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修复你的记忆 > 正文 三 初战告捷
    林曦接收到了罗永昌老人关于他老伴的记忆信息,发现这老头曾经多次暴力对待妻子,他妻子英年早逝也和他有直接关系,当时女人得了重病,罗永昌竟然不理不睬,最终女人因病情恶化而去世。

    得到这个信息,林曦立刻对罗永昌感到了厌恶,若不是跟莫璇在打赌,他都想立刻放弃帮着这老头恢复记忆了。

    现在他又得到了一个提示信息、带着数字2的玩偶,它代表罗永昌的老伴,而且是真实的,不过林曦却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含义。

    猜不透提示符号的含义,林曦只好继续发问。

    “罗爷爷,您妻子在娘家排行第二吗?”

    “不是,她是家里的老大。”

    “那她的精神是不是正常的?”林曦认为这个‘2’是二乎、呆傻。

    “她很正常啊。”

    “那您老伴是不是家里的二把手啊?”林曦又把这个数字2理解成家庭地位了。

    “嗯,她是二把手,我是三把手。”罗永昌带着尴尬说道。

    林曦知道他在说谎,不过没挑明,继续问道:“那一把手是谁啊?”

    可是还没等罗永昌回答呢,门外闯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进来看到罗永昌后他们就开骂了。

    “死老头,你乱跑什么?害得我们到处找你。”骂人的是老头的儿子罗浩。

    “叔叔,罗爷爷是怕你们问他要画卷,所以才躲避到这里的;你们不要把他逼得太紧了。”莫璇说道。

    “嗯、画卷?他都和你们说啥了?”罗浩警惕的问。

    “他说自己想不起来那幅画放哪了,林曦正帮他呢。”莫璇把林曦推出来了。

    “帮他、怎么帮?”罗浩的妻子张万云问道。

    “林曦会算卦。”

    “是吗?那你算出来了吗?”张万云盯着林曦问。

    “我这不是算卦,是推理、读心术;现在还没找到,但是很接近了。”林曦回答说。

    “那你继续啊,快点找到。”

    “不、不找了。”

    “为啥不找了?你没这本事吗?”罗浩问道。

    “我不能白帮忙啊。”林曦说,他知道罗浩夫妇也不是好人,所以决定收费,况且自己确实太缺钱了。

    而且此时的林曦灵光一现,他觉得可以依靠记忆解码赚钱,这样自己要是能成为大富豪,就和莫雅的距离拉近了啊。

    “多少钱你才愿意做?”罗浩是有病乱投医,现在是谁能找到那幅画,他就愿意答应对方的条件。

    “你们和我谈吧,我是他经纪人。”莫璇抢着说道。

    还没等林曦反对呢,罗浩、张万云就和莫璇出去谈价钱了,这让他有点恼怒。

    不一会,三个人回来了,谈妥了五万的酬金,而且罗浩先拿出两万元钱做定金,但是被莫璇拿去代管了,林曦获取了莫璇记忆信息,知道了她的想法,所以也没在意,因为自己有底牌。

    这时护士带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过来了,她是老人的女儿罗颖。

    “姐,正好你来了,我们谈谈。”罗浩看到罗颖后说。

    “谈什么?”

    “那幅画的继承权;现在画丢了,我觉得谁找到了应该归谁。”

    “罗浩,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弟弟呢?好,就按你说的办,谁找到归谁;但是爸爸以后跟我。”罗颖怒道。

    “行,我们签个协议。”罗浩兴奋道,他觉得画还是在家里,只是自己没发现而已;另外,还甩掉了老头这个包袱,以后家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了。

    他们姐弟在争吵签协议,而林曦又开始和罗永昌进行问答了,因为拿了钱就要办事啊。

    “罗爷爷,您还没回答谁是你家的一把手呢?”

