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逃婚后我重生了殷小妍 > 第68章 作死的最高境界
    转载请注明出处:..>..

    顾安然的声音格外洪亮,像是在众人面前无形的打了龙哥一耳光。

    这女人……竟然敢骂自己死肥猪。

    这一次,龙哥彻底恼了。

    “你们很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你们是不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其他人都朝两人投来怜悯的目光,都认为他们倒霉大了。

    看着两人的口音,怕不是赌城本地人,一看也是斯文人,哪里对付得了龙哥这种道上混的。

    程放刚才见情况不对,就急忙去通知了经理。

    经理连忙赶了过来,站在两方之间。

    恭敬的问道:“请问发什么事了?”

    经理恭敬的态度,是对陆靳尘的,只是大家都默认肯定是对龙哥的。

    龙哥抬起一只手指着陆靳尘道:“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得罪了老子,老子今天绝对不会让他们好生生的离开!”

    一听龙哥的话,经理顿时被吓得冷汗涔涔。

    “龙哥,请你冷静一点。”好歹龙哥也是这里的常客,经理好言相劝道。

    “你不要跟老子多管闲事,老子今天要是放过他们,老子的龙字就倒着写!”

    既然龙哥这么说了,经理也没有了办法。

    “来人。”

    赌场这样的地方,自然不同于普通地方,附近都安插了不少保安。

    这里的保安也一个个都是练家子。

    见经理竟然护着他们的样子,龙哥不悦的语气,“你们不想赚钱了是不是?你是不知道我龙哥是谁么!”

    经理面无表情道:“我知道,你是飞龙帮的龙哥。”

    闻言,龙哥冷哼一声:“既然知道,还不给老子让开!给我上!”

    龙哥一声令下,身旁的小弟便想朝陆靳尘和顾安然攻击过去。

    结果才刚刚出手,便被这里的保安一下子按倒在地上。

    经理急忙对陆靳尘和顾安然躬身抱歉道:“陆总,真是十分抱歉,给你们带来了不好的体验。”

    一旁看戏的人都面面相觑,不解的模样。

    在这两个人和龙哥之间,经理竟然选择得罪龙哥,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龙哥只觉得十分丢面,听到经理对他们叫陆总,还以为顾安然才是姓陆的那一个。

    回想了一下,好像没听说过什么有千金的姓陆的人家。

    看她一开始抠抠搜搜下注的样子,想必是什么不起眼的小门小户罢了!

    “经理,你可是想清楚了,就为了这小门小户,你要跟我飞龙帮过不去?”

    听到小门小户这四个字,经理真是笑了。

    这位爷要是算小门小户,他们算什么?

    茅厕都算不上!

    经理也看不下去龙哥继续作死了。

    什么叫做作死的最高境界,怕是莫过于此了。

    恭敬的介绍道:“这位是从市远道而来的陆总。”

    市……姓陆……

    大家一瞬间反应了过来。

    人群中有人惊异道:“陆氏集团掌权人,陆靳尘?!”

    “我听人说他的确来赌城了!”

    “我刚还听说他出现在中天集团总裁今天举办的宴会上!”

    “那是离开宴会就来这里了?”

    “你们看这女人,穿的还是晚礼服呢!肯定没错了!”

    “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陆氏的总裁,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年轻帅气!”

    “……”周遭的议论声络绎不绝。

    然而龙哥却整个人石化在了原地。

    一张肥肉恒生的脸上,猥琐的小眼睛里写满了震惊。

    小腿肚子都不由得打起颤来。

    不可置信的颤声问道:“你你你……你是说他是市陆氏的……”

    经理微笑点头:“没错。”

    只听“扑通”一声,龙哥双腿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脸上是灰败的青白色,看起来跟被抽了魂一样。

    他……他刚才竟然那样跟陆氏集团的总裁说话!

    但他这么可能会想到,堂堂陆氏集团总裁,竟然会让女伴坐在主座,自己跟个小白脸一样的作陪!

    龙哥的脑海里此时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完了……他完了……

    顾安然挑了挑眉头,幽幽开口道:“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人说过,要陆爷跪下来,把鞋子舔干净才让我们走。”

    一听到顾安然的话,龙哥吓得脸上一阵死白,血色褪尽。

    想到自己刚才跟他们说的那些话,龙哥恨不得抽自己俩耳刮子。

    如果知道他们是谁,就算是给自己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说出那样的话啊!

    除非是不想活命了!

    龙哥急忙道:“我来舔!我来给陆爷把鞋舔干净!”

    说完,原本就被吓得跌坐在地上的龙哥,一副要来舔陆靳尘的鞋的模样。

    顾安然将陆靳尘拉着往后一退了几步,龙哥扑了个空。

    “你觉得陆爷的鞋,是谁都有资格舔的?”

    龙哥愣住,然后急忙一边扇着自己的耳光一边道:“不是不是!我没有资格!我没有资格!求陆爷息怒,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解了气,顾安然也不想跟这样的人浪费自己的人生。

    拉了拉陆靳尘的手:“我们回去吧。”

    经理十分抱歉的对陆靳尘躬身道:“真的很抱歉,给陆总您带来了不开心的经历,这边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

    陆靳尘应了一声,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睥睨了一眼地上卑贱的蝼蚁。

    接受到陆靳尘的目光,龙哥肥胖的身躯猛地一颤。

    四肢百骸都窜上凉意。

    这个男人,只是一眼,就能生生让人觉得蚀骨的寒意……

    陆靳尘和顾安然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转身离开。

    上了电梯,顾安然看着手中提篮里满满的赢来的筹码,那叫个开心。

    虽然刚才出了一点意外,不过想到赢了这么多钱,就瞬间一扫而空了。

    “对了。”顾安然想到什么,侧头看向陆靳尘,好奇问道。

    “你怎么确定那个人的牌不好的?”

    要不是陆靳尘让自己跟,恐怕她就放弃了。

    陆靳尘淡淡回答:“根据我们和其他人手中的牌推算出来的,我们获胜的概率,有百分之12,而他,只有百分之五。”

    “噗……”没想到陆靳尘竟然是这么算出来的。

    顾安然突然意识到了,以前老师说过的,学好数学的重要性!