琛打电话了吧?”林曦问莫璇。

    “这、不科学啊?你怎么能知道他心理所想呢?”莫璇有点服气了。

    “这很科学,读心术就是一个学科。”林曦赶紧又把话题拉回正轨。

    然后他把情况向张元义进行了汇报,张元义也大吃一惊,因为确实证据不支持彭川打电话这个情况。

    “一定是董少军处于思维混乱中,所以才胡说的。”张元义判断道。

    “我觉得他说的是事实。”林曦确实敢保证,但是他却不能用事实说服别人。

    “好了,我们还要搜集证据。”

    “张叔,你们调查一下在事发前哪个影院重播了《一个人的武林》这部片子,看看能不能调查一下董少军去了没有,在那里他和谁见面了。”

    “啊?这和案情有关吗?”

    “有关,我推断董少军在电影院见了熟人,很可能是预谋作案。”林曦这是推论出来的。

    他是基于董少军不喜欢这部电影、还不是第一次去看这个情况推断的,不喜欢还去看第二次,那就是有人约的啊。

    而为什么选择电影院呢?因为董少军喜欢看武打片,可以掩人耳目;但是请他去看不喜欢的片子,这说明那个人知道他的爱好,但是应该了解不深;也就是说是熟人,但是又不十分熟,这样的关系见面有何目的呢?林曦觉得是商量事情。

    “好吧,我查一查。”张元义有些敷衍的说。

    随后的两天,林曦和莫璇没能见到董少军,他们不来小亭了;不过张元义告诉林曦,董少军还在医院。

    于是林曦没事的时候,就开始在医院的各处闲逛,以期在遇到董少军。

    这两天莫璇的学校考试,她也没时间总来这里了;林曦只能是自己行动了。

    结果他没碰到董少军,却碰到了抱着孩子取药的杨小娥了。

    “哟、大姐,你来取药啊?”

    “哦,是啊,你也取药?”杨小娥回答说。

    “啊,这是您的孩子啊?长得真可爱,多大了?”

    “谢谢,他九个月了。”

    “九个月该学说话了吧?平常乖不乖啊?”

    “已经开始冒话了,爸爸、妈妈偶尔会说,不过不清晰;平常也不省心,太粘人了。”

    “那您可真是辛苦啊。”

    “唉,摊上这样的事情也没办法。”杨小娥有点悲戚。

    “是啊,糟心啊;孩子爸爸呢?这两天好点了吗?”林曦顺嘴问道。

    “哦,他在病房呢,还那样,我看很难好了。”杨小娥越说越伤心。

    但是,杨小娥在回答完之后,林曦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因为他接收到杨小娥的记忆信息太出乎意料了,以至于他都忘了回答杨小娥的话了。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说:“大姐,不要灰心,大哥的病一定能好的。”

    “谢谢,那我回去了。”说罢、杨小娥抱着孩子离开了。

    等回到病房,林曦的脑海中有了一个推论,而且相当的大胆。

    下午莫璇来了,还把自己的女同学李汝佳带来了。

    李汝佳没有莫璇个高,也比莫璇胖,还戴了一个眼镜,她也是美女,看起来比莫璇温暖多了。

    “林曦,汝佳想求你个事,我这边已经答应了。”莫璇说道。

    “也是需要读心术帮忙的吗?”林曦问。

    “是,我父亲是厨师,他的厨艺已经很好了了,但是却有个遗憾;他的师父、谭爷爷有些本事没有传给他,这成了他的心病;所以我想请你去见见谭爷爷,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这些绝技。”李汝佳说。

    “你父亲为啥不亲自去问?你那位谭爷爷是不是不想教啊?”

    “不是、不是,谭爷爷是没来得及教呢,就得了脑血栓,现在留下了后遗症,不能言、也不能写,所以没办法教了。”

    “哎呀,不能说话这就麻烦了,我不交流就不能施展读心术啊。”林曦为难道,确实如此,别人不应答,他就没办法得到对方的记忆信息。

    “哦,谭爷爷也不是完全不能交流,你问他话,他可以用点头、摇头回应,也可以用啊嗯、哎这样的词回答。”李汝佳进一步解释道。

    “那这样的话还可以,你们安排个时间我们就过去试试吧,我可不敢保证能成啊。”林曦算是答应了。

    “后天是周末,我们就过去如何?”莫璇问李汝佳。

    “那我回去问问我爸,看能不能过去见谭爷爷。”

    “好,你安排吧。”

    “莫璇,我这里还有件事情需要抓紧办;你去找董少军那边的护士,想办法让她弄点董少军和他们的孩子的毛发过来。”林曦说道。

    “要他们的毛发干什么?”莫璇不解的问。

    “做DNA,我今天和杨小娥聊了一会,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的孩子不是董少军的。”

    “啊!杨小娥出轨啦?那孩子是谁的?”莫璇吃惊地问。

    “我猜是彭川的。”

    “这、你有依据吗?”

    “当然有,不过还需要证据支持,所以拿到他们的毛发做DNA。”

    “你是咋判断的啊?另外自己花钱做DNA?”

    “对我拿钱去做,我必须把这个案子破了;另外我的依据是:董少军说车祸后彭川打了电话,而没说他自己打了电话;而杨小娥也接了电话,却不一定是董少军打的,虽然手机是董少军的,可他当时也半昏迷了;所以我猜测是彭川拿着董少军的电话打给的杨小娥。”

    “你这个猜测虽然可能,但漏洞很多啊;董少军现在的状态,很多话是不可信的;彭川的尸体也没和董少军的电话在一起,他怎么打的电话?特别是你在怀疑杨小娥的孩子是彭川的,这能是真的吗?”

    “猜测嘛,一定存在漏洞;但是我们先要验证猜测才行;想办法给那孩子做DNA;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杨小娥就是突破口。”

    “那好吧,我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拿到他们的毛发。”莫璇答应了,并立刻和李汝佳去了董少军那边。

    说来也巧,正好今天董少军和孩子理发,护士帮着收拾的,莫璇和李汝佳过去后,和护士聊了一阵,并答应给弄一张莫雅演唱会的门票,护士立刻把头发给拿过来了。

    随后林曦给莫璇转了钱,然后莫璇就把毛发送去检测了,结果下周一可以出来。

    等莫璇和李汝佳离开之后,林曦又开始熟悉舒隐拳的套路、招法和技巧了;这两天他一直在练习这套拳法。

    他觉得自己既然无意中得到了拳法,那自己就该把它练会,这样自己也就有了防身的能力了,如果再有人敢欺负自己,那自己也不害怕了。

    不过真想要把这套拳术熟练地掌握、达到形意相通、威力十足,那还要进行长时间勤奋的训练才行;而现在的伤情还不允许他剧烈活动,只能先熟悉练习方法和招数了。

    林曦还是很有天赋,两天下来,他对舒隐拳已经有了较为具体的了解;舒隐拳的特点是:动作轻灵多变、灵活敏捷、根基扎实;要求臂膀、腰肢、双腿力量十足,击发招法浑厚有力;各种手型、步型、腿法、腾跃都要配合内力展开,达到内外兼修的地步。

    另外,在技法上又有:劈、砸、冲、撞、甩、滚、拍、掳、截、挂、缠、蹬、踢、踩等等攻击手段,还有靠、闪、定、缩、折等身法;其动作灵动飘逸、变化丰富;攻击力摧枯拉朽、所向披靡;而防御则坚若磐石、稳如泰山。

    林曦非常的喜欢这套拳法,所以对它非常的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