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 > 正文 第十一章 死鸭子嘴硬
    陈然呆了会儿。

    然后才收拾心情听课。

    听了一会儿,陈然就知道了他们目前的学习进度——还在学五十音图。

    这东西他上辈子也认真学过,不过语言嘛,本来就需要时间,还需要一点天赋。

    偏偏陈然静不下心。

    学了几个月没见到进展,最后还是没忍住,跑去继续忙活兼职去了。

    老师教了一会儿,然后让学生自己练习发音。

    陈然读了一会儿,因为太久没读过,总觉得有点生涩。

    下节课是旅游方面的文化课,要换教室。

    这个课陈然就没有仔细去听了。

    日语还可以说他感兴趣,至于旅游?

    他又不准备考导游证。

    于是老师在上面讲课,他就在下面拿出本子写写画画。

    昨晚列的细纲再次消耗殆尽,趁着上课这段时间,陈然抓紧机会补充一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就收拾好书本,先行离开。

    他们这些老师都是按课时收费,一节课算一节课的钱,所以从来不会出现给你拖堂的情况。

    其他人也三三两两的起身。

    陈然写完最后一行字,这才停下笔,看着写满了两页纸的细纲,他觉得今天的情节应该有着落了。

    啪!

    刚准备起身,突然小腿被人撞了一下,紧接着就有人使劲儿踩了一下他的脚面。

    嘶……

    陈然吸了口冷气,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短发女生刚好转头,瞥了他一眼。

    “哼!”

    她冷哼一声,跟着身旁两个女生一起出了教室,只给陈然留下一道纤细的背影。

    我惹到她了?

    陈然一头雾水。

    想半天也没想起自己到底啥时候得罪过对方,陈然只能摇摇头,将这事儿先丢到一边。

    出了教学楼,陈然看了眼手机,时间还早,离食堂开饭还有差不多一个来小时。

    正好可以回宿舍再写几章。

    刚到宿舍门口,正准备上楼,一道黑乎乎的身影突然从远处冲了过来,一把搂住他脖子。

    砰!

    好家伙。

    陈然感觉自己像被大象给撞了一下。

    “陈然,你这家伙,居然敢出卖我!”

    对方抓住陈然的脖子,死命的摇晃。

    陈然翻了个白眼。

    以前没注意,现在发现有好多男生都喜欢掐人脖子,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

    “行了行了,啥事儿啊,这么激动。”

    陈然拍了拍他胳膊,让他放开自己。

    “说,是不是你跟月姐那儿说,要让我去演小品!”

    任俊铭那张黑脸凑到陈然眼前,冲着他怒目而视。

    “月姐已经跟你说了啊?”

    陈然挑挑眉毛,有些意外。

    他记得早自习才聊起过这个事儿,没想到这儿快就找到了任俊铭。

    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他们不是说让你去吗,你怎么推给了我,真是气死我了!”

    任俊铭一副抓狂的样子。

    对大多数人来说,在公众场合表演都是一件非常有压力的事。尤其是那些长得没那么出彩,又没什么才艺的人来说。

    “让我去?谁说的。”

    陈然随口问道。

    “大家投票的啊,你没看群吗?”

    任俊铭一脸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看着陈然。

    陈然想起来,他们部门还有个自己的群。

    不过自从重生后,陈然就没登陆过QQ,到现在都差点把这玩意儿给忘了。

    “我不管,你一定要请我吃饭!”

    任俊铭搂着陈然肩膀,又开始使劲。

    “你也可以不去。”

    陈然说道。

    “真的?”

    任俊铭一脸惊喜。

    还没等他庆幸自己脱离了苦海,就听到陈然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罗娜应该会去。”

    任俊铭脸上出现了一连串变化。

    从黑色变成了粉色,粉色又变成了红色,最后定格成了血红色。

    “那……那管我什么事!”

    任俊铭依旧死鸭子嘴硬。

    “我是无所谓了,你要是不去的话,那月姐应该会联系部里的其他男生吧。就是不知道这次要排一个什么小品,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陈然自顾自的说道。

    任俊铭二话不说,松开陈然的肩膀,转身离去。

    “你要去哪儿?”

    “我去找月姐商量一下要演什么小品。”

    任俊铭头也不回的说道。

    ……

    当天晚上,学习部临时召开了一场会议。

    会议内容除了总结一下上期的工作情况,安排下期的工作任务,然后就是提到了圣诞这个晚会。

    大家通过沟通之后,最后一致决定,由任俊铭和罗娜,代替学习部参加晚会。

    消息确定之后,任俊铭脸都要笑开花,止不住的向大家鞠躬道谢,并保证圆满完成组织的任务。

    只有罗娜看起来不那么开心。

    会议一结束,罗娜就跑到陈然身边,磨蹭了半天。最后在陈然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终于开口。

    “陈然,我们周末的时候要去骑行,你要不要一起去。”

    “周末?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周末还有事,下次,下次一定。”

    陈然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然后一脸歉意的对罗娜说道。

    这已经不是罗娜第一次邀请他了。

    以前去外面吃饭,去市里逛街,罗娜也向他发出过邀请。

    不过陈然一次都没答应过。

    罗娜低下头,闷不吭声的离开。

    在她身后,任俊铭悄悄拉住陈然的胳膊。

    等罗娜的背影消失后,他将陈然拉到了角落:“兄弟,大家都是朋友,你不要老是拒绝她嘛,要不周末我来叫你?”

    陈然看了他一眼。

    这家伙……

    上辈子给你创造那么多机会,你都没有把握住,看样子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不怕我过去当电灯泡?”

    陈然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不会,怎么可能,哪儿有那个事。”

    任俊铭一下子就乱了阵脚,他涨红着脸,好一会儿才道:“再,再说,她室友也会跟着一起去……”

    感情已经有了个电灯泡了啊。

    “你这个样子,可是追不上她的啊。”

    陈然叹了口气,直接挑明了说。

    “啊,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我两不是那个关系……”

    任俊铭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陈然想说什么,想了想,最后还是算了。

    他拍拍任俊铭肩膀,兄弟,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