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 > 正文 第二十章 留点遗憾
    有召坐不住了。

    他也不想去开门,但寝室里就剩三人。

    一个躺床上玩电脑,一个在阳台上不知道干什么,只有他坐在桌子前。

    而且离门口最近。

    “敲敲敲,敲NM卖麻花啊!”

    有召等了半天,没人去开门。门口那人还在敲,敲的他一阵心烦。

    这一心烦,游戏里的角色就死了。有召心情更差,直接把耳机摘了往桌上一扔,阴着一张脸跑到门前,一把把门拉开。

    “我找……”

    任俊铭正在敲门,门一开他就想说话,结果看到有召的脸色,到嘴的话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有召冷着一张脸,把门开了后又回去,重新戴上耳机。

    任俊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满脑子的雾水,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挠了挠头就进屋了。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任俊铭在寝室里找一圈,没找到陈然,最后来到阳台上,这才看到正在小憩的陈然。

    他上去就是一个锁喉,胳膊使劲儿,把陈然往死里勒。

    “别弄,手上有水。”

    陈然翻了个白眼儿,晃了晃手里的保温杯,把死胖子的胳膊给拉开。

    “你昨天跑哪儿去了,我来你寝室找你,都没有看到人。”

    闹了一会儿,死胖子也不闹了,想在旁边坐一下。结果他往周围一看,都没看到凳子。

    “昨天啊,啥时候?”

    陈然问了一句,打开保温杯喝了口热水。

    “就上午那会儿。”

    他跑到寝室搬了个凳子,在陈然身旁坐下。两只胳膊往腿上一撑,抬头看了看太阳:“哟,晒太阳呢,你这小日子过得还挺舒服。”

    “哦,出去了,找我什么事啊?”

    “操,你TM给忘了啊!上次不跟你说了,周末去骑行,我过来叫你。”

    死胖子锤了一下陈然,差点没把他刚喝进去的热水,又给捶吐出来。

    “你们还没去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书友大本营可领!

    “废话,你不是不在吗,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跑寝室里来又没有人。”

    陈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是看到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不过当时在忙着发帖,之后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走吧,还坐着干什么,大家都还在等着呢。”

    任俊铭拉了陈然一把,差点就把陈然从凳子上给拉下来。

    陈然连忙撑住身子:“别闹,我感冒了。”

    任俊铭手上动作停了一下:“你感冒了?”

    陈然点头。

    “我不信,你小子肯定是装的。”

    任俊铭一脸的怀疑。

    “真感冒了,你看,刚刚才吃的药。”

    陈然把药盒扔给任俊铭,他接过看了眼盒子,又看了眼陈然:“居然真感冒了,怎么会这么巧?”

    陈然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大冬天的还穿一个短袖?”

    陈然有点酸。

    这都已经十一月了,死胖子还穿着个短袖,露出两根粗壮的胳膊,壮的跟头牛似的。

    反观他自己,明明身体也挺好,还练出了六块腹肌,结果每到换季的时候都会感冒。

    这世界真TM不公平。

    “那这怎么办,大家都收拾好了,就等你一个人呢。”

    老任在那唉声叹气,一脸惆怅。

    “你们自己去不就行了?”

    “那不行,说好了……”

    他“吧啦吧啦”又开始讲起来。

    陈然掏掏耳朵,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平时为人处世都挺精明的那么一个人,怎么在这件事上就那么想不开呢。

    “要不这样吧,我跟她们商量一下,下周再去好了。”

    任俊铭最后给了个“解决方案”。

    陈然已经不想在这件事上挣扎了,他现在只想让这家伙赶紧儿滚:“快走吧,我现在只想睡一觉。”

    “行,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别到下个周末又把自己给弄成这样。”

    任俊铭从凳子上起来,顺手将凳子搬回房间,然后对陈然嘱咐了一句。

    “滚滚滚。”

    陈然不耐烦的挥手,突然说了句:“等等,问你个事儿。”

    “什么事儿?”

    任俊铭刚走没两步,又被陈然给叫住,回过头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陈然有些纠结,想了半天才组织好语句:“我就想知道,你和罗娜……你是喜欢这个类型呢,还是单纯喜欢这个人?”

    “什么这个类型,这个人啥的,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任俊铭挠挠脑袋,一脸莫名其妙:“赶紧去休息吧,身子骨这么弱,还不知道多穿点衣服。”

    说着他就离开了。

    老任走了。

    陈然心情有些复杂。

    其实他很想说,实在不行,你就换个人吧,没必要非得在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毕竟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就产生不了什么化学反应。

    一个热情奔放,一个低调内敛,在一起时基本上都是老任“吧啦吧啦”在那里说,罗娜心不在焉的听着,偶尔会“嗯”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偏偏两个人的性格都TM有意思,一个只懂得付出,另一个不懂得拒绝。

    上辈子追了人家三年,到最后也没有个结果。

    要是老任心细一点,或许情况也没那么糟糕,但老任又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人,尤其是在遇到跟人家相关的事后,脑子就跟直接扔掉了一样。

    “年轻人啊,真让人看不懂。”

    陈然现在就像个操心自家孩子谈对象的老父亲。

    要换他自己来,看的对眼就上,看不对眼就换一个。小孩子才追求过程,成年人只需要结果。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那一套就别拿出来祸害人了。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活法,都像他这样,那大家也不用谈恋爱了,直接在头上挂一个牌子,点明了老子就是馋你的身子。

    你要觉得行,咱两就试试;要觉得不行,咱立马就换下一个。

    “不对啊,我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陈然薅了下头发。

    总觉得自己曾经也是个挺正直的人,身边对他有意思的女人也不少,他却忍了二十多年。

    想到一些不想想起的事情,陈然情绪有点低落。

    “算了,这事儿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年轻的时候留点遗憾也不是什么坏事,或许这才叫青春。”

    他端起保温杯喝了口热水,悠悠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