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痛点
    东西发出去了。

    就等对方收货了。

    陈然在群里跟大家聊了会儿,旁边的老板把头伸了过来:“怎么,在跟你小女友聊天?”

    陈然随手退出QQ页面,将手机收起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哪儿有什么小女友。”

    “怎么没有,上次那个不就是?”

    “上次哪个?”

    “短头发,腿挺长那个。”

    老板在那里比划,两手拉的至少有一米五那么长:“我都看见你们在街上搂在一起了!”

    陈然:“……”

    陈然:“那是我同学,而且我们也没有搂在一起,准确来说,应该是她拽着我胳膊了!”

    陈然很认真的解释道。

    老板挥挥手,一脸不在意:“都一样,反正没啥区别,我看你两就差直接抱在一起了。”

    说到这个,他突然贼兮兮的来了一句:“你两睡过没有,在哪儿开的房,隔壁老板我认识,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

    隔壁有家小旅店,老板也是本地人。

    他家房子有三层,都装修成了房,平时主要面对的都是校园里的学生。

    “滚蛋,一天到晚在想啥。”

    陈然拿起烟盒朝他砸过去。

    “我能想啥,就只能在嘴上说说,不像你,还可以找小姑娘实战。”

    老板接住烟盒,“嘿嘿”直笑。

    “我才不像你这么油腻,小心被人听到,别人还以为你是个变态。”

    陈然警告了一句。

    “我也就跟你说说,换其他人我还不说呢。”

    老板满不在乎的说道。

    陈然觉得他应该是憋坏了。

    毕竟三十来岁,正是青壮的年纪,每天就呆在个破超市里,周围来来去去都是青春靓丽的年轻人,身上难免会带点火气。

    “我看你还是找点事做吧,再这么下去,小心嫂子又要冲你发脾气。”

    陈然道。

    “找什么事做,上次那个事儿不是被你否定了吗。”

    老板打开烟盒,抽出一根,给自己烧上。

    “那个不行,不代表其他也不行啊,你觉得,快递这个行业怎么样?”

    陈然一把抢过烟盒,给自己也弄了一支点上。

    “怎么,你想去送快递?”

    老板吸了口气,吐了个烟圈。

    “送个屁,我是说弄个快递站点。”

    “快递站点,就是把快递往这儿一放,别人自己过来拿的那玩意儿?”

    老板问道。

    “对,就是那玩意儿。”

    “我现在不就在做吗?”

    “你那叫个屁的站点。”

    陈然“噗嗤”一下,差点被烟给呛到:“一个快递要收一块钱,十个快递就收十块钱。你觉得一群连邮费都要计较半天的大学生,他们能忍受这么高的费用?”

    “可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

    老板挠挠头,旁边那些店铺也都是这么做的,他没觉得自己这样做有啥问题。

    “大家一天到晚都在学校,让快递员一个个打电话通知好了。实在走不开,还可以让室友帮忙拿一下……你说,一个月下来,有几个愿意把快递寄存在你这儿的?”

    陈然反问。

    “反正可以赚两盒烟钱。”

    老板小声嘀咕。

    陈然看他这样,知道他嫌麻烦。

    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他们不是看不到里面的钱路,只是算了算,觉得也赚不了什么大钱,而且还要折腾这折腾那的,不如直接到手的一块钱来的实在。

    典型的小市民心态。

    陈然也懒得解释了,直接祭出杀手锏:“你觉得,收快递的学生,一般都是哪一类的人?”

    老板兴趣缺缺,一脸漫不经心的说道:“还能是哪类,不都是你们学校那帮子人学生呗?”

    陈然循循善诱:“具体呢,你说是男生,还是……女生?”

    “废话,当然是……嘶!”

    老板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

    忽然他一个激灵,手上烟灰掉下来,再一次落在了裤子上。

    他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往门外看了看,没看到那道身影,这才拍拍裤子上的烟灰,松了口气。

    “你说这个,真的能做?”

    老板压低声音,朝陈然偷偷问道。

    “你觉得呢,这么大个学校,每天有多少快递,你自己不清楚吗。”

    陈然反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近郊的缘故,这附近没见到有什么快递站点。

    每天那群快递员都把车子停在校门口,一个个给学生打电话,等他们出来后再把快递交给他们。

    只有遇到节假日,学校里实在没人,那些学生才不情不愿的让他们把东西放在小超市里,每件一块,特别坑人。

    老板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抽烟。

    陈然能感觉到他的纠结。

    这个世界很神奇。

    比如同样都是三十岁,北上广的三十岁,和中小县城的三十岁,给人感觉完全不一样。

    大城市中三十岁的人,都觉得“我还年轻”,“我还能干”,“我还能再奋斗个几十年”。

    小城市中三十岁的人,感觉一到这个年纪,满心思想的都是别人了。

    比如小孩的出生问题,以后的教育问题,从幼儿园,学前班,再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以后上班结婚再生孩子……

    小孩这边忧虑完,又开始忧虑大人。

    什么医疗啊,保健啊,哪个医院的哪个医生不错啊,什么病该开什么药啊,有啥药我上次用过,推荐给你,效果很好……

    完美诠释,什么叫“上有老,下有小”。

    陈然每次回老家,都感觉特别不习惯,总感觉大家都是同样的年龄,考虑的事却完全不一样,连话都插不进去。

    他们都好像带着一股暮气。

    很明显,老板就是这样一个人。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跟年轻人接触比较多的缘故,陈然能感觉到,老板心中还是有点躁气。

    总想做点什么吧,但又不知道能做什么。

    每次一想有点什么动作,身边人一句“你现在有房有车有老婆,瞎折腾干什么,好好过你的日子去吧”,直接就让他打消念头。

    所以陈然也没打算给他做一大堆分析,因为没用。

    就像当初他跟奶奶解释,互联网是个什么东西,奶奶完全不感兴趣,只是反复说,那些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但她在保健品这玩意儿上,却迸发出难以想象的热情。

    平时连点零食都舍不得买的她,在这上面硬生生花了好几万,最后大家不得不把她银行卡收起来,每月支出都从大娘手里过。

    后来陈然才知道,那些保健推销员,都在说什么“保健品是好的,保健品能延年益寿”。

    “你们子女说这是骗人的,那是他们不想让你们活得久,你们走的越早,他们才能越早继承你们的遗产,然后拿出去挥霍。”

    “与其留给他们拿出去吸X,嫖X,赌X,还不如花在自己身上。”

    “老人,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

    跟那些“连个包(钻石,化妆品)都不愿意买给你的人,他一定不爱你。”

    “不要担心花钱,你不用你老公的钱,就有小三替你用你老公的钱”。

    “他花钱不一定爱你,但他不给你花钱,一定是不爱你!”

    “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

    简直如出一辙。

    陈然觉得,当初因为骗老人被抓起来的那批人,出来后转行去骗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