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送礼的意义
    文兮回去改了。

    因为有模板的缘故,加上陈然指出的问题也比较细,文兮又改了两次,这才符合陈然的要求。

    拿到最终版本的时候,陈然很满意。幸好文兮能抑制住自己的想法,完全按照陈然要求来,不然就算再改个十遍,估计也做不出图来。

    “谢谢,这个设计我很满意,非常符合我的要求。”

    陈然真心实意的表示感谢。

    文兮:“没事,大大描述的很仔细,我只要按着改就行了。以前也碰到过其他人,提了一大堆要求,改了之后又被他们自己给推翻,感觉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陈然去打印店,把图纸打出来,然后又去了趟药店,将图纸交给张琳。

    上次张琳将陈然送回学校后,陈然又跑过去一趟——因为他半路上突然想起,自行车还停在药店门外。

    张琳拿到图纸后,说这两天会带过去。陈然又问了下,说什么时候能做出来,她说布料准备妥当的话,大概三四天能出一套。

    这个速度比陈然了解的要快,张琳应该要帮不少忙,于是陈然提议,去买布料的时候带上他,哪怕只是多一个苦力也是好的。

    张琳没有拒绝。

    于是陈然抽了个时间,跟张琳一起去买布料。这时他才发现,这些布料是真的很贵。

    便宜一点的布料,十几块钱,二十来块一尺。

    但这种质感布料,陈然和张琳根本就看不上。

    普通一点的呢,一般在几十块钱左右,这个价位的布料,有些质感不错,但大部分看着也不怎么样。

    最后他们挑的大都是百来块钱的布料,再贵的也有,几千上万,这种级别的布料陈然暂时没法考虑。

    陈然怀疑,当初张琳给他报的价格,大概就只是单纯的布料钱——都没有把玲姨的手工费算在里面。

    陈然摸了摸自己的银行卡。

    本以为就买个布料而已,花不了多少钱,但看这架势,他担心自己带的钱可能不太够。

    好在张琳也没有直接买,而是又带着陈然去了玲姨那儿,打算跟玲姨商量一下。

    玲姨正在家里研究图纸。

    她戴着金丝边的老花镜,坐在椅子上,微微眯起了眼睛:“有些布家里就有,用不着出去买。对了,小陈你过来,帮我看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有点看不太清。”

    等陈然解释完后,玲姨感慨道:“到底是上了岁数,这视力是越来越差了。”

    陈然说没有没有,玲姨看着就很年轻。

    玲姨只是笑笑,转而问陈然,衣服要做多大码的,准备给谁穿。

    这下陈然沉默了。

    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傻,只顾着做衣服,都忘了这玩意儿做出来要穿的。

    似乎看出陈然的窘迫,玲姨挥挥手,说没事,等你想好再告诉我也行。

    回到寝室,陈然一直在想一个事儿。

    自己费尽心力弄这三套衣服,到底是图个什么。

    为了活动吗?

    有一点儿。

    但一开始,他只想在尽力节约成本的情况下,送出让大家满意的东西。在这个基础上,他有更多选择,而不是非得要死吊在这个事情上。

    毕竟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所付出的人情,金钱,还有时间和精力,都与他一开始的目的背道而驰。

    那是为了以后可以拿出去卖吗?

    也不可能。

    做一套衣服的成本太高了,要卖的话不卖个七八百,一两千,陈然都觉得是在亏本。

    但粉丝的经济实力有限,玲姨的精力也有限,而且未来十年,中国的蓝海都是在下沉市场,陈然就算打造一个牌子出来,赚的钱也未必就比那些五双袜子九块九,并且还能够包邮的拼夕夕商家要来得多。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自己为什么就愿意为这个事儿付出那么多精力呢?

    想了半天,陈然又回到一开始的出发点——送礼。

    对,陈然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尽可能的节约成本的前提下,让粉丝感到快乐。

    送口红,送化妆品,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

    但这种效果只能持续很短一段时间,毕竟没人会天天逮着别人说,这个面膜,这只口红,是XX送给我的。

    衣服就不一样了。

    只要穿出来,并且漂亮,那别人自然而然就会上去询问,问这件衣服是哪个牌子的,是在哪个平台上买的。

    无形中达到了宣传的效果。

    这时候收礼物的人再自豪的来一句,这东西买不到,是订制的,XX送的。

    好家伙。

    把装逼和宣传两件事,一起做了。

    所以,陈然这么费心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让大家能够高高兴兴的穿出去,并且可以拍成照片,发布到各种社交平台上吗?

    “没想到我居然能想这么远。”

    陈然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其实一开始,陈然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觉得应该这么做,需要这么做,甚至就连步骤,预算,都在心里计划好了。

    这完全是一种下意识行为,是上辈子做业务的时候,刻在DNA里的记忆。

    “越是限量的东西,价值越高,它送出去的分量才就越重。这做的不是衣服,做的是人情世故啊。”

    陈然越想越觉得这个思路不错。

    上辈子有几个朋友也这么做过,他们弄过白酒,弄过茶叶,弄过自制的珠串。

    不过礼物这种东西,就是要有人炒才行。不然就算你把白酒送出去,告诉别人,这酒酿的比茅台还好,估计也不如直接送一瓶茅台能让对方感到满意。

    但衣服不一样。

    哪怕是那些追求大牌的女生,也会经常分享一些平价的服饰,重点就是要好看。

    陈然觉得这三套衣服好看。

    不。

    用若若的话来说,应该是非常好看!

    “这么一来的话,那要送的人估计就多了,除了活动抽出来的几个人,像文兮,若若,还有自己的编辑,都要送一下……”

    陈然开始盘算开。

    所有人都送三套,那不现实。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大家都不太懂得珍惜。

    嗯。

    绝不是因为他手上没钱的缘故。

    那……

    要不要暂时不送。

    等她们自己找过来?

    陈然突然冒出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