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 > 正文 第四章 胃不太好
    “有这么多?”

    鹏鹏有些惊讶。

    之前做的兼职,基本上就是四十,六十这样的价格。多的也有,但以他们的能力基本上接不下来。

    就这样,他也觉得这收入算是不错了。

    毕竟这年头,大多数人的工资也就才两千到三千之间,平均到每天也就七十到一百块左右。

    但八十到一百二……

    他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

    “你该不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去干过了吧?”

    鹏鹏忍不住问道。

    他觉得陈然这么了解情况,肯定偷偷跑去做过了。

    大家都是老乡,又住同一个宿舍,平时有啥要干的也都是一起,为啥这种事儿要偷摸着一个人去?

    想想都觉得心里不得劲儿。

    “没,我这几天逛了下本地贴吧,在贴吧里面看到的。”

    陈然编了个理由。

    好歹在一起呆了那么多年,放个屁都知道是什么味儿。就他那患得患失的表情,就差直接把“纠结”两字贴在脑门儿上了。

    “这样啊……”

    鹏鹏听到这句话,心里总算是好受一点:“贴吧里原来还有这玩意儿,下次我去看看……那今天周五,我下午没课,要不要一起去试试?”

    他嘀咕了几句,然后精神一震,向陈然发出邀请。

    被陈然这么一说,他现在心里一阵火热,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

    不过他一个人去有些不太好意思,干脆拉陈然一起,给自己做个伴儿。

    “我?”

    陈然身子一顿,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嘴唇一抿,长叹一口气:“医生说,我胃不太好。”

    “胃不好跟这有啥关系?”

    鹏鹏一脸莫名其妙。

    “我现在真不想努力了。”

    陈然摇头,继续埋头吃饭。

    “神经病……”

    鹏鹏瞅了陈然半天,没瞅出有什么毛病,只能撇撇嘴,骂了一句。

    他也不知道陈然在搞什么飞机。

    明明前几天都还在热血沸腾,拼了命的四处打工,说要赚自己的生活费,还准备把下学期的学费一起攒出来。

    才几天时间就不行了?

    有点不太持久啊……

    吃完饭,鹏鹏就急匆匆的出了学校。

    他现在浑身充满干劲儿,满脑子都是八十……一百二……八十……一百二。

    老三老四也被拉走。

    他们不想去,鹏鹏一脚一个踹他们屁股上:“一天到晚躺寝室干什么,生霉啊,给我滚出去运动运动!”

    他们走了。

    陈然却迷茫了。

    他不知道下午有没有课,就算有课他也不想去。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嘛。

    重生来的太突然,他根本没任何准备。

    要不……

    努力学习,争取考个本科?

    可以是可以,就没啥必要。

    小的公司看重能力,大专学历也能进;大的公司看重学历,学历不够也就是个外包的命。

    正式岗和外包的差距,有时候比本科和专科的差距还要大。

    而且一般大厂陈然还看不上。

    上辈子因为能力出众,被人担保进了大厂。

    流程特别复杂,单子一路批到了老总那里。老总过了之后,陈然才拿到了正式岗的职位。

    不过大厂里的规矩太多,人心太复杂,陈然就呆了一年时间,最后还是受不了选择离职。

    一年,就TM一年时间。

    居然整整换了三个领导!

    陈然感觉他不是去工作,是去看别人拔萝卜的。拔一个坑出来,就填一根萝卜进去。

    虽然这期间他也跟着沾光,升了个半级,但这半级他一点都不想要。

    心累。

    既然学习这条路他不想走,那跟上辈子一样,去外面挣点钱?

    也不对啊。

    上辈子他为了挣钱,错过了太多东西。

    好不容易在临死前幡然醒悟,决定如果有来世,自己再也不会为了金钱而奔波。

    这觉悟立起来都还没超过一天,打脸这么快,就不怕走马路上又被车子给撞一下吗?

    陈然茫然。

    他站在操场边上,看着远处空荡荡的篮球场,脑子也渐渐变得空荡荡起来。

    “哈!”

    有人偷偷摸摸走到陈然身后,突然拍了下他肩膀。

    陈然没什么反应。

    刚他看见地上的影子,就知道有人想在背后整他。

    “好啊小陈,你现在不去上课,呆这里干什么。”

    那人闪到陈然身前,马尾差点甩到陈然脸上。

    “是月姐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陈然有了点反应。

    许月,他们学姐。

    许月是学习部部长,平时看起来挺严厉的一个人,私底下却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为人特别好。

    当初陈然被招进学习部,还是许月面试的。

    “你自己就是学习部的,居然还带头逃课。说吧,要领个什么处罚。”

    许月绕着陈然转了一圈,开始吓唬陈然。

    “我下午没课。”

    陈然一脸认真说道。

    “没课?是吗?”

    许月眨了眨眼睛。

    “对。”

    陈然郑重的点头。

    只要我足够真诚,别人就不会怀疑我说的话。

    许月一看陈然这个模样,也开始有些犹疑了。

    她本来也就是吓唬一下陈然,不然还真准备给他记个过啊?

    “那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许月朝陈然望着的地方看去,啥也没看到。

    要换平时,操场上还会有几个人到处走走,进行饭后消食。但今天刚好出了太阳,而且还有点辣,晒一会儿就开始出汗。

    “发呆。”

    陈然随口说道,然后转移话题:“这是男朋友送你的礼物?”

    他指了指许月手里拎着的塑料袋。

    塑料袋是那种黑色的大袋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看起来鼓鼓的,但又不是很重的样子。

    “男朋友,老娘哪儿来的男朋友。”

    许月没好气的白了陈然一眼,顺手把手里的袋子往陈然面前一推:“咯,你要的话那就给你。”

    陈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他抽了抽鼻子,感觉这味道有点像中药。

    “这啥玩意儿?”

    陈然捏了捏袋子,没用力。

    里面传来“咔嚓咔嚓”声,听起来有点像枯掉的叶子。

    “帮人送的,应该是中药。”

    许月道。

    “谁啊,居然敢让部长送东西,这么大脸面。”

    陈然开了个玩笑。

    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有点儿没话找话。

    毕竟上辈子离开学校都快十年了,早就忘了自己在学校是个什么模样。

    “嗨,这不有钱嘛。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许月话说一半,裤子里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