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 > 正文 第二章 为什么要重生!
    重。

    非常的重。

    陈然感觉自己眼皮子底下像是挂了两块石头,根本睁不开。

    我是要死了吗?

    陈然想到。

    他觉得自己挺倒霉的,就站公路旁抽几根烟,居然还能被车给撞了。

    而且这个车子的速度还不低,送医院多半没法抢救的那种。

    想到旁边就是驾校,陈然释然了。

    君子不立危墙下,偏偏他就干了这种事。

    陈然现在感觉自己心情挺复杂。

    愤怒?

    好像没有。

    悲伤?

    也谈不上。

    遗憾?

    这个好像有那么一点点。

    人死了,钱却没花掉,这TM应该算是人世间最倒霉的事了吧?

    陈然想。

    好在他既没有结婚,又没有私生子,财产最后肯定都会留给父亲。

    几百万的现金,加上价值近千万的房产,足够父亲安稳的度过下半生。

    不会出现别人娶自己媳妇儿,打自己孩子,还住自己房子这种破事儿。

    然后他又想到,自己出殡,会按什么规格,要走什么流程。

    会不会弄一排豪车,沿着县城跑一圈,车上挂上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一路?

    不过现在县城好像不让放鞭炮了。

    接着他又在想,自己葬礼上会来多少人。

    几十个,还是几百个?

    亲戚的话,能来二三十个吧。

    家里这边应该都会来,旁系那些应该每家会来一两个,意思意思。

    至于那些读书的,工作的,在外面旅游的……

    估计也不太会赶回来。

    同事的话……太远,不太会来。

    而且他手底下的那些个员工,应该也没几个真的喜欢他,指不定在每个加班的夜晚,都在背后诅咒他赶紧去死。

    老李应该会跑一趟,带一下礼金。以前他就吹牛批,说要在陈然结婚的时候,给他包一个大大的红包,至少也得包个二十万。

    现在公司这么大,陈然还有股份,老李这个承诺也该实现了。

    要是连二十万都没有的话,那陈然就天天跑去骚扰他,让他睡不着觉。

    至于朋友那边……

    划掉。

    陈然没什么朋友。

    鹏鹏的话,陈然已经有两年没有联系,父亲也没他联系方式,多半是联系不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女朋友?

    陈然也没有女朋友。

    有几个女人,但彼此之间都只能算是需要,算不上男女朋友。

    这样一算,陈然突然感觉有点失落。

    以前他满脑子都是挣钱,挣钱,挣钱。

    现在钱挣到了。

    然后呢?

    有什么用?

    我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啊……

    陈然叹了口气。

    这些年来,为了挣钱,为了证明自己,他放弃了太多太多东西。

    蓦然回首,他发现除了钱,他居然一无所有。

    如果再有下辈子,希望自己不要再活这么累了。

    钱这种东西,够用就行。

    有多余的时间,多陪陪亲人,交交朋友,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可惜这个道理他明白的太晚了。

    身子开始逐渐变重。

    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潜水一般,不停的往下沉,下沉。

    再然后……

    他睁开了眼。

    阳光有点刺眼,陈然下意识伸手,遮挡了一下光线。

    稍微缓和一点之后,他看到面前放着台笔记本电脑。

    电脑是磨砂外壳,颜色是闷骚的酒红色。

    下面是一张电脑桌,放床上的那种,桌角垫着一层被套,被套上起了一层小球,密密麻麻的,看着就很劣质。

    耳边传来一阵阵怪叫。

    “三哥,三哥,这边,这边有boss!”

    “等哈,我把这个怪砍死,马上来。”

    “快点!我抢怪,这几个人都在打我,我遭不住了!”

    “来了,来了,你在啥儿嘛。”

    “你啷个咋才来,我都被人砍死了……”

    陈然低头看了一眼,看到床下坐着一排身影,三个人按着矮,中,高的顺序,跟等差数列似的坐成了一排。

    陈然没记错的话。

    那两个正在拌嘴的人。

    是大学宿舍里的老三老四?

    嘶……

    这是做梦?

    陈然抽了自己一巴掌。

    啪!

    疼……

    陈然捂着脸颊,被抽的地方一阵发烫。

    痛觉很真实,思绪也非常清晰,以陈然经常做梦的经验来看,自己应该不是身处梦境。

    那自己是重生了?

    重生到了大学时代?

    他下意识的看了眼电脑屏幕,日历上显示今天是2010年,11月5号。

    没记错的话,自己是10年高考。

    那现在距离入校还没过去几个月?

    陈然怔住。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回到大学时代,别说想,他连做梦都没有做过。

    也就是说,我现在在跟父亲冷战。

    每个月拿八百块钱生活费。

    每星期还得跑出去做兼职。

    可乐不敢喝,吃饭只能去食堂,出门就靠两条腿,衣服只敢在网上买最便宜的穿。

    一直到六七年后,才会结束现在这种穷逼日子?

    “我草!”

    一回忆起这段时间的生活,陈然就忍不住骂了一句。

    为什么要重生到这个时候?

    哪怕再往前个一年半年什么的,自己也能努努力,考个什么985,211什么的,也不用落到这步田地。

    但回到现在是什么意思?

    你愿意把已经升到满级的荣耀账号,清零后再次升到30级吗?

    更别说那一仓库的符文,巅峰赛分数,排位赛段位,以及购买的各种限量版皮肤……

    全没了!

    陈然心态有点崩。

    上辈子努力了快十年,好不容易获得了一些成就。正准备归隐田园,过上养老的生活,结果现在倒好……

    又让他重新奋斗一遍。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岁?

    陈然气的想打人,这时床下传来“啪嗒”一声,一个小个子将笔记本合上,从凳子上站起来。

    “该吃饭了,该吃饭了。”

    他神经质一样的唠叨道。

    一边唠叨一边拿起桌上的钥匙和手机,直接出门了。

    他这一走,从陈然下铺也钻出个身影,披了件外套,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寝室。

    “对哦,该吃饭了。”

    正在屏幕前奋战的爆炸头反应过来,他摘下耳机,推了下一旁的小平头:“三哥,走,去吃饭了。”

    “对嘛,去吃嘛。”

    小平头弯着身子,眼睛都快贴屏幕上了,鼠标在那儿“哒哒哒”的点击着。

    “老二,吃饭去不?”

    见叫老三没反应,小胡站起来朝陈然喊了一句。

    陈然没有说话,看了他一眼。

    小胡被陈然满是杀气的眼神吓了一跳,打了个哆嗦:“不吃就不吃嘛,你还瞪我……算了,都不去吃饭,那我也等会儿再去。”

    他刚准备坐下,一旁的鹏鹏突然“腾”的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

    “走,别玩了,去吃饭了。”

    他摘下耳机扔在桌上,一巴掌拍小平头肩膀上。

    “马上马上,等我把这个怪弄死。”

    老三身子没动,但屁股已经从凳子上翘起来,手上鼠标点的更快了。

    鹏鹏不理他,来到陈然床下拉了下他被角:“走,老二,去吃饭。”

    陈然不想去。

    他现在气的根本吃不下饭。

    鹏鹏又叫了他两声,陈然深吸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走,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