    “是、我妈啊。”罗永昌回答道。

    随着这个答案的出现,林曦的脑中‘叮叮’一声后,一个抱着小百宝箱的老妇人的卡通画像出现了,这又是一个提示符号。

    而先前出现的带着数字2的妇人玩偶,立刻黯淡了下去,它已经失去了作用,也说明林曦探索的方向正确。

    与此同时,林曦还又获得了罗永昌的部分记忆信息:那幅画之前是在他母亲那里保管的;但在罗浩结婚的时候,罗永昌竟然是动用暴力从母亲手里抢了出来的、并打算卖掉;当时把老人当时都气病了。

    罗永昌也不是孝子,而且还很混账;林曦更厌恶他了。

    现在,提示符号变成了小百宝箱了,这代表什么意思呢?难道就是小箱子?林曦思考着。

    “罗爷爷,您母亲留下什么没有?”林曦没说箱子,因为他不确定,所以也只是提示对方。

    “她、留下一张遗像。”罗永昌思考着说道。

    林曦收到他的记忆信息后,又是一阵气恼,原来罗永昌把他母亲的东西全都被烧掉了,那幅遗像还是罗颖抢回来的呢,不然也被烧了。

    “叮叮”又一个提示信息出现了,是一幅照片,但是却是照片背面,上面还写了一首诗,是王维的《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这诗是什么意思呢?林曦有没弄明白,于是他在心里琢磨起来。

    这时张万云对罗浩说:“老公,那幅画是绢本,是可以折叠的啊。”

    “快、回家去找照片,画可能在相框里呢。”罗浩立刻起身说道。

    大家都想到了画可能被藏在相框内,但是林曦没得到答案,所以他依旧在思考、犹豫。

    “我跟你们去。”莫璇说道,她是想过去监督,不然真找到了画,罗浩不承认怎么办?还有三万元没给呢。

    “你去干什么?不用你去。”罗浩断然拒绝。

    “那你把钱付清。”

    “付什么钱?告诉你们,我们已经决定解除协议了,那两万我也不要了,就当给你们的报酬了。”说罢,罗浩带着张万云得意的走了。

    莫璇十分气恼,转头把林曦大骂一顿,说他是窝囊废,刚才连个屁都不敢放,任由罗浩嚣张;林曦也不搭理她,还在想那首诗,并继续发问。

    “罗爷爷,您母亲是不是有一个小箱子?”这一次他不在拐弯抹角了。

    “箱子、什么箱子?哎呀、骨灰盒吧?”罗永昌说。

    这句话说完,林曦心里一惊,因为他接收到了罗永昌的记忆信息,发现他母亲的骨灰盒里竟然藏着几样珠宝玉器,而且都是上等品;不过没有那幅画。

    原来老太太去世前,就订做的骨灰盒,那个骨灰盒是带夹层的,老太太在死前就把几件珠宝玉器放进了夹层。

    这事罗永昌知道,放在那里也是为了防着罗浩夫妇的掠夺;他是想留着以后缺钱的时候再拿出来。

    但是,罗浩结婚后要买车,向他要钱,他没给;结果爷俩打了起来,罗浩失手把罗永昌的脑袋打伤了,这也是老头失忆症的起因;从那之后罗永昌就把骨灰盒里的事情忘了,同时也把画的事情忘记了。

    “不,不是骨灰盒,是妆奁盒,以前画一直在奶奶她老人家的妆奁盒里放着了。”这时罗颖说道。

    “哎呀、对了,那幅画是在妆奁盒里面呢,是老太太在我受伤后偷着拿回去的。”罗永昌想起来了。

    ‘嘭’林曦的脑中的提示符号全部消散了,这说明他成功地完成了罗永昌这段记忆的修复。

    “啥是妆奁盒?”莫璇问道。

    “老式化妆盒。”林曦说道,随后他又问:“那妆奁盒现在在哪?”

    “在我那里呢,奶奶去世前给了我,还叮嘱我要妥善保管呢;我也因为它是奶奶给我的礼物,所以一直珍藏着呢。”罗颖说。

    “那您赶紧回去看看吧,惊喜就在其中。”林曦带着喜悦说道。

    “对、对,我们赶紧回去看看吧。”罗永昌更是兴奋的说。

    罗颖听后一愣,急忙道谢,并承诺找到画后她会给报酬的,然后和林曦加了、就带着罗永昌匆匆的走了。

    而林曦心里却多了一个念想,他想去盗